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7集 夜宵你好

第7集 夜宵你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是雨林中的世界,富饶、美丽,同时却令人恐惧。

    有些怪物就隐藏在最黑暗最阴冷的角落,它们是噩梦的使者。

    ——云南卫视《自然密码》

    ……

    我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

    虞骑云抓狂,帅气的蓝头彻底凌乱了。

    叹了气,从地上一跃而起。

    人在烦躁的时候,反应往往最迟钝。

    这在丛林,是极为危险的。只有冷静,才能调动大脑和身体的各个机能。

    这一点,他不能学鸣人。

    漩涡鸣人总在最抓狂的时候,屁股上蹦出九根拉风的尾巴,打得敌人落花流水,而虞骑云再怎么抓狂,屁股里也只会射出一坨翔。

    ……

    坐标显示,李妖娆在东南角。

    随着暮色加深,丛林里响起起了各种叫声,有野兽也有昆虫。

    听得虞骑云心惊肉跳。

    他现在不再是身高1.78米的人类了,此刻更像一只不到2厘米的渺小虫子。

    只能和苍蝇比身高,和蚊子拼体重。

    他弯着腰,鬼鬼祟祟,把手电放回背包,同时把手机屏幕亮度开得最小。

    只希望不要被路过的野猪踩死,或者被突然跳出来的螳螂吃掉。

    虞骑云看过《动物世界》,赵大叔用他那特有的沧桑嗓音说过∶

    夜晚,是热带丛林最可怕的时刻,因为很多动物,白天睡觉,晚上出来猎食。

    这句话,字字诛心。

    ……

    地面在夜雾的浸润下,显得很潮湿。

    地面上一片接一片的落叶,像一具具巨大的尸体,散着腐朽的气味。

    一颗颗色彩斑斓的蘑菇,像一座座静默的雕塑,凝注着这个渺小的人类,目光戏谑又冰冷。

    地面酸腐的垃圾味,不断刺激虞骑云的鼻腔,使他有些呼吸困难。

    鼻子奇痒难忍,他停下脚步,再也没憋住,“啊七!”仰天打了个喷嚏。

    这个喷嚏打得太响了,甚至让四周安静了片刻。

    虞骑云暗暗心惊,就听见翅膀在空中扇动的声音,一只飞机般大小的黑色蝙蝠在远方旋转一个完美的弧度,幽灵一样出现在虞骑云的上空,再用教科书般的精准角度,向虞骑云俯冲下来。

    虞骑云心跳得嗓子里,抓紧手机,撒腿就跑。

    ……

    虽然,地面是铺满树叶和各种杂质的泥巴路。

    但虞骑云是个跑酷高手,穿越各种障碍是拿手好戏,跑酷不仅能健身,更是紧急情况下的逃生手段。

    当然,前提是看得清路。

    虞骑云现在完全看不清路,如瞎子般乱窜,手机屏光晃得厉害。

    一路上跌跌撞撞,黑蝙蝠紧追不舍,猩红的眼睛在夜色里格外凶残。

    虞骑云是他今晚第一道开胃菜,他要来个开门红。

    几次都感觉到,蝙蝠爪带动的寒风划过颈脖,虞骑云全身都涌起了鸡皮疙瘩。

    隐约瞟见左手方地面较平坦,落叶比别的地方少很多。

    虞骑云好像汽车紧急刹车,再来个大转弯,让蝙蝠在空中也迟疑了一秒,瞅准机会,他大步流星向左方跑去。

    突然脚下一个踏空,整个人像皮球一样,滚入一个漏斗形泥坑里。

    ……

    该死!眼见蝙蝠已赶到,在空中盘旋,自己爬出去铁定死翘翘。

    虞骑云只好一动不动,这时仿佛一道亮光划过心底。

    他记起来,初中上生物课,老师讲过,蝙蝠其实视力和听力都不好,完全是通过声波定位。只要猎物不动,它就很难现。

    虞骑云露出欣慰的笑容,趴在泥坑里更加丝毫不动,也改用鼻子吸气。

    果然,不多久,蝙蝠在半空中缓缓转了一圈,飞走了。丛林里有很多猎物,他没有必要耗在一只不知名的虫子身上。而且从声波反馈的面积看,这虫子比飞蛾还小许多,逮住也不过塞个牙缝而已。

    虞骑云又在坑底趴了一刻钟,确定蝙蝠是真的飞走了,才慢慢探起身来。

    刚才一路疯跑,让全身都散了架,仿佛耗尽了毕生的力气。

    他坐在坑底,决定好好休息一下。

    嗓子在冒烟,肚子饿得也贴在背脊上了,尼玛,刚才体力消耗太大了。

    他从背包中取出一瓶矿泉水和一袋夹
不败天骄吧
心面包,大口地吃喝了起来。

    吃饱喝足,准备上路。刚想拍拍屁股走人。

    就听见臀部下传来一个阴测测的声音:

    “夜宵你好。”

    虞骑云菊花顿时一紧,瞬间凉飕飕,好像冷不丁被塞了根冰棍。

    然后像中了箭的兔子一般跳了起来!

    ……

    惊魂未定,就看见坑底泥沙一阵恶心的蠕动,接着蠕动转为更诡异的翻滚。

    然后,一对闪着腥臭的褐色獠牙,破土而出!

    虞骑云惊呼一声,本能地吓得连退几步,这什么鬼?

    那怪物头慢慢从土里现身,头型好像沙和尚,一双小而有神的黄眼睛讥笑地望着虞骑云。

    这眼神虽不如刚才的蝙蝠那样凶残,但虞骑云却被盯得遍体生寒。

    尤其让他震惊的是,他居然听得懂,他说的话!!!

    偶买噶,这游戏越来越让人疯狂了。

    等等,他说什么来着,夜宵你好!

    我靠,为什么每个看到我的动物,都要吃我?真当我是唐僧啊!

    他果然够阴沉,想起他居然在自己屁股下躲了那么长得时间都不吭声,菊花吓得到现在还是冰凉的。

    ……

    那怪物到现在仍是只露了一个土黄色的头,身子埋在土里,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现在不跑,更待何时,虞骑云没功夫跟他玩淡定。

    这坑并不太深大概1ocm,相当于正常人状况的1o米左右。坡度也不刁钻,大约45度左右。

    这对跑酷达人虞骑云来说,难度系数几乎为零。

    他冲怪物微微一笑,心里默喊:怪物你好,怪物再见!

    一个箭步跃上坡壁,正想迈开第二步。

    状况生了!泥沙如雪崩似地滚滚而落,虞骑云双手根本攀抓不住,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体又悲催地滚回了坑底!抬起头正好与那怪物眼对眼,坑爹啊!

    虞骑云又换了不同的方向,但却是相同的结果,一次次被流沙无情地推入坑底。

    怪物一直很安静,并不担心煮熟的鸭子会飞走,面对虞骑云的爬沙表演,看得津津有味。

    他今晚很欣喜,虽然眼前的这只蓝色外壳的虫子造型古怪,但不同的肉肉肯定有不同的风味,原来的食材他真有些腻了。

    “你知道吗,每次看到你们在我眼前挣扎,都能激起我的食欲。”怪物阴测测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之前,我已经享用过一只蚂蚁了,可看见你我又饿了。”怪物桀桀笑了起来,“她的皮就在你身后。”

    虞骑云转过身,就看见毛骨悚然的一幕:

    一只全身被吸得薄如纸片的蚂蚁,静静躺在泥沙里。凸起的眼神充满绝望和悲沧。六条腿都不甘心地向天空抓着,好像要奋力抓牢哪怕只剩一线的生机。

    这是虞骑云第一次看到,身型和自己一样大的蚂蚁,第一次现蚂蚁居然也会有像人一样的眼神,面对死亡,她也会痛,会绝望,会挣扎,会不甘,会对生命无比的眷恋。

    ……

    虞骑云缓缓转过头,直视怪物,表情变得很平静。

    这沙坑,真是完美的死亡陷阱,四壁的沙都是可以流动的,越爬,掉下去越快。

    连六条腿的蚂蚁都出不去,更何况两条腿的我。

    “你很有趣,长得也很奇怪,我真想好好花时间多了解你,但我的胃等不及了。”怪物说,语气故作温柔和惋惜,透着猎食者任意主宰猎物生死的优越感。

    “刚开始,你怕得要死,看见蚂蚁尸体,反而安静下来,这很有意思。”怪物盯着虞骑云的眼睛,看不到虞骑云脸上的恐惧,虽然让他的心有些失望,但他的胃一定很满意,特别的虫子一定有特别的味道。

    虞骑云脸上没有表情,愤怒到极点的时候,他反而很平静。

    蚂蚁临死前苍凉的眼神,激起了他的怒火,怪物自作聪明吃定他的腔调,更是火上浇油!

    ……

    附《人虫日记》:

    小强看完这章后,一连几个晚上都在做恶梦,梦见隔壁老王要吸他。

    等感觉好点后,忧心忡忡地对我说:

    虞咯咯,我建议你把这章删了!这吸人怪物太可怕了!

    我温柔地看着他:

    傻虫子,《虫游记》从来就不是个童话故事。

    我想真实的再现动物们的欢与痛,生与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