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3集 黄色疗法

第23集 黄色疗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说实话。

    蚁茉花的口水并不臭,可能因为常年吃素的原因,入口反而有种淡淡的草药香。

    但无论是臭还是香。

    口水毕竟是口水,永远成不了香水。

    更何况是动物的口水。

    一想到这点,虞骑云心里一阵反胃,心理上的恶心感直接导致身理上的连锁反应,他感觉头痛得更厉害了。

    虞骑云脸色惨白,嘴唇乌青,抱头坐在地上,使劲揉着太阳穴。

    ……

    蚁茉花直起腰,盯着虞骑云忽白忽青的脸,不禁皱起触角,伸手摸摸这蓝货的额头,尼玛!还是滚烫滚烫的!

    看来,口水还是不给力啊!

    作为切叶蚁部落一名优秀的教官,蚁茉花行事风格,一向非常果断。

    她上前,将虞骑云按倒在地。

    “躺平,张开嘴巴!”她用命令的口吻。

    “呃!”

    虞骑云这时被口水折磨得魂飞魄散,双眼紧闭,脑子还不清爽,下意识地听从教官的指示,仰面躺在地上,张开嘴……

    一道激流,带着黄色的戏虐微笑,冲进虞骑云口腔,在舌尖温柔地辗转片刻后,义无反顾地跳入咽喉!

    咕咚一声,虞骑云咽了下去。

    爽!一滴没浪费!全进了肚子!

    蚁茉花抖抖屁股,直起身,一脸欣悦注视着虞骑云的脸。

    她浑身舒泰,这泡尿,她憋了几个小时了,自打进入火蚁地盘以来,她就一直没敢拉,自己全身涂满泥浆,就是为了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一滴汗都不行,更何况是尿。

    现在好了,一举两得,既帮虞骑云消了毒,又解决了自己的生理需要。

    虽然口水和尿,从位置上。

    一个在头,一个在臀。

    一个在入口,一个在出口。

    其实本质上,还是水脉相连的同一个身体。

    如果说“口水”是个婴儿,那么当他入口进入身体酵后,在膀胱的乐园里,已全然育成“尿”这个高大魁梧的壮汉了!

    壮汉当然比婴儿给力呀!

    ……

    果了个然。

    在蚁茉花自信目光注视下,虞骑云的脸色,像个调色板,由青转白,再由白转肉红,解毒成功!

    “啊……”

    虞骑云大叫一声,双手乱舞,猛地睁开眼!蚁茉花一跤坐在地上。

    他刚才做了一个很可拍很猥琐的恶梦。

    梦见自己掉进一个粪坑,很多邪恶的黄色爪子,勒住自己脖子,扯出自己肠子,他拼命挣扎,可一次又一次被残忍地按进屎尿里……

    “你作死啊,吓我一跳!”蚁茉花瞪他一眼,从地上坐起来,用触角点点虞骑云的额头,烧的确退了,很清凉嘛。

    虞骑云这才看见蚁茉花,神志渐渐清明起来,除口腔有股怪怪的味道外,浑身仿佛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

    他一跃而起,抖抖胳臂踢踢腿,果然一身都是劲!

    “你口水还真灵啊!”他喜滋滋地感谢蚁茉花。

    “不是口水,是尿。”

    蚁茉花轻描淡写地回复,声音不大,但每一个字都清晰地传入虞骑云耳中,尤其是最后一个“尿”字。

    这一刻,时间静止。

    虞骑云微笑的脸孔开始像树懒一样一点一点变异:

    先是嘴角抽筋,牙齿翻出,舌头打结,嘴巴张成一个惊悚的黑洞,然后鼻子突然皱起,鼻孔剧烈抖动,眼珠子死鱼般从眼眶爆凸……

    再然后。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他一头栽倒在地,双腿不停地弹棉花……

    ……

    当虞骑云再次被蚁茉花七手八脚弄醒后,他抬起头,静静看着蚁茉花,一句话也没说,甚至还挤出一个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的笑容。

    然后低下头,默默个毒誓:

    蚂蚁世界太可怕了,口味真特么太重了!以后离她们要多远有多远。

    不过下一秒,想到以后还可能继续和她们打交道,又含泪将誓言取消。

    蚁茉花拉起虞骑云,看了看天色,表情沉下来:“事不宜迟,我们抓紧时间去找你的同伴!”

    虞骑云刚才被蚁茉花的尿恶心住了,现在听到她对自己的伙伴如此关切,又被深深感动了。

    “谢谢!他们没事了,我在遇到你之前已经找到他们了,
重生之神级学霸吧
而且把他们带到了安全的地方。”

    虞骑云微笑,笑得真诚又好看。

    蚁茉花兴奋地满脸通红,触角激动地抖个不停:“这太好啦!”

    “那你怎么还在这里?”

    蚁茉花压抑住喜悦的心情,又问。

    “你猜?”虞骑云笑。

    蚁茉花看着虞骑云明亮的黑眼睛,静静地不说话。

    “你不会是专程来找我的吧。”

    良久,她迟疑地开口。脸上充满期待。

    “当然不是!”虞骑云回复,又快又残忍。

    蚁茉花垂下眼睛,触角耷拉下来。

    肩膀突然被人用力一拍!

    “哈哈哈哈……”

    虞骑云开怀爆笑,作为一个撩妹高手,戏弄女生是他平日在校园最大乐趣之一,从小学到大学,屡试不爽当里个当。

    “刚才开个玩笑,我是特意来找你的!”虞骑云笑说。

    “骗人!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蚁茉花拍开虞骑云搭在她肩上的手。

    她是个直性子,哪像人类有这么多花花肠子。见虞骑云一会说no一会说yes,头都大了。

    “真的!”

    虞骑云收起笑容,将前因后果娓娓道来……

    当听虞骑云讲道,一举干掉了7个火蚁时,蚁茉花惊呼着叫了起来!打断虞骑云的讲诉,从触角到脚趾一身的难以置信!

    “这这这!怎么可能?”

    蚁茉花连退几步,不停地摇头晃触角。

    虞骑云看一惯优雅沉稳的茉教官,此刻脑袋晃得像萌的拨浪鼓。忍不住扑哧一笑。

    更加添油加醋地炫耀一番,把自己吹得英明神武,有如天神下凡。

    蚁茉花眼睛瞪得滚圆,听得一愣一愣。

    虽然对虞骑云说的“火把”什么的充满好奇和疑惑,但之前,也见识过虞骑云智斗蝽七的风采,一个小石子就把蝽七吓得半死,所以也暗暗相信了七八分,有关细节,回去再好好盘问。

    虞骑云翻过这篇,接着讲诉。

    当蚁茉花听说自己的同伴已和虞骑云的伙伴胜利地汇合在一起,一片欢呼雀跃,她放下矜持,露出小女生模样,心情无比畅快。

    今天一天,生了太多的事情,先是同胞姐妹蚁葵花遇难,让自己伤心欲绝,然后又认识了这个蓝色怪虫,让自己莫名牵挂,接着又为助他一臂之力,擅闯火蚁领地,不想又被蝽七逼入绝境,在生死存亡的关头,居然被自己要救的人所救……

    蚁茉花感觉今天真想坐过山车一样,在悲喜间动荡起伏。

    她叹了口气,触角挺直伸展六肢,哈气连连,伸了一个又长又舒服的懒腰!

    感觉又轻松又特别疲惫,真想趴在地上一动不一动,大睡一场。

    ……

    “我们快回去吧!别让他们等急了!”

    蚁茉花牵起虞骑云的手,声音异常温柔,看虞骑云的眼神,就像人类小姑凉在仰望自己心目中的大英雄。

    刚才那一番慷慨陈词,让虞骑云在蚁茉花心目中的象形,顿时高大了许多。

    从灰暗蒙蒙的战渣摇身一变,成了金光闪闪的战神。

    ……

    附《人虫日记》:

    小强蒙住眼:这集喝尿,好污!我不看!

    我笑:尿,也是有尊严滴,你别总是欺负人家老实!

    我又叹了口气:这个世界,如果对尿少一点歧视多一点呵护,将该多么美好啊!

    看小强还是有些不服气,我接着侃侃而谈:

    尿哥哥其实比水弟弟有营养多了!

    尿哥哥里面含有不少有用元素咧。

    在沙漠,喝尿可以解渴,在野外受伤,将尿抹在伤口上还能消炎。

    李蜀黍在《本草纳目》中还特别指出:童子拉出的尿同学,能清热润肺,还能通大肠去腹胀呢!啧啧!真是“好东西”啊“好东西”!

    ……

    当天晚餐,我突然现所有的菜里都有股子骚骚的味道……

    小强站在汤勺上,温柔地看着我。

    虽然静静地不说话,但眼神分明在告诉我:菜里我加了“好东西”,祝虞哥享用愉快!

    我……我我…绝不能自己打自己脸!说不歧视尿就说道做到!

    在小强温柔目光注视下,我微笑着咬着牙,一口接一口将菜全部吃掉。

    然后,半夜悄悄起床吐到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