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13集 艰难的抉择

第13集 艰难的抉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场的蚂蚁妹纸,安静得心也仿佛停止了跳动,触角向前倾倒,表情无比肃穆。

    进还是不进?

    如果进去,被火蚁现,就可能引新的部落冲突,毕竟私闯对方领地,是丛林部落的大忌。

    更何况是凶蛮的火蚁领地,距上次与火蚁的战争还不足一月,她们知道女王只想休养生息,不想再起战端。

    蚁桃花蚁兰花蚁苹花,六只黑漆漆的眼睛都望向她们的教官。

    在等一个抉择。

    一个关乎生死的抉择。

    ……

    虞骑云感觉到这片诡异的沉静,他拍拍蚁苹花的肩,示意要下来。

    苹果脸却一动不动,双爪仍紧紧捏住虞骑云屁股,她在等教官的决定。如果教官决定潜入火蚁领地,她就继续背着虞骑云,否则再放下虞骑云也不迟。

    蚁茉花静立一旁。触角沉默地搭在肩膀上,就好像李妖娆的两个辫子。

    她内心并不如脸上那样平静,位于臀部的心脏跳动的很厉害。(蚂蚁和人不同,她们的心脏是长在屁股上的)

    一念生,一念死。

    ……

    去?

    可以给虞骑云极大帮助,毕竟这个人虫,无论力量还是度,都弱爆了。

    蚁茉花她们可以尽快找到他的伙伴,即使他们真被火蚁俘虏,也能替他们周旋,赢得更大的生机。

    但如此,一定会给对方一个再起战端的借口,给更多的部落姐妹带了死亡。

    不去?

    如果虞骑云和他的伙伴真落在火蚁手里,必死无疑,唯一的结局,就是被火蚁们拖回蚁巢吃掉。

    蚁茉花。

    在她已7个月的生命当中,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一时刻难以选择。

    她抬眼看虞骑云,虞骑云这丫立刻冲她笑了一下。

    这爽朗的笑容如阳光般照射她的心。

    虽然,她与这古怪的蓝虫子,认识不过短短的一天,但他对同伴溢于言表的关切和甘愿为同伴拼死一搏的勇气,深深触动她属于蚂蚁的那一颗心。

    每个外出的蚂蚁最关切的,不正是自己的同伴吗?每个蚂蚁为救自己的同伴,不也是义无反顾地舍命吗?

    所以。

    在蚁茉花心里,她已把虞骑云归于同类。

    蚁茉花低头看着脚下的泥地,双肩上的触角,微微颤动着,她生平第一次感觉到,心很乱很乱。

    她,既不忍心,看到虞骑云这样灿烂的笑容消失在火蚁的腹中;更不忍心,因为自己一念之间,陷部落于战端,死伤更多的姐妹。

    ……

    “对不起……”

    终于,在沉默良久之后,蚁茉花轻声对虞骑云说,脸上满是无奈与歉意。

    在情感和理智之间,她最终还是选择后者。

    蚁苹花默默把虞骑云从背上放下来,蚂蚁姑娘们都垂下头,不敢再看虞骑云。

    聪明的虞骑云明白,“对不起”这三个字代表的含义。这并不是一个自私的决定,选择帮他,才可能是真正的自私。

    他抓住苹果脸耷拉的触角,顽皮的扯了扯,一步跃到藤蔓上站定,望着眼前四位沉默不语的蚂蚁姑娘们,露出他一惯爽朗的微笑:

    “谢谢你们为我做的一切,希望有机会再见!”

    然后,洒脱地挥一挥手。

    虞骑云跳下藤蔓,朝着远方的密林,飞奔而去。

    众蚂蚁抬起头,呆呆望着虞骑云越来越小的身影……

    她们说不出“再见”,因为她们知道,今此一别,将再也见不到这个总是微笑的蓝虫子,她们心里都清楚,虞骑云这一走,有去无回。

    这么弱的虫子,遇到火蚁,生存概率几乎为零。

    蚁苹花蹲下身,触角抽动着,她在哭泣,她不敢哭出声,也没有眼泪,蚂蚁和人类不同,她们没有眼泪这种腺体,她们只留血不留泪。

    蚁茉花默默扶起苹果脸,轻叹一口气:

    “走吧,回家…”

    “教官,我真想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蚁苹花一步三回头……

    ……

    虞骑云一路飞奔,不时查看手机上指南针和北斗定位系统。李妖娆她们四个红点,仍紧紧黏在一块,而且也在快地移动。

    让人意外又欣喜的是,他们竟是朝自己的方向移动。系统上显示,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

    真是天助我也!

    虞骑云的胸腔被喜悦塞爆,奔跑起来更是不知疲倦。

    ……

    
网游之终极混混sodu
“放开我!”

    “放开我!”

    “你们这群该死的蚂蚁!”

    “四个打一个真不要脸!”

    “有本事有本事…”

    “跟本姑娘单挑!”

    虞骑云刚转过一棵巨高的三叶草,就远远听见一连串的怒喝声。这是李妖娆特有的声音:彪悍!霸气!铁肺唱腔般的怒气!

    卧槽!

    可算找到了!

    但虞骑云并没有被喜悦冲昏头脑,像个白痴一样,疯狂地朝声音方向迎上去,而是机警地爬到三叶草上,闪身在一片叶子后。

    只露出半张脸。

    李妖娆的声音,分明告诉他,他们被火蚁捕获了。

    他从背包取出望远镜,居高临下,搜索再搜索…

    终于,七点钟方向。

    他看到了李妖娆。

    看到了在他视觉史上,最狼狈的一个李妖娆。这也是素来注重打扮的李妖娆个人形象史上,最想删去的一幕。

    李妖娆此时的造型,让虞骑云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望远镜里的李妖娆被看得真真切切:

    她舞动双截棍的双手和喜欢踢人屁股的双腿,此刻都被四只彪悍的红蚂蚁用牙齿牢牢咬住。

    李大美女引以为傲的麻花辫,如今变成一堆杂草,像个宫廷怨妇一样披头散。

    右手袖子也被撕裂了半截,长袖衬衫的袖子,变成一边长一边短,这滑稽的造型一定让李妖娆抓狂。

    更悲催的是,鞋子居然也掉了一只,露出白如莲藕的光脚丫子。

    所幸裤子还完好无损,众人来之前清一色的牛仔裤,真是明智的选择。

    虽然,李妖娆的手腕已被咬出了血(虞骑云看得心头一紧)。

    但她表情坚毅,拼命挣扎,不断扭动着身躯,一路骂声不绝。

    虞骑云从来没看见傲娇的公举落到如此狼狈。样子既有让人笑的滑稽,像个喜剧片的泼妇。更有激荡人心的壮烈,像个史诗片的女英雄。

    移动望远镜,除李妖娆独享四只蚂蚁精心照顾外,伙伴们都是一人一只被蚂蚁叼了出来,依次出现在虞骑云视线中。

    饭团:

    两眼无神,口吐白沫,身上的白T恤变成皱巴巴的黄T恤,全身上下倒没见什么伤口,但看那货表情,一身的肥肉都被吓成痴呆丸了。

    越安:

    双眼紧闭,额头一道触目惊心的抓痕,鲜血淋漓(看得虞骑云怒火中烧),但他双手仍坚毅地抱在胸前,看得出在养精蓄锐,准备做最后的誓死反抗。

    皂皂:

    这时的表现,让虞骑云差点把望远镜砸到脚丫子上。

    她居然是嘻嘻拍手笑着,嘴里不停嘟囔:

    “哈哈哈”

    “好玩耶好玩耶”

    “我从来没梦到过这么大的蚂蚁呀”

    “还有还有…”

    “第一次梦到妖娆姐姐你们耶!”

    “奇怪?”

    “怎么没见虞哥哥和夏姐姐呢?”

    ……

    小吃货拍着手,没心没肺地笑着。

    我靠!

    这熊孩子还当这是梦呢!她皮怎么这么厚!没感觉到痛吗?虞骑云冒出一头的绿豆芽,被这小吃货弄得晕倒。

    他们四人的双腿都被火蚁用牙齿紧紧咬着,更恶毒的是,竟然向上高举。

    虞骑云泪流满面,他在乡下见过:蚂蚁就是这样叼着食物赶路的。

    他们的背包都还在,更压得他们的背弯成了一张弓,一路颠簸,伤上加痛,一定特别难受!

    虞骑云放下望远镜,深呼吸!

    愤怒的火焰在胸腔熊熊燃烧!牙关咬得咯吱做响!

    ……

    感谢虫友:书香盈翠袖打赏【1888起点币】!

    加油加油!吼!

    附《人虫日记》:

    这几天,接连熬夜码字,头痛的很厉害。

    一天夜里,我虚弱地呼唤:小强小强,帮哥按摩一下太阳穴。

    小强应声而来,随便按了几下,一伸手说:五毛钱。

    我说:哥身上今天没带,明天给行不行

    小强撅起嘴:不行!

    我叹口气:那这样办吧,我把你按的还给你。

    小强瞪大眼睛:怎么还?

    我忍住笑,说:你刚才不是在太阳穴上往右边按吗,现在你再从左边按回去,这样就等于,我把你按的还给你了!

    小强重重一点头:这还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