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4集 伏地魔

第24集 伏地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蝽七。

    蝽七坐在一片叶子上疗伤。

    姿势很安静,内心很澎湃。

    腿上的伤,血已止住了;心里的伤,血还哗哗流着。

    ……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衰?

    今天。

    自己原本是十拿九稳,欣赏蚁茉花在死亡痛苦中挣扎表情的。那将是多么开心痛快的一天啊!

    万万没想到。

    偷鸡不成,反失把米;报仇不成,反失条腿!

    作为一个有尊严的流浪杀手。靠屁保命,是夸自己机智如我好呢?还是不得不承认,这是人生的奇耻大辱!

    都是那只该死的蓝虫子!都是那只该死的蓝虫子……

    蝽七不停地诅咒。

    他叹了口气,突然闭上嘴,再说下去自己恐怕真的要疯。

    作为双重残废的情场炮灰。

    今生讨个老婆生一堆蝽娃的美梦,已彻底成为泡影。只有仇恨在激励自己活下去!

    他默默把蚁茉花从仇恨榜拉下一格。

    把虞骑云排在第一位。

    看情形,蚁茉花和那蓝虫是认识的。这蓝虫什么名称?什么来历?部落住址在哪里?自己一无所知。

    唯有盯紧蚁茉花。

    蝽七双目泣血,用仅剩的一只触角指天誓:今后唯一的愿望,就是复仇复仇复仇!

    蚁茉花和那杀千刀的蓝虫等着!不能嘴刃仇人,死不瞑目!

    恶毒的碎碎念,在雨林上空飘荡……

    丛林每天都在上演着猎杀游戏。

    这样的碎碎念实在太多了。

    丛林一笑,只当个屁。

    而蝽七幽怨的诅咒在两个当事人那里,连屁都不如,因为他们根本听不到。

    ……

    虞骑云和蚁茉花一路低声笑语,归心似箭,加快了行程脚步。

    人说,患难见真情,尤其是共同见证过生死的考验。

    这让虞骑云和蚁茉花,一个是都市人类,一个是丛林动物,原本不存在任何交集的可能性,却在造物主的安排下,建立起跨越种族的生死友情。

    通过指南针和定位系统的指引,他们很快就看到了那条熟悉的猫爪藤。

    跨过,就可见到亲爱的伙伴们了。

    虞骑云和蚁茉花脸上都洋溢着喜悦。整个心情和身体都放松下来!

    ……

    但往往。

    在残酷的丛林世界,任何时候的松懈,都意味着不可知的风险,哪怕你胜利在望。

    可惜!

    蚁茉花和虞骑云都忽略了这一句话。

    正当他们离猫爪藤,还有十几步距离时,脚下的泥土无声无息地突然塌陷!

    在虞骑云和蚁茉花的惊呼声伴奏下,随着泥沙的卷动,他们双双跌入一个漏斗形的大坑中!

    泥沙滚滚,打在身上!让虞骑云和蚁茉花东倒西歪,好像地震一般。

    还没等他们站稳,坑底一阵恶心的蠕动,这场景多么熟悉呀!虞骑云骇得失声叫了起来:

    “这不是那个!那个什么……”

    “蚁狮出场的节奏!”蚁茉花扶住虞骑云,苦笑着接口道。

    话音刚落,三道麻黄色的身影破土而出!站在他们面前一字排开。六只黄色的小眼睛闪着寒光。

    清一色的带齿钉的褐牙,如圆月弯刀般在阳光下格外醒目。而身体却是大腹便便,都挺着一个被压扁的烂菠萝,加上六只纤细的手脚,让人看了又觉危险,又觉好笑。

    但虞骑云和蚁茉花此刻一点也笑不出。

    这一次真是好彩头!

    一来就是三个!个个都比虞骑云和蚁茉花高出一头,更惊悚的是中间那个蚁狮块头特别大,身高3cm,相当于人类的3米,让
诡神冢小说5200
姚巨人都要哭晕,虞骑云站在他面前简直就是个喜羊羊。

    嘶嘶……

    虞骑云和蚁茉花都倒吸几口凉气,摇摇欲坠。但他们出奇地并没夺路而逃。

    一是因为,一字排开蚁狮们瞬间极为默契地转变为三角阵型,将他们像两条鱼似的网在中间。

    二是,坡壁的流沙滑溜得就像泥鳅身上擦了润肤霜的皮肤,根本爬不出去,这点昨晚在另个蚁狮坑中,虞骑云深有体会。

    ……

    “你应该认得我。”那个大块头蚁狮微笑着,突然对蚁茉花说。

    蚁茉花看着他,表情有些微妙,抬头叹了口气:“你是坑王,蛉尼杀。”

    “你也应该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等你们?”坑王说。

    “知道,但没想到你那么快就知道你弟弟的事。”蚁茉花语气充满苦涩。

    “你们在说什么,他弟弟是谁?”

    虞骑云拉拉蚁茉花的手悄声问。他被这两个卖深沉的家伙,搞得爆头。

    “我来告诉你,我弟弟叫蛉无忌,就是昨天被你杀死的那个蚁狮。”

    还没等蚁茉花开口,坑王看着虞骑云微笑着回答。

    靠!是那个来生还要吸自己的臭基佬!

    虞骑云有点恶心,舌头打卷。

    想起昨晚那家伙临死时,戏谑的眼神,浑身还忍不住涌起鸡皮疙瘩。

    ……

    蚁茉花低下头,不说话,心里很后悔。

    今天,她和虞骑云道别后,本想在回家路上,将蛉无忌的尸体和坑一起掩埋的,等几场大雨过后,里面的气味就会被雨水清洗的无影无踪,即使坑王找到,也无法判断是谁杀了他弟弟。

    可是自己中途又返回火蚁领地,去找虞骑云,而在仓促之间,又忘了提醒队员去做这件事。

    不料,坑王这么快就察觉到弟弟的死亡,一定是循着虞骑云腿上伤口的气息,一路追踪,由于虞骑云两次进出猫爪藤这一带,老谋深算的坑王一定想到,这是虞骑云的必经之路,所以特意选择在这片泥沙比较松软的地带,带领手下设伏,守株待兔!

    蛉尼杀也在看着她,目光交汇,两人的表情都很微妙。

    蛉尼杀眯着眼,盯着蚁茉花: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以前你掉到过我的坑里,我放了你走。”

    “你知道,为什么吗?”

    蚁茉花沉下眼陷入回忆。

    她是记得很久前,一次外出觅食时,掉进过一个大泥坑,当时吓得灵魂出窍。

    因为她知道,这是蚁狮挖的坑,掉入坑里的姐妹,还从来没听说过,有谁能活着走出来。

    然而,坑中的那个蚁狮沉默看了她一眼,居然一声不吭,又钻进土里再也没出来,让她奇迹般地绝处逢生。

    到现在她还莫名感慨。一直认为是大地母亲在护佑她呢。

    ……

    蚁茉花瞪大眼睛,将蛉尼杀的面孔和那只蚁狮的面孔重叠起来,好像明白了什么。

    坑王蛉尼杀看着她表情,微笑着又继续说:

    “你记起来了吗?”

    “我在很小时候,有一次被一头该死的野猪踩成重伤,躺在地上快渴死了,是你用嘴喂水给我,救了我的命。”

    他语气平缓,目光定格在远方。

    “因为那时我还太小,不知道你是蚁狮,是我们蚂蚁的天敌。”

    蚁茉花语气很平淡,表情异常复杂。

    她没想到。

    自己当年偶然间救助的一只可怜的受伤小虫,居然是蚂蚁的天敌蚁狮!

    更没想到。

    这当初奄奄一息的小虫,竟然成长为让蚂蚁谷所有部落闻风丧胆的一代坑王!

    成为恶梦般萦绕在每个外出蚂蚁心中的——

    伏地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