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15集 谁怕谁

第15集 谁怕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5分钟。

    虞骑云和伙伴们不得不用这么短的时间,迅地处理好伤口,检查装备。

    因为5分钟前,当大家还沉浸在死里逃生和伙伴重逢的双重喜悦时,皂皂的狗鼻子突然不停地耸动。

    “我闻到一股酸酸的味道。”她说。

    “什么味道?”

    “有点像尿骚味,好恶心。”皂皂补充道,一边甩出一条长鼻涕。

    越安脸色变了变,低头去看趴在地上火蚁妹纸的屁股。只见每只火蚁的臀部尖都渗出淡黄色液体。

    “哈哈哈,她们也被吓尿了!”

    饭团狂笑,他之前被火蚁凶残的突袭当场吓成白痴,这回看火蚁现在的熊样儿,顿时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

    “不好!”越安的脸色剧变。

    “她们在叫人,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她们估计都死翘翘了,半点声音都不出来,哪里叫人了?”

    众人很不解。

    “越安,她们屁股是很性感,你也别老盯着呀,难道你认为她们的屁股会说话?”

    饭团笑得很邪气。

    “对,她们就是用屁股叫人!”越安沉声道,脸上没有半分笑意。

    越安来亚马逊前确实研究过各种雨林生物,虽然主要针对的是蚂蚁界最恐怖的食肉种群“行军蚁”。但蚂蚁种性相通,在临死和遇到危险时,任何蚂蚁都会用尿尿的形式释放求救信号。

    越安虽然平时安静如龟。

    一旦言,往往切中要害。

    虞骑云点点头,立即行动起来,协助越安和李妖娆,用最短的时间包扎伤口,检查背包行囊。

    ……

    情况令人欣慰。

    伤口,尤其是越安额头上的抓痕,虽然看上去有些吓人,但没有伤及骨头,因为火蚁并不想让猎物珍贵的体液流失一地。

    在能保证猎物躯体完整度的情况下,她们珍惜每一滴营养,并且出于新鲜度考量,她们会尽量让猎物无抵抗的活着。

    装备也很齐全,背包都是妥妥的,正得益于火蚁们误认为背包是这些奇怪虫子身体可食用的一部分,所以没有强行撕裂拆解。

    最关键的是,每个人的手机都还在,紧紧别在牛仔裤的口袋里。

    在丛林里,手机甚至比食物更重要。

    食物没了还可以找,手机没了,他们将失去定位和短信联系,别说找夏海伦,恐怕连他们自己,都可能会迷失在吃人的亚马逊雨林。

    ……

    “Fo11ome!我先带你们去个安全的地方。”

    虞骑云一挥手,他打算沿原路返回,去蚁茉花她们的领地,虽然同是蚂蚁,蚁茉花她们无疑更让人感到安全。

    “不,我要先去找我的球鞋。”李妖娆脸一红,伸出一只光脚丫。

    她刚才换上一只拖鞋,快走几步,踢踏踢踏,浑身不痛快,又把拖鞋放回背包里,她宁肯光脚走路。

    来之前,伙伴们出于减轻背包重量的考虑,都只准备了两套衣服和两双鞋,一双白天穿的轻便透气的球鞋,另一双是晚上洗澡和睡觉时穿的凉鞋。

    唯一例外是,为图轻松,李妖娆把凉鞋后带剪了,成了标准款的拖鞋。

    穿拖鞋在雨林逃命,只有一句话形容:

    您老该吃药了!

    ……

    虞骑云迅脱下自己的一只球鞋,递给李大美女,“先穿我的!”

    李妖娆皱着眉,刚伸手接过,一股浓烈的雄性脚丫子味,熏得她这朵娇艳的女人花,摇摇欲坠。

    她肠胃翻滚,捏住鼻子,将球鞋扔回给虞骑云,“你丫想臭死我呀!”

    “穿我的穿我的!我的香!”

    饭团笑嘻嘻,刚把鞋脱下,自己闻闻,嘴角立刻一副吐白沫的表情,肥脸通红地把鞋重新穿上。

    “唉,算我命苦,只好背你了。”

    虞骑云脸上装出一副苦逼样,嘴角的口水却流得哗哗响,搓着双手,色咪咪走到李妖娆跟前。

    “滚!”

    李妖娆伸腿做踢人状。

    ……

    “此地非久留,大家先离开再说!”

    越安见大家还在插科打诨,没意识到事态严重性,叹了一口气,按捺住焦急的心情,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的球鞋脱下,递给李妖娆

    “我的不臭。”他笑笑。

    李妖娆迟疑地接过,小心翼翼地闻了闻,不仅不臭,反而有一种淡淡的处男体香,尺寸也合适,感激地冲越安一笑,“那你呢?”

    越安:“我穿凉鞋挺好。”

    虞骑云和饭团一脸痴呆,像看怪物似的看着越安:这家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人静脚香?

    越安迅换上凉鞋,疾走了几步,还不错,总比拖鞋好很多。

    说走就走,大伙刚迈出几步,突见
仙界归来笔趣阁
李妖娆依旧原地不动。

    “妖娆姐姐你干嘛?”皂皂问。

    “要走你们走!我还是要去找鞋。”

    李妖娆说,她性格很执拗,没自己的鞋穿心里始终不痛快!

    大家停下脚步。

    ……

    “妖娆,火蚁们已经释放出求救信号,她们大部队很快就会杀过来!”

    越安压抑怒火,走到李妖娆跟前。

    “你们怕我不怕!她们来得正好,我这次非要打得她们满地找牙不可!”李妖娆叉腰霸气说。

    “李妖娆!你特么脑袋被木马啃了!我们没空给你杀毒!”

    虞骑云忍不住爆粗口!

    其实之前救人,他存在很大的侥幸心里,万一火把没扔准怎么办?万一蚂蚁不怕烟雾怎么办?神经始终蹦得紧紧的,甚至做好计谋失算,那就拼死一搏的打算。

    所以,直到敲晕最后一只火蚁,高悬的心才放下来。

    君子不立危堂之下,好不容易救伙伴脱险,他绝不会让伙伴们再临险境。

    大伙原以为李妖娆听了这话,会一如往常暴跳如雷,但她却只是安静地撅着嘴,不动也不说话。

    “妖娆,我研究过火蚁,她们最致命的不是牙齿,而是屁股后的毒针,之前我们很庆幸,在她们眼里我们太弱小,没逼她们动用全力!”

    “那针有剧毒,刺中我们铁定完蛋!”

    越安盯着李妖娆眼睛,表情凝重,一字一顿说。

    “胆小鬼,你吓唬谁呢,你以为蚂蚁是蛇是蜘蛛是蝎子啊,我从来没听说,蚂蚁会毒死人!你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呀!”

    李妖娆轻蔑一笑。

    “你说的对,蚂蚁毒性很强,不过因为她们个头太小以致毒液太少,的确毒不死一个正常人。”

    “但是(语气停了一停)绝对可以毒死一个被缩小1oo倍的不正常人!”

    越安掷地有声地反驳,让李妖娆咬着嘴唇,哑口无言。

    “是是是,你看打死她们这么多!”

    “再不跑,就算不被毒死,我们也肯定会被复仇的蚂蚁咬成薯片的。”

    饭团哆嗦着嘴,舌头都快吓青了,指着倒了一地的蚂蚁给李妖娆看。

    “哇啊……姐我怕,我好怕被蚂蚁撕成方便面啊!”皂皂扯着李妖娆的手哭起来。

    薯片?方便面?

    这一大一小的吃货,连打个比喻都是这么清新入味。

    李妖娆忍不住扑哧一笑。

    ……

    “是危险啊,所以皂皂你们先走,我没事,毒针是吧,我用双截棍打烂她们的屁股!没屁股看她们怎么用毒针!”

    李妖娆笑归笑,倔强的脾气可一点没改,她心里一直憋着一股气。

    之前,她最引以为傲的双截棍还没机会使出来,就被卑鄙的火蚁妹纸们鬼魅式偷袭。

    李小龙那套棍法,她苦练多年,耍得如火纯青,曾在校外用双截棍把一群试图调戏她的流氓打得落花流水。

    可恼可恨!

    当时她棍子还来不及从背包里抽出,就被四只狞笑的蚂蚁团团围住,结果一拳难敌四嘴,生平第一次被俘虏,还是被鼻屎大的动物俘虏,真是奇耻大辱!

    更让她火冒三丈是,生平第一次被搞得造型如此二:

    披头散人模狗样,一边袖子长一边袖子短,加上一只没鞋穿的光脚丫子,肩上如果再配上几个麻袋,活脱脱一个丐帮九袋长老。

    作为一个特别爱美的女孩子。

    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憋着一股劲,从包里抽出银光闪闪的双截棍,真想再跟那一群该死的蚂蚁干上一架!

    一棍在手,天下我有!

    谁怕谁呀!

    ……

    感谢虫友雨等君归打赏【1oo起点币】!

    附《人虫日记》:

    小强看了这集拍手大笑:李姐威武!

    打了一脸激素似的冲我说:虞哥虞哥!我也想练双截棍!你给我买一根好不?

    我严肃地盯着他:你丫千万别练!

    小强不懂:为什么呀小气鬼?

    我一脸痛苦的表情,颤声问:

    你说哥这张脸帅不帅?

    小强眨眨眼:还还…还有那么一丢丢帅。

    我拉下脸:说实话!

    小强突然躲我远远的,才开口说:丑!

    我1245度角仰望天空,泪流满面:

    其实哥以前是纯度百分百的小鲜肉,可是自从有一天看了李小龙的《精武门》后,对那根骚包的双截棍也馋得不要不要的,二话没说开始自学,结果……

    结果…结果怎样?小强被我诡异的表情,吓得毛骨悚然,触角一齐竖了起来!

    结果……练起来棍棍打脸!

    我擦干眼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