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9集 茉花小队

第9集 茉花小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清晨的亚马逊雨林,一扫昨夜的阴沉。

    阳光驱散浓如牛奶的林雾,让叶子上的露珠,流动着七彩的光环。

    吼猴嘹亮的歌声,回荡在丛林上空。

    每个雨林动物都在用又能多活一天的庆幸表情,迎接新一天。

    ……

    但,切叶蚁部落的蚁茉花目光黯然。

    她作为部落最年轻的小队教官,有责任保护好每个成员的安全。

    蚁茉花两根触角不停地颤动,急切地捕捉空气中每一丝气息。

    她没有任何心情去欣赏露珠绚丽的颜色,更别说去倾听吼猴悦耳的歌声。

    穿梭在林间,她度很快,几乎在疯狂地奔跑。

    紧随其后是她手下的4名队员,蚁桃花、蚁兰花、蚁桐花、蚁苹花,一个个脸色凄惶。

    昨天,她们的一个队友蚁葵花走失了,整晚都没有回家。按部落的规定,夜晚所有的蚂蚁不得外出,所以天刚亮,她们放下一切,就在茉花教官的带领下,疯狂地一路追寻。

    在丛林寻觅伙伴,是件高风险的工作,因为,往往要穿梭在陌生的地域,而陌生就意味着不可预知的危险。

    她们绝不能大声呼喊伙伴的名字,看似阳光明媚的雨林,其实处处危机四伏。她们沉默地不知疲倦地奔跑,像一群搜索兔子的猎狗。头上的触角就是她们最灵敏的鼻子。

    ……

    突然,蚁茉花的触角剧烈抖动着,她闻到了一丝隐约的气息,熟悉,却带着腥味。

    这气味让她的心打了个寒战,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她一挥手,大家立刻停下脚步。

    “应该就在附近,大家分头去找!注意安全!”她沉声道,“找到,就出气味信号。”

    四名队员触角快地点了点,大家兵分五路,像五道疾风,消失在林地的落叶间。

    才几分钟,蚁兰花方向就传来气味信号,众人寻味而去,远远看见在一块空地上,蚁兰花跪在地上,双手掩面,浑身颤抖个不停。

    一股浓烈的惊惶刺痛着每个蚂蚁的心,蚁茉花教官率先赶到,现入眼帘的是个巨大的漏斗状沙坑,沙坑里有三具尸体,一具仰躺的,正是失踪一整晚的蚁葵花。

    蚁茉花触角剧烈颤动,然后无力地垂下,眼中涌起的哀伤是如此沉重,压得她一时间喘不过气来,昨天这个时候,葵花还和自己亲密地揉肩搭背,一路欢声笑语,说着不知哪里听来的八卦。

    而此时此刻,熟悉的笑容换成冰冷的尸体,蚁茉花无法接受害怕接受,却又不得不接受。

    每天都有姐妹们外出,每天都有姐妹们死亡和失踪,丛林这么大,而她们却如此小,一阵风就能让她们消失,一滴雨就能让她们残废。

    对于蚂蚁而言,每一天,都可能是生命的最后一天。

    女王告诉她们,每一天都不能活在恐惧里,每一天要活在希望里,就算你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但你今天笑容里散的勇气和力量,会鼓舞着明天活着的伙伴们,周而复始,将这份希望传递给每一天,每一代……

    这就是丛林,这就是属于蚂蚁的丛林生存法则。

    ……

    一阵慌乱的脚步,队员都赶来了,然后是齐齐的跪倒,和无声的哭泣。在丛林里讨生活,虽然让她们早已见惯了生死,但朝夕相处的同根姐妹,亲密战友,此刻了无声息躺在眼前,如一片枯萎残破的落叶。

    她们还是无法面对这一切。

    唯一让她们稍感欣慰的是,坑里一片狼藉,她们一眼就看到,坑里躺着的另一具像烂菠萝样的尸体,正是坑的主人,杀害姐妹的凶手,也已死了。

    这坑的主人,她们再熟悉不过,是已猎食过她们无数姐妹们,让她们咬牙切齿的天敌——蚁狮蛉无
神奇的相机txt下载
忌。

    不过她们深知,在蚁狮占尽天时地利的陷阱坑里,部落里再强悍的兵蚁,也不可能杀死一只蚁狮,哪怕团队作战也不行。

    因为蚁狮生性狡猾,会循土而走,而蚂蚁又不擅长在流沙里打洞,狡诈的蚁狮等你筋疲力尽时,又破土而出,突然袭击,让你防不胜防。

    连专职格斗的兵蚁都拿蚁狮束手无策,何况她们只是负责采集食物,比兵蚁身材还矮一截的工蚁。

    蚂蚁就像非洲草原上的羚羊,而这天敌就是擅长埋伏猎杀她们的狮子,羚羊数量再多,也斗不过狮子的凶残和狡猾。

    那么,替她们姐妹报了大仇的,很可能是另外一具,蜷缩着像虾米一样的蓝虫子了,这虫子造型很古怪,不仅有少见的蓝色外壳,连头上的触角也是蓝色的,奇怪的是触角多的吓人,有几千根,手脚却只有区区的四条。

    这到底是哪里来的虫子?在蚂蚁谷从来没听闻有这样的虫子存在,真想好好问一问。

    可惜这只蓝虫卷着身体一动不动,看着坑里沙粒凌乱,明显有打斗痕迹,一定是和蛉无忌同归于尽了。

    ……

    突然,蚁茉花的触角,对蓝色虫子的方位,缓缓扫动,好像一个长舌头在品尝空气的滋味。

    “他还活着!”她低语一声,跳入坑里。

    蚁桃花们不知道,这个他是哪个他?但肯定不是蚁葵花,她全身的血肉都已被吸空了,嗖嗖!她们也跟着教官一起跳了下去,锋利的牙齿已张开,如果是那该死的蚁狮还活着,就要把他撕成碎片!

    却见蚁茉花径直走到那蓝色虫子跟前,探下身,触角刚抵到这虫子的脸上,

    突然!

    这虫子了疯似的跳了起来!

    吓得包括蚁茉花在内的蚂蚁女战士们一声惊呼,齐齐退了几步,年纪最小的蚁苹花更是一跤坐在地上。

    这突然跳起,吓掉蚂蚁美眉半条命的蓝虫子,自然是被缩小的人类虞骑云。

    其实虞骑云早醒了,天刚亮就醒了,正在无限懊恼,自己明明调好夜里1o点半的闹钟,为什么一觉睡到大天亮时,就听见坑外传来细碎的脚步声,自从缩小后,他现自己的耳朵倒是越来越灵了。

    脚步越来越近,不知来者何物,是敌是友?希望是个吃素的。现在上坑逃走,已经来不及了,最佳保命的方案就是原地躺下装死。

    ……

    装死,是一切丛林动物求生的本能,想当初人类,不也是从林子里走出来的吗?

    做人不能忘本。我们要牢记自己始终是个动物,虽然,我们不做动物已经很多年了。

    但祖先血液里遗传的生存本能,一直潜伏在我们身体每个细胞里。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就能被求生的意志激活。

    装死和装帅一样,全靠演技。

    ……

    蚁狮,是什么鬼?

    感兴趣的虫友,可去百度一下图片。

    附《人虫日记》:

    小强坐在书房的窗台上看夕阳。

    我看他脸色不好,便问:怎么了?

    他垂着头:我昨晚向隔壁小明家的如花表白了……

    我知道如花,是一只年轻漂亮的女蟑螂,小强一直暗恋她。

    我同情拍拍他的肩:失败了,没关系,下次再努力!

    小强好像在自言自语:

    她嫌我没房没车没油。她最近和老王家大毛走得很近。

    我一脸惊讶:靠!大毛都是只老蟑螂好不!

    小强突然忿恨地盯着我:

    都是你没用,隔壁老王叔答应给大毛一桶进口的橄榄油做聘礼。

    我默默地退出书房。

    一个人坐在厨房的窗台上看夕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