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2集 初吻

第22集 初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话,让蚁茉花脸上写满惊讶,据她所知,丛林里绝大多数昆虫等小动物的心脏,都在屁股上。(微科普:不在屁股尖,一般位于臀部的中上段,靠近腰部)

    她瞪着虞骑云结结巴巴问:

    “你你…你们心脏不长在屁股上,长长…哪儿?”

    算了,不知者无罪。

    虞骑云叹了口气,指指自己的左胸位置。

    ……

    忽然脑子一个激灵,惊叫,“那黑虫呢?”

    之前,他被屁熏得神魂颠倒,又被狠狠砸在树上七窍升天,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幸亏蚁茉花误打误撞对他屁股一阵蹂躏,将他硬生生咬醒。

    但思维还是有些神志不清。一直纠缠在屁股的话题上,此刻,才猛然想起,还有一只凶残的黑虫呢。

    蚁茉花诧异地望着虞骑云,这黑虫不就躺在石缝前的地上吗?

    转身一看,惊出一声冷汗!

    地上空空如也,除了一截断腿,哪还有什么人影?

    可见是趁他们说话时,悄悄逃走了。

    该死!

    蝽七这家伙,性格刻薄阴毒,睚眦必报,这次逃脱,必将后患无穷,日后一定会想方设法对自己和部落姐妹进行疯狂的报复。

    虽然今天又咬断他一条腿,让他的战力又打了一成折扣,但对付一个几个蚂蚁,还是游刃有余。

    蚁茉花低下头,叹了口气。

    丛林间的战斗,总是无休无止,永远没有尽头,直到生命结束。

    她默默梳理自己的触角,突然觉得活着有些累。

    但,她还有其他选择吗?

    她摇摇头,嘴角露出一个坚毅的微笑。

    既然活着,那就好好活,为了女王母亲,为了部落千千万万的姐妹。

    虞骑云一直静静看着她,见她一会叹息一会沉思一会愁一会又露出笑脸。

    表情包之丰富,不逊色于人类。

    ……

    “快点离开这里!”

    蚁茉花恢复冷静的神色,警惕地打量四周,这可是火蚁的地盘,她触角像雷达一样36o度无死角转动,提防任何动静。

    虞骑云摇摇晃晃站起来,又“噗通”坐倒在地,他头还是昏昏沉沉,一运动,又痛得厉害。

    他紧咬着牙关,额头冷汗直冒,努力要直起身,蚁茉花冲了过来,一把将他扶起,用手摸摸他的额头,手指刚一触碰,就被烫的缩了回去。

    “你中毒了!”蚁茉花皱起触角,沉声道。

    “什么!你你…你说那屁有…有毒?”

    虞骑云吓得不轻,面色如纸,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那个黑虫叫蝽七,是一只猎蝽,不仅他的屁有毒,他的嘴也有毒,之前我在咬你屁股时现,你屁股上有血迹,一定你在树上屁股被他嘴插中时,受了伤。”

    蚁茉花慎重地点点头,看着虞骑云的一脸的惶恐和无知,决定现场给他科普一下,接着道:

    “他的屁能释放神经毒素,他嘴里的口水里有血液毒素,虽然都不足以致命,但能让人神经和血液同时麻痹!”

    她欣慰地叹了口气,凝注虞骑云的眼睛又说,“还好,你屁股插得不深。”

    虞骑云听得一脸抽动。

    “你也吸到了屁,怎么没事?”他突然问。

    “我不仅吸了他的屁,其实也被他的嘴插中了。”她转身向虞骑云展示背上的的伤口。

    这伤口很明显,比虞骑云屁股上的伤更深,四周有透明的液体泛出,让伤口边的泥浆保持着湿润。

    “你没中毒?”虞骑云很惊讶。

    蚁茉花莞尔一笑:

    “这点毒,我倒不怕,我体内也有毒,可以中和,以毒攻毒。”

    她接着补充道:

    “猎蝽,不是以毒取胜的,毒性力度不强,以麻痹猎物为主,如果被蜘蛛、蝎子或火蚁等刺中,他们的毒性强烈,足以致命,我被刺中,也肯定完蛋。”

    “你你…你也有毒?”虞骑云瞪大眼睛,他知道吃肉的火蚁有毒,没想到吃素的切叶蚁也有毒。

    蚁茉花看着虞骑云见鬼的表情“噗嗤”一笑:

    “那当然!这有什么好奇怪,丛林里大多数昆虫都有毒,只是有的毒性强,有的毒性弱而已。”

    “我们蚂蚁当然也不能干吃眼前亏,输在起跑线上,没有毒,我们在丛林行走,怎么抬得起头来?”

    “我们切叶蚁,不仅有毒,也同样有毒针,她扭身对着虞骑云,屁股一翘一挤,一根闪着乌光的尖刺冒了出来。”

    虞骑云的脸突然红了,第一次看到一个女生对自己大方地展示菊花,虽然只是个动物,但自从缩小后,他觉自己不知不觉,凡是都渐渐以动物的眼光去看动物。

    所以,以人类的目光看,再美丽的蚂蚁也是丑陋狰狞的,而此刻以蚂蚁的视觉看,蚁茉花是个女生,还是个漂亮的女生。

    一个漂亮的女生对你展示臀部,现在沦落为男虫的虞骑云怎能不脸红呢
怒战苍穹txt下载


    ……

    “只不过,我们的毒针,毒性和锋利度都比火蚁的差很多。”蚁茉花歪歪触角,满脸不甘和遗憾,无视虞骑云的异样脸色继续说。

    “咦,你没毒针吗?”

    还没等虞骑云反应,蚁茉花就转到虞骑云身后,瞪大眼睛……

    现虞骑云的屁股,虽然又健美又性感,但光秃秃的,连根针毛都没有。

    “没没没…没有。”

    虞骑云赶忙转过身,脸又红了,尼玛!蚂蚁女生真特么开放!大咧咧就盯着人家男生的屁股看。

    “唉。”

    蚁茉花一脸鄙夷的表情,又问:“那你们,毒总有吧?”

    虞骑云苦笑,不知该如何回答,说没毒,是不是又被这女蚂蚁看不起呢?

    只好干笑,“略有,略有。”

    “什么是略有,略有是有还是没有?”

    蚁茉花不理解人类博大精深的文言文。蚂蚁的语言讲究直接利落!

    “略有,就是有一点。”虞骑云解释。

    “唉,你们这种虫类呀……”蚁茉花摇头叹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

    “好了,先离开这里,找个安全的地方,我替你先把毒解了。”蚁茉花轻快地说,搀扶虞骑云赶路,她现在身上涂满泥浆,背上又有伤,没法背虞骑云。

    “啊哇!你能解毒!太特么好了!”

    “谢谢!谢谢!”

    虞骑云一边走一边喊,兴奋得想抱住蚁茉花狂亲。

    “笨蛋!别吵!小声点!”

    他脑袋立刻被蚁茉花打了一下。

    她不明白虞骑云肩负的使命,自然不理解这蓝货为什么这么激动。

    对虞骑云来说。

    在吃人的丛林里中毒可是最糟糕的事,不仅保护不了同伴,反而成了拖累。

    因为自从进入亚马逊丛林以来,虞骑云就凭借机警的头脑、矫健的身手、豪情的笑容,不管那个傲娇的李妖娆承认不承认,事实上,虞骑云都已成为这个五人探险小队名副其实的领袖。

    所以,作为主心骨,他绝不能倒下。

    ……

    蚁茉花扶着虞骑云一路磕磕绊绊。

    小心翼翼在落叶间行走,触角抖动个不停,搜索空气中任何一丝异常气味,感知任何一个蛛丝马迹,这样才能对危险,做出提前的预判。

    终于,在转过一片杂草后,爬上个土坡,在土丘上的一棵灌木下停了下来。

    这里居高临下,四面都是低矮的杂草,不仅眼观四路,而且还可以耳听八方。

    树下正巧有个残缺的果壳。

    蚁茉花和虞骑云就隐身在果壳后。

    ……

    “好了,我现在开始给你解毒。”蚁茉花放下虞骑云的胳膊,理了理触角,就像人类女孩在梳理辫子。

    虞骑云瞪大眼睛,看她身无长物,很好奇她会怎么解?

    “你听好了,我有两种方法给你解,你自己选择,一是用我的嘴,二是用我的屁股……”

    “你你你…你什么意思?”虞骑云嘴巴张成个o字,连退几步。

    “我之前不是说过吗,我没事是因为我体内有毒,以毒攻毒,所以,我让你选择啊,你想我让我的口水来解,还是用我的尿?”

    “你到底听懂没有?”

    ……

    虞骑云听懂了,彻底懵逼了。

    良久,他哭丧着脸问:“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没有!”蚁茉花回答很干脆!

    她触角皱了来,有些来气。

    这家伙还是不是个男人?这点小事还特么婆婆妈妈!

    要么亲嘴!

    要么喝尿!

    多简单啊!

    ……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快点!”她不禁催促。

    自己还能怎样?虞骑云叹了口气,沉思片刻,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用你口水吧……”

    蚁茉花身材原本就比虞骑云高一头,相当于人类的1.8米以上了,蹬蹬走到虞骑云跟前。

    一把将虞骑云抱在怀里,用牙齿扯开这蓝虫嘴唇,一股冰凉的口水冲进虞骑云咽喉……

    就这样。

    保存了二十多年为人类女生准备的初吻,被一个蚂蚁姑娘冷不丁夺走了。

    蚁茉花放下虞骑云。

    虞骑云摇摇欲坠,一跤坐在地上。

    蚁茉花叉腰俯视他,见虞骑云脸色还是有些青,问:“头还昏吗?”

    虞骑云摇摇头又点点头,神志开始迷糊起来……

    ……

    附《人虫日记》:

    看完这集

    小强喜滋滋说:虞哥,我的心脏也长在屁股上耶!

    我坏笑:谢谢你提醒!下次你不听话打你屁股时,我会打重点!……桀桀桀桀!

    小强晕倒在地

    醒来后,再次不停地抽自己嘴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