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5集 你特么还真有种

第25集 你特么还真有种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说的也是,如果你知道我是蚁狮,当然不会救我,很可能当场就把我咬死。”

    坑王的目光回到蚁茉花身上。

    “不是可能,是一定!”蚁茉花冷冷道。

    坑王笑了一下,语气依旧平和:

    “不过,我蚁尼杀一向恩怨分明,不管你是有意还是无心,你救了我,我就会回报。”

    “所以,那次我不仅放你走,而且以后我当上老大,还告诫我每一个手下,尽可能不去猎食你的同胞。当然,除了我那不听话不争气的弟弟外。”

    蚁茉花点点触角承认,他说的是事实,除他弟弟蛉无忌外,的确很少有蚁狮骚扰她们部落。长久以来,让部落上下一直在庆幸,这也一直是个难解的迷团,今天才知道真相。

    她不禁抬眼望向坑王,升起些许好感,在丛林,讲义气的坏人并不多见。

    “但弟弟再不争气,也是亲人。恩人再怎么好心,也是外人。”

    坑王蛉尼杀话锋一转。

    “你们不该杀我弟弟。”

    他眼神变得锋利起来。

    “那我们就该任人宰割吗?你弟弟残食了我们多少姐妹?我们连反抗的权利都没有吗!?”

    蚁茉花激动地咆哮,语气有些失控。虽然蛉无忌是虞骑云干掉的,和她们蚂蚁没有直接关系。

    但虞骑云是做了她们想做却做不到的事,她愿意和虞骑云共同承担这个所谓的罪名!

    “是——的!”

    “只有强者才有资格制定游戏规则,只有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才有资格笑傲丛林法则。”

    坑王的目光突然变得很冷。

    “你是吗?一只鸟就能把你吓尿,一头猪就能把你踩死!什么食物链顶端,不过是一群可怜虫!”

    蚁茉花轻蔑一笑。

    坑王两个手下气得暴跳如雷,嘶吼着要冲上去,蛉尼杀面色又浮现微笑,示意他们稍安勿躁。

    “呵呵,你说的对极了。”

    “我还真特么被鸟吓尿过,也真特么差点被野猪踩死。蚁狮一族,的确不是站在食物链的顶端,但我们这些你眼前的可怜虫,偏偏可以……”

    他声音停来下,用嘲弄的眼神看着蚁茉花,一字一顿说:

    “偏偏可以决定你们蚂蚁的生死。”

    这句话精准地击中蚁茉花的自尊心。

    让她脸上流露出本能的无力、羞耻,和深痛的悲哀。

    也让作为地球上食物链真正最顶端的,主宰一切生灵的人类虞骑云,陷入深思。

    虽然,他现在只是一个蚁茉花她们口中渺小的人虫。

    人类啊,这个高高在上的物种。

    当我们主宰一切动物生死时,我们真的可以肆意地对他们羞辱,戏虐,残杀吗?

    ……

    “之前你救了我而我又回报你的部落之后,我们的恩怨已一笔勾销。所以,今天你必须死,他作为罪魁祸更必须死!”

    “而且,你的部落姐妹,从今以后,请你放心,我和我的手下每天都会好好照顾她们。”

    蛉尼杀的语气十分优雅。

    “你不用担心,你看不到这一切,当我把你嚼碎,吃进肚子里的时候,你的**你的灵魂你的意念,就将化为我宝贵身体的一部分。”

    “当你的姐妹在我们嘴里痛苦撕嚎时,你会通过我的眼睛,看到这一切!”

    蛉尼杀的笑容异常狰狞。

    蚁茉花全身颤抖。

    她知道,根据坑王以往阴沉狡诈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他说到就一定会做到。

    一想到,每天许许多多的姐妹,在痛苦中被他们吸干撕裂,她心痛欲绝,努力想在蛉尼杀面前表现
明末之奴隶的咆哮sodu
镇定无惧,却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生理反应。

    蛉尼杀对蚁茉花惨然的表情很满意,他转过脸,不再理她。

    用审视的目光,一寸一寸扫视虞骑云。

    从虞骑云矮小的个头,单薄的身体,小小的嘴巴,短短的牙口,再到比一般虫子还少两条腿的四肢,他甚至低下头,端详起虞骑云的十根手指,现对方居然连像样的爪子都没有。

    他又慢慢绕到虞骑云身后,眯起眼,仔仔细细观察虞骑云的屁股,果然是光腚,一根刺都看不到。

    蛉尼杀,心里失望得简直要笑出声来,这货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奇葩?

    这个连丛林普通虫子,最基本的生存“标配”都没有的怪家伙,用他纵横雨林这么多年的眼光看,简直弱爆了!

    良久,他慢慢踱回虞骑云面前,和蔼地问:

    “我搞不懂,你这么弱的虫子,是怎么杀死我弟弟的?”

    “活活掐死的!”虞骑云哈哈大笑。

    对待这样故作嚣张的家伙,就要比他更嚣张!

    这当然是赤果果的谎言,人类和其它哺乳动物,可以用手掐住脖子,闭气而亡。

    但昆虫和其它大多数节肢动物,除嘴巴以外,一身满是气孔,空气自由进出,就算嘴巴被水泥封住,也能畅快呼吸,怎么可能会被活活掐死?

    ……

    蛉尼杀沉下脸:

    “你明明是用尖利的物体,刺穿我弟弟的眼睛,让他脑浆迸裂,流血过多而死。”

    “我很想知道,你是用什么东西,击杀我弟弟?”

    他不等虞骑云开口,又道:

    “说实话吧,我们会让你们两个都死得痛快一点。”

    “哦,怎样死才叫痛快,怎样死才叫不痛快?”虞骑云居然兴致勃勃问。

    他要尽量拖延时间。

    他要尽快想出脱身的办法。

    正面对抗,仅凭肉山大魔王一般的坑王自己,就能碾压虞骑云和蚁茉花。

    虞骑云叹气连连。

    这是自己,自从吃了变态果被缩小后,不到两天时间,遇到的第四次生死危局。

    前三次,都凭借过硬的智商,与对手斗智斗勇,有惊无险,最后取得胜利。

    这次呢,这么近距离地面对面,还能化险为夷吗?

    芝麻脑开门芝麻脑开门……

    “你特么还真有种啊!居然敢问这个问题?”坑王两个手下桀桀笑了起来。

    丛林的猎杀世界,没有怜悯之说。

    狩猎者一旦捕到猎物,都会第一时间吃掉,只是过程因人而异。

    痛快点的,会从头开始吃,让受害者第一时间失去呼吸。

    残忍点的,会从脚到头,吃甘蔗一般,一点一点咀嚼,吃掉一半身体时,猎物的眼睛还在转动,细思极恐,简直惨绝人寰。

    ……

    “这个问题,不是现在用口来回答,而是之后用嘴来回答。”

    坑王蛉尼杀微微一笑。

    口和嘴,不是同一个概念吗?但虞骑云听明白他的意思,口是说话用的,嘴是撕咬用的。

    “我再问一句,你没尖牙没利爪没毒刺,那你究竟是用什么东西,杀死我那不争气的弟弟的?”

    蛉尼杀肃杀地问。语气开始不耐烦。

    他之所以对这个问题感兴趣,是因为他对虞骑云这个奇怪的种类,实在知之甚少。

    他很想知道,这从外表上弱成渣的虫子,用什么秘密武器,干掉他弟弟的?他弟弟虽然顽劣,实力却不弱,比眼前两个手下还要强上几分。

    只要知道虞骑云的秘密武器是什么,下次再遇到这个怪虫的同类,知己知彼,也好从容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