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8集 我是人

第8集 我是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虞骑云的大四同学都知道,平时嘻嘻哈哈阳光开朗的他,一旦开启了愤怒模式,不能说惊天动地,但谁惹了他,也会被他追得上天入地。

    他虽不如李妖娆那样会专门的拳脚功夫。不过长期的跑酷锻炼,也让他全身骨骼和肌肉异常坚韧,尤其是腿上的肌肉更是肉值炸表,夸张点说,那一腿的爆力能踢飞一头牛。读高中时,曾有个虎背熊腰的地痞骚扰班上的女同学,被他一脚踢成一只懒蛤蟆,全身都是包。

    ……

    这坑的上空,树木没那么浓密,月光照进坑里,夜色淡了许多。仿佛为一场即将到来的决斗营造一个清晰的气氛。

    怪物看见虞骑云默默地取下背包,又从裤子口袋里取出个亮的小东西丢在地上。然后又见虞骑云原地扭动着手腕和脚踝,出噼里啪啦的骨骼声。

    他视线再往上看,就瞧见一双狂野的眼神正冷冷盯着他。

    这挑衅式的眼神让怪物很不爽。

    他对猎物的进餐方式是,在猎物体内注入带有消化酶的口水,等猎物体内的肌肉内脏,都化为香嫩的汤汁,再躲在泥土下慢慢允吸。

    不过今天,他决定对自己的饮食习惯做个小小的调整,他不仅要吸食虞骑云的肉,还要嚼碎他的眼。

    ……

    “何必做无谓的抵抗呢?让我好好吸你。”怪物对虞骑云说,眼神充满戏谑。

    我去!一个百分百的雄性对他说“吸”字,让虞骑云心里一阵恶寒,忍不住想吐。

    虞骑云一脚踢起一片飞沙射向怪物的嘴巴!这就是他的回答!

    “真淘气!”怪物咯咯笑了起来,那对如圆月弯刀的牙齿轻轻一扫,沙如雨落。

    虞骑云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脚又是一脚,不断有飞沙向怪物迎面扑来。

    刚开始,那怪物还玩的乐不可支,第一次看到这么有趣的反抗方式,但虞骑云像卡了带似的不停地踢不停地踢,烦死人了!

    终于。

    他撕下淡定的伪装,忍不住咆哮起来!他要尽快结束这无趣的游戏,开始自己有趣的晚餐。

    怪物突然从泥沙中探起半个身位,带锯齿的獠牙伸展18o度,张口朝虞骑云拦腰咬去!他想把虞骑云一口咬成两段。

    虞骑云就等着一刻,把怪物惹毛了,才能抓住其破绽,冷静的怪物比抓狂的怪物更可怕,俗话说,不怕怪物有牙齿,就怕怪物有脑子。

    只听他一声长啸!腾空跃起,一个凌厉的飞旋腿!

    “啊痛!”

    两个声音同时叫了起来。

    怪物夹住了虞骑云的左腿,却被虞骑云的右腿扫中了右眼。

    沙雨纷飞,虞骑云随沙倒地,感觉自己的左小腿像被油锅炸了般,血栓都在沸腾。鲜血一滴滴顺着裤管流了下来,在凄迷的月光下,分外娇艳。

    幸好穿着虽然薄却韧性十足的牛仔裤,否则自己青春无敌的骨头就要嘎崩脆了。

    怪物愤怒地咆哮,刚才虞骑云那一脚不仅踢伤了他的眼睛,更踢伤了他的自尊。

    除了他恶名昭著的哥哥,还从来没有被任何一只虫子踢过。

    “可恶!我要撕烂你!”他顾不上安慰受伤的心灵,紧紧咬住虞骑云的小腿,往坑深处拖,只要把猎物埋在沙土里,那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妥妥地献上他的小鲜肉。

    ……

    人,在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刻,往往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表现。

    强者毅然奋战,激出身体的全部潜能。

    弱者瘫软在地,任凭逆境的宰割。

    虞骑云一直属于前者。

    他已看出,那怪物唯一的武器就那一张嘴,而他却有两条腿。

    他双手扳住怪物的牙齿,以减轻他左腿的咬力,右腿奋力去踢怪物的眼睛。

    啊!

    怪物杀猪般惨嚎!

    这个虫子太歹毒,踢的还是他受伤的那一只眼。

    他悲愤地松开虞骑云的左腿,去夹虞骑云杀千刀的右腿。

    但他想得太美。

    作为跑酷高手,虞骑云善于抓住片刻的逃生机会。

    只见他就地一滚,以闪电般的度从地面背包口袋里掏出个蓝色东西来。

    怪物恼羞成怒,嘶吼震天,突然飞沙走石,整个身体都从沙土里一跃而出!

    闪着腥光的刀牙,刺向虞骑云的颈脖!

    这招凌空飞刺,是他的必杀技。

    有多少强悍的猎物,都在这一招下饮恨。今天,他就用这招去收割虞骑云的生命。

    生死一秒间!

    眼见刀牙破风刺来,虞骑云怒吼一声!不退反进,低头躲过牙刺,竟然冲进怪物的怀里。

    怪物目瞪口呆,这么奇清的招式
一品“兵仙”小说5200
闻所未闻,这虫子到底什么来路?

    在决斗中愣神,会犯下致命错误。

    说时迟那时快,虞骑云眼睛一亮,一头重重顶在怪物的下巴上!

    咔嚓。

    在怪物的惨嚎伴奏下,虞骑云听到了骨骼碎裂的声音。

    怪物仰面翻倒在地,激起一片飞沙。

    还没等怪物起身,虞骑云一个箭步,欺身上前,骑在怪物肚皮上,就见寒光一闪!

    一把蓝色水果刀划出一道凌厉的弧度,狠狠地刺进怪物的眼睛里!刃透脑髓!

    刺中的还是那只悲催的右眼。

    噗嗤!

    怪物脑浆飞溅,双眼怒凸。

    他锋利的牙齿瞬间被抽空了力量,无力地垂在肩上。

    他还在努力呼吸,咽喉出嘶嘶的怪声。温度却在一点点告别他的身体。

    ……

    坑里的一切动作复归平静。

    怪物用他唯一的一只没被虞骑云杀千刀的右腿踢残的好眼,死死望着天空。

    今晚的月色真美,但他已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他允吸猎物前,一直很享受猎物垂死挣扎的眼神。

    直到此时,才明白死亡是多么可怕。

    虞骑云坐在怪物肚皮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汗流浃背,全身虚脱,没一点力气了。

    精神仍是高度戒备,盯着怪物的一举一动,防止他反扑。

    只见怪物艰难地转过脸,凝注虞骑云,用沙哑的嗓音问:

    “你到底是什么虫子?”

    “我是人,不是虫子。”

    这是虞骑云第一次开口和他说话。也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和动物说话,感觉怪怪的。

    怪物笑了笑,似懂非懂,独眼望天,用全身的力气说出了他生平最后一句话:

    “来生还要吸你。”

    我去!虞骑云从他肚皮上栽倒。

    ……

    一切,都结束了。

    虞骑云瞪着怪物,良久才平复劫后余生的喜悦,浑身瘫软,趴在地上不想动弹。

    侧脸望去,在月光下,怪物的尸体就静静蜷缩在身边。有些阴森,也有些可怜。

    他翻身坐起来,好好看一看怪物全身的样子,不禁哑然失笑。

    怪物身型只比他大一倍而已。全身是阴险的土黄色,藏在沙土里能完美隐身。

    但让人意外又可笑的是,在锋利逼人的牙齿下,居然长着一个笨拙的大肚子和纤细的手脚。肚子呈椭圆型,像个压扁的菠萝。虞骑云用手指拨了拨怪物的纤纤玉脚,又轻又柔又韧。

    怪不得这家伙总是鬼鬼祟祟地把下半身藏在土里,是为了保护他那脆弱的肥肚和细腿。

    虞骑云仰天感慨,这家伙身长不过2厘米,就这么一个小东西,差点要了自己的命,若在变身前,一脚就能踩死他。自己刚才居然跟他大战了三百回合。

    打开手机,还是没有收到伙伴们的任何回音。看一下坐标,我靠!他们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了,地图显示,李妖娆现在离他有6oo米,也就让人抓狂的6o公里。

    刚才一番惊心动魄的生死肉搏,抽空了虞骑云身上所有的力气,别说走,就连爬也爬不动。还有6o公里的路要走,还要应付路上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没有体力是万万不行的。

    虞骑云累得吃不下任何东西,检查一下小腿上的伤口,还好没伤到筋骨,只是皮外伤,血液已经结痂,他从背包的医务包里取出消炎膏抹上,再用纱布扎好。

    ……

    现在。

    虞骑云只想美美睡上半个小时,补充一下体力。

    手机显示,此刻是晚上1o点,他调了个1o点半的闹钟。

    他把手机靠在耳边,伸了个懒腰,双手把背包紧紧抱在怀里,蜷缩着躺在坑底,像个锅里的虾米。

    ……

    附《人虫日记》:

    看完这章,小强哭了……

    我问:哭啥,打败怪物,你不高兴吗

    小强:打败高兴,打死就…好可怜!

    我抓狂: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小孩子,昨天说他太可怕,要我删了,今天又说他可怜。

    小强沉默不语。

    我叹了一口气,摸摸他的头:

    傻虫子,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从来没活过。

    这话什么意思?我不懂。小强仰起泪脸。

    我说:

    一只乌龟趴在洞里一动不动活一千年。

    而一只小蜜蜂在花园里唱歌跳舞,到处采蜜,但只能活一个月。

    我满含期待地问他:你愿意做哪个?

    乌龟!

    他想都不想立刻举手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