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17集 何处容身

第17集 何处容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沿着弯弯曲曲的猫爪藤的脚步。

    不久,虞骑云眼前一亮。

    他看到了之前,他和蚁茉花她们挥手道别的地方。以这段猫爪藤为界,跨过去,就不再是火蚁的地盘了,伙伴们相对安全了!

    “好了!停停停!”

    虞骑云停下脚步,放下皂皂,将她举起,放在藤蔓的另一边,裂开嘴一笑,“到了!”

    伙伴们面面相觑,“这,这就安全了?”

    虞骑云不多解释,哈哈笑着,突然跃起,空中转体18o度,一个吊炸天的经典跑酷猫扑式!

    用这种放浪不羁的方式飞过猫爪藤,表达他的喜悦心情!

    饭团和越安看得心醉神迷,对面的皂皂更是一脸崇拜,拍手叫道:

    “虞哥哥太牛逼!太帅了!”

    李妖娆,也被虞骑云这突如其来的酷毙动作震住了,鼻子却不屑地哼了一声,“臭美!”

    “来来来!跨过这条边界,就脱离火蚁的魔掌了!”虞骑云笑嘻嘻,勾勾手指。

    蚂蚁世界的边界,虽然没有任何标志,但其残酷性和严谨性,更甚于人类,擅闯对方领地,就意味着战争和死亡。

    ……

    “皂皂,你闻到什么没有?”

    虞骑云看见大家过来时,仍是忐忑不安的样子,于是含笑问狗鼻子。

    “也有一种尿尿的味道,但和那边的不同。”皂皂低头眯眼耸鼻,一副级猎狗的样子。

    “气味,就是动物划下的看不见的隐形标志,这和人类通过界碑和栅栏确立边界,有很大不同。”

    越安审视着四周环境,侃侃而谈,“很多动物都是用尿来确立地盘的,大到狮子老虎,小到蚂蚁蜗牛。”

    “所以说,这真不是火蚁的领地,大家不用担心。”虞骑云捏捏饭团的耳朵,他瞟见饭团的脸色一直是紧张兮兮的。

    “你捏我干嘛,我才不怕。”饭团白了虞骑云一眼。

    “边界靠敌人太近,也不可久留,火蚁个性霸道,难说她们不会杀过来。”

    越安看看对面,还是有些不安。

    “现在去哪儿?”李妖娆问。

    “先往里面走,边走边看,找个安全的地方歇歇。”虞骑云语气虽然很冷静,心里其实也一点底都没有。

    丛林处处危机四伏,离开凶残的火蚁,或许会遇到更可怕的怪物。大家都饿得饥肠辘辘,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再说。

    “对,也只能这样了。”越安看了虞骑云一眼,微叹一口气。

    ……

    丛林苍茫,何处容身?

    五个人带着复杂的心情,继续上路。

    时值中午,烈日当空,还好浓荫遮蔽,倒不觉得热,只是虫声四起,很多丛林昆虫个头比他们大,而且很多丛林昆虫是吃肉的,这让伙伴们一路战战兢兢,心里七上八下。

    虞骑云牵着皂皂的手走在最前面,胆小的饭团硬挤在中间,然后是李妖娆,越安沉稳地留在最后。

    转过一棵高大的灌木,迎面看见一簇奇怪的植物,树叶镂空像龟壳,茎上长满褐色气根,像老爷爷的胡须,一根一根伸进土壤。

    “咦,这是龟背竹。”越安快步上前,啧啧欣赏。

    “哈哈,这胡子真好玩!”皂皂挣开虞骑云的手,摇晃起龟背竹的气根。

    “这直直的,更像电线嘛。”饭团摸着后脑勺问。

    越安嘿嘿一笑,“说对了,它还有个别名叫电线草。”

    虞骑云正想招呼大家在这里先休息一下吃点东西。

    突听皂皂出凄厉的尖叫!

    三道鬼魅身影从天而将,落在五人当中!

    饭团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抖如筛糠。

    李妖娆杏眼圆睁,怒目相视,刺啦抽出背上的双截棍。

    越安弯腰捡起一块石头。

    因为站在他们眼前的不之客,又是该死的蚂蚁!

    李妖娆和越安还好,但皂皂和饭团在之前,被火蚁吓出的心灵阴影面积,足够踢一场足球友谊赛了。

    “哈哈哈……”

    在四个伙伴们目瞪口呆中,虞骑云大笑着,走到蚂蚁们当中,居然一只手搭在一个苹果脸的蚂蚁肩上,一副很亲热的样子。

    伙伴们的脑子有点风中凌乱。

    虞骑云笑咪咪摆摆手,示意大家别怕。

    这三位蚂蚁妹纸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的蚁桃花蚁兰花和蚁苹花。只是虞骑云稍感奇怪,怎么没见她们一向形影不离的教官蚁茉花。

    “这就是你的伙伴们啊,有意
穿入异世的道德经笔趣阁
思。”苹果脸蚁苹花嘴角弯起一个微笑的弧度。

    “虞骑云,你搞什么狗屁东东!”

    李妖娆还是手握双截棍,严正以待,她很不爽这种莫名的突状况。

    “这些都是我新认识的朋友啊。”

    虞骑云眉飞色舞,一副炫耀的腔调,扯了扯蚁苹花的触角。

    “什么!你和蚂蚁做朋友!”

    饭团出不可思议的尖叫,他哆哆嗦嗦从地上爬了起来。

    “你的伙伴,好像胆儿都很苗条呀?”蚁兰花四只手都叉在腰上,咯咯笑了起来。

    她走到饭团跟前想打个招呼,饭团妈呀一声又瘫在地上。

    越安一直不动声色地看着,摸摸皂皂的头,对李妖娆说,“没事,她们应该很友好!”

    李妖娆眼神复杂,嘴巴撅了撅,把双截棍慢慢放回包里。踢了一脚饭团,“胆小鬼,还不起来!”

    ……

    “咦!怎么没见我们的教官?”一向寡言少语的蚁桃花突然问。

    “对啊!我们的教官呢?她怎么没和你们一起回来呀?”

    蚁苹花和蚁兰花收敛笑容,绕着四周看了又看。虞骑云一脸莫名其妙,伙伴们更是如坠云雾。

    “我我…我不明白呀,你们教官怎么会和我们在一起呢?”

    虞骑云有些晕头转向,说话都结巴了。

    蚂蚁妹纸们看虞骑云不像开玩笑的口吻,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啊呀!这下糟了!茉花姐姐一定是迷路了或者被火蚁抓走啦!”

    蚁苹花突然大叫,一副要哭的样子。

    “到底怎么回事?”

    虞骑云从蚂蚁们惶惑的眼神中,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生了。

    蚁桃花叹了口气,将事情一五一十地说给虞骑云听:

    原来与虞骑云分手后,蚁茉花在回去的路上,脑海的视频里一直滚动播放虞骑云微笑的面容,想到如此阳光开朗的生命就要惨死在火蚁的口中,就心痛难安。

    在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终于下决心,原路返回,去助虞骑云一臂之力,教官如此,队员们当然奋勇争先,她们原本对虞骑云就充满好感。

    但蚁茉花只要求自己一个人去,让蚁桃花她们在靠近边界的地方原地接应。

    而且说,如果天黑之前,她还没回来,命令她们一定要返回蚁巢,不要再等她。

    蚁桃花说完,语气不禁哽咽起来。

    蚁兰花和蚁苹花悲情相向,抱在一起失声痛哭,虽然蚂蚁没有泪腺这种器官,但和人类一样,真正的悲伤无需眼泪。

    虞骑云表情凝重。

    事情很明晓了。

    蚁茉花为救他们独闯火蚁领地,但是因为各种原因,并没有找到他们,也没回来,也就是说,单枪匹马的她在凶残的火蚁地盘里,随时会遇到危险,或已经遇到危险!

    ……

    在场的每个人类,都被蚁茉花这种越种族的友情深深感动了……

    这完全颠覆了他们对蚂蚁的认知。

    在缩小前,他们眼中的蚂蚁是渺小卑微的,变异后,遇到的火蚁让他们感觉蚂蚁是野蛮凶残的,而此时此刻,又让他们感觉,蚂蚁是如此重情重义,不是人类却胜似人类。

    虞骑云低头,沉默半响,暗自下了一个决定。

    ……

    附《人虫日记》:

    小强:虞哥,我也想学跑酷!

    我:为神马?

    小强:跑酷的样子太特么骚风(骚包又拉风)啦,如花肯定喜欢得不要不要!

    我:嗯!跑酷的姿势确实很酷毙,历来是勇者的游戏,自古美女爱英雄啊,但是……

    小强触角突然一齐竖了起来,每次听我说“但是”就知没好事。

    我咳咳:先不说但是了,小盆友,你敲一敲我的左腿,用力点!

    小强使劲敲了敲,然后惊得一跤坐在地上,他竟然听到诡异的“铛铛声”,如敲古老的下课铃。

    我7o﹣25度角仰望天空,默默流着幸福的泪水:

    自从哥学了跑酷后,哥左腿里那一根娇滴滴的肉骨头,就幸福地升级为银灿灿的铝合金骨头啦。这骨头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花千骨。是哥花一千块钱从淘宝买来的骨。网上好评率99.9%,经济又实惠。

    我仰天又语重心长道:小强啊,学跑酷前,哥先给你注册一个淘宝账号吧。

    ……

    许久没有回应。

    我低头一看,小强早没影了……

    地上只有一滩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