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19集 冤家路窄

第19集 冤家路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火蚁领地,某一处石缝。

    蚁茉花抱膝而坐。

    她身材高挑,体态婀娜,六肢修长而健美,一张鹅蛋型的脸上长着一双明媚有神的黑眼睛。

    触角低垂在胸前,就好像李妖娆的两根duangduang的麻花辫,显得妩媚又可爱。

    用动物和人类不带有色的眼光看。

    蚁茉花,无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女。

    以上是指她平日里的样子,但此刻不同,她现在很丑,丑得吓人。

    她为了掩盖身上的气息,浑身涂满了泥浆,救人心切,还没等泥巴干,就一路跌跌撞撞冲进火蚁地盘,

    这里粘上一根鸟毛那里粘上一片叶子(微科普:鸟毛、叶片和石子一样也有很微小的),成了一只鸟不鸟虫不虫的迷你小怪兽。

    ……

    和人类一样,关心则乱。

    做为切叶蚁部落年轻有为训练有素的教官,她本不该如此狼狈的。

    但因为过于关切虞骑云的安危,争分夺秒,结果欲则不达。

    虽然一身泥浆确实掩盖了自身的气息,不让火蚁察觉,然而恰恰因为这泥浆,让她的触角对气味感应力和手脚的执行力,都大大的打了折扣。

    她原是想通过虞骑云受伤的腿部气味,来一路追踪的,可悲催的是,才一会儿,就自己把自己给弄丢了。

    而且,更惊悚的是。

    此刻此刻,她已陷入了生死绝境!

    她万万没想到,她刚进入火蚁的领地,就被一双熟悉又阴冷的红眼睛,不动声色地盯上了。

    这双阴毒眼睛的主人不是火蚁,却远比火蚁更可怕。

    这双眼睛就算化成灰,蚁茉花也认得。这是蝽七的眼睛。

    ……

    蝽七,是一只猎蝽。

    (好奇的虫友们,请百度一下)

    动物的名称前带个“猎”字的,一定绝非善茬,他们通常吃肉又危险,如猎豹猎狗猎鹰,还有本集的男猪脚,猎蝽。

    蝽七身材狭长,从背后看,像极了一个可口可乐的饮料瓶造型,但里面装的不是可口的饮料,而是一肚子坏水。

    他全身黑黝黝,腰上有两个可爱的大白点,不过这不是用来卖萌的,而是昆虫世界里,惯用的起“拟态作用”的保护色,

    因为飞鸟和其它捕食者远看上去,蝽七背上就像长着一双诡异的眼睛。这让对方心生疑惑,无从下口。

    他通体黝黑,自身的一双小眼睛却红得亮,这有时也能让其它捕食者吓一跳,在雨林,鲜艳的色彩往往意在警告全世界的吃货:

    我很毒,敢吃我!就是你人生最后一顿!

    不过,他最让人头皮麻的武器,是他那又尖又长的嘴。

    如一把锋利的黑剑,能瞬间洞穿猎物的身体,允吸受害者的体液。

    而且,他嘴有毒。

    ……

    蝽七,喜欢独来独往,早已脱离原来的部落,成为蚂蚁谷的一个远近闻名的流浪杀手,诡异阴险,擅长跟踪和埋伏,以猎杀蚂蚁为乐。是蚁茉花所在的切叶蚁部落最凶残的天敌之一,已有无数个姐妹葬身在他的口中。

    提起蝽七的恶名,蚂蚁同胞们无不咬牙切齿,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

    在一次蝽七的偷袭中,正是因为蚁茉花的及时预警和反抗,不仅让外出打工的姐妹们逃过一劫,还成功地咬断这个杀手的一根触角。

    让蝽七疯狂咆哮狼狈逃窜。

    这次真是冤家路窄。

    ……

    这一路位置上,蝽七在暗,蚁茉花在明,心理上蚁茉花急躁不安,而蝽七沉稳跟随,天时地利,蚁茉花都落下下风。

    蝽七蹑手蹑脚,如跗骨之蛆,越跟越近……

    而因涂满泥浆笨拙不堪的蚁茉花却浑然不觉,危险就在身后。

    当蝽七悄悄挨到茉花仅有一个身位时,他那一根又黑又长的尖嘴,带着风声,狠狠地刺向蚁茉花的背部!

    啊!

    蚁茉花一声痛叫!

    背部的剧痛让她本能地向前滚了出去,趴在地上,惊恐地一回头,就看着一张熟悉的黑脸,也在吃惊地望着她。

    蝽七有理由比蚁茉花更吃惊,那么隐蔽的偷袭,那么近的距离,而自己的尖嘴又是那么用力的一刺,居然只是把对方捅翻,而不是洞穿。

    蝽七不明白,蚁茉花明白,是泥巴救了自己,让她背上虽然剧痛,却只是破了皮,没伤及筋骨。

    蚁茉莉一个翻身,迅奔逃。正面交战,她绝不是对手!

  
欢乐大主播小说5200
  蝽七满脸狰狞,紧追不舍,他暗暗誓,一定不再失手第二次!

    ……

    终于。

    在蝽七又跑又能飞的先天优势和蚁茉花此刻满身泥浆行动不便的后天劣势双重作用下,他成功地把她逼入一个窄小的石缝里。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石缝过于窄小,仅容下蚁茉花一个人的进出,而蝽七的体型是她的三倍。

    最让蝽七不爽的是,这石缝的深度刚好能躲过他的长嘴。

    蝽七的身高优势,飞翔优势,尖嘴优势,在石缝面前完全不管用,而蚁茉花面对蝽七的守洞待兔,也无计可施。

    双方形成僵局,就看时间和空间的天平是落在那一方?

    局面很明显,时间和空间都是站在蝽七的这一方。

    时间上他等的起,他是个流浪汉,无牵无挂,有的是时间玩躲猫猫;空间上也不怕等,这是火蚁的地盘没错,事实上却是火蚁怕他而非他怕火蚁。火蚁也是蚂蚁,也是他的食物,只是他不太爱吃,因为火蚁的屁股太特么酸掉牙了。

    蚁茉花恰恰相反,她时间上等不起,她要赶着去救人哪!多等一分钟,虞骑云他们就多增一份风险;空间上也怕等,这是敌对蚂蚁的地盘,一旦被火蚁现,个人生死是小,最可怕是会引外交纠纷,挑起部落战争,成为部落的罪人!

    同一片时空,不同的心情。

    蚁茉花抱膝坐在石缝里面,心急如焚。

    对面,蝽七悠哉悠哉趴在石缝外,每当看到自己一根被蚁茉花咬得只剩半截的触角时,就恨不得把自己缩小成蚂蚁大小,冲进石缝,将蚁茉花撕得粉碎!

    因为被蚁茉花咬断了一只触角,让他跟踪和狩猎的成功率足足下降了5o%。每到下雨天时,他就时常挨饿,雨天猎物的气味极淡,一根触角更本不够看。

    更加让他泣血的是,由于蚁茉花同学的惊艳一咬,让他关荣地加入了残废的行列。

    虽然他早已过成婚论嫁的年龄,但猎蝽部落里再丑的姑娘也不愿嫁给他。

    动物的婚恋市场,一向是强者为王,残废吗,给你一个算盘和一个小板凳,坐一旁凉快,好好数数你的眼泪去。

    基于以上两点,蝽七对石缝里的蚁茉花恨得无以复加,提起这个贱人的名字,做梦都要吼三吼,才能睡个痛快。

    ……

    恨。

    无论在人类世界,还是动物世界,都能在身体里激出一种奇特的感应力,有人在一里外,就能闻到仇人的味道。

    所以,虽然蚁茉花现在一副迷你小怪兽连她妈也不认得的样子,却被蝽七一眼就认出了这只仇虫。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石缝里的蚁茉花度日如年。

    怎么办该怎么办?

    还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现在离与虞骑云道别,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虞骑云和他的同伴们还活着吗?脑海不断浮现虞骑云爽朗的笑容。

    此时的她,已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只是没救成虞骑云他们,心痛如绞。很后悔自己当初不果断,没有和虞骑云一起出来火蚁地盘。

    现在于事无补,她痛苦地揪住自己的触角,心乱如麻。

    半响,嘴角浮现一抹狠色。

    于今之计,只有誓死一搏!

    这时耳畔响起了蝽七的声音:

    “哈哈哈,蚁大教官,你也有今天!”

    “当初咬断老吱触角的骚娘们劲哪去了?”

    “你缩在里头,别当蚂蚁,不如改行当乌龟。”

    ……

    蝽七桀桀笑着,搓搓手,今个俺老七呀真呀真高兴!

    突听石缝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回应道:

    “笑到最后,才是笑得最好。”

    蚁茉花轻蔑一笑,本不想搭理这货,但如果,这能让蝽七分散几分注意力,多说几句也无妨。

    “呵呵,你还以为你有逃生的机会吗?”

    蝽七伸个懒腰,仰望天空。今天的天很蓝,云很白,他心情真特么敞亮。

    “不到最后,凡事都有可能。”

    蚁茉花淡淡道,她心情渐渐平复,自己在给自己打气。

    “哈哈哈哈……”

    蝽七仰天长笑。

    突然,“叭”的一声!

    一个小石子精准地打在他的黑屁股上。

    笑声硬生生顿住,差点让他噎住气。

    小石子从屁股上,骨碌碌滚到地上

    蝽七像见了鬼似的,一动不动盯着地上的石子。

    脸瞬间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