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9集 谢谢,我们不吃

第29集 谢谢,我们不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停停停……越安,你快撒手!”

    “我快被你抱得喘不气来!”

    “帅哥我,性取向是纯洁滴。”

    “如果你是妹纸,你想抱多久就抱多久……”

    虞骑云嬉笑着,从越安怀里挣脱。

    “美女,我来了!”

    看向李妖娆,突又装得久别重逢眼泪汪汪的样子,张开双臂,口水飞溅着,朝截拳道妹纸扑过去,想来个色色的熊抱。

    却一头扎进一个暖白如棉花团的怀里,原来是饭团来个“小鸡救蘑菇”,挡在李妖娆身前,他拍拍虞骑云肩膀一笑:

    “哈哈,上午你救了我,下午我救你一命,咱们两清了。”

    虞骑云眯起眼,目光越过饭团肥厚的肩膀,惊恐地看见李大美女一条最爱踢人屁股的腿,脚尖此刻正缓缓摩擦着地面,如霍霍磨着一把刀。

    没有饭团挺身而出,虞骑云就是那一头被宰的猪。

    虞骑云怪叫一声,逃得远远的。

    “咯咯咯……小样,有色心没色胆。”李妖娆一笑倾城。

    ……

    差点就生离死别。

    让蚁桃花她们和教官蚁茉花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还时不时,用惊讶和崇拜的目光瞟上虞骑云一眼。

    看得虞骑云一脸臭屁样,他当然知道一定是蚁茉花在对她手下队员,宣扬自己如何智斗蝽七如何戏虐蛉尼杀,打得让蚂蚁部落人见人怕的杀手和坑王一败涂地的神勇风姿。

    虞骑云微笑向她们走去,他要亲身去感受一下路人转粉的美妙时刻。

    还没走到跟前,就听见蚁苹花用无比崇拜的口吻说:

    “教官你真聪明啊,竟然想到用尿去救人。”

    “嘻嘻,尿好骚啊,他能喝下去吗?”

    “他很爽快呀,喝得一滴不剩呢!”蚁茉花不无得意地说。

    不会这么重口味吧!

    真的?

    真滴!

    他好贱哦!

    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

    四只女蚂蚁笑作一团。

    虞骑云含着泪,默默走开。

    ……

    “吃饭啊!吃饭啊!”

    “饿死啦饿死啦……”

    皂皂挥舞着小胳膊,冲到饭团跟前,去扯饭团鼓鼓的背包。

    小吃货这一声惊天霹雳的喊叫。

    让所有人和蚂蚁的肚子咕声齐鸣,舌头牵着牙齿的手,不停地跳舞抗议。

    这几个人类从昨天缩小到现在,几乎两天没好好吃什么东西了。

    一开始是被缩小的巨变,吓得忘了吃;后来又被火蚁捕获,马上被虫吃,那有机会吃;刚才又在焦急等虞骑云他们,根本无心吃。

    现在都饿成5张扁扁的扑克牌,肚子再不吃东西,那脑子就该吃药了!

    众人七手八脚,将饭团包里的食物,抖了一地,还剩三小瓶矿泉水,五人只好分着喝。

    “你们过来一起吃东西!”虞骑云远远朝蚁茉花她们挥挥手。

    虞骑云知道,她们几个也饿了一天了,虫是铁饭是钢,三顿不吃泪汪汪。

    蚁茉花带着队员,扭扭捏捏地走了过来,看到地上五颜六色奇形怪状的食品外包装,都吃惊地瞪大眼。

    “你你…你们就吃这个?”苹果脸蚁苹花见了鬼似的,一脸惊吓。

    “这这……这个红得像箭毒蛙的屁股,那个黄黑相间那么斑斓恶心,简直是个毒蘑菇啊!”

    馒头脸蚁兰花瞪着红罐装的八宝粥和一长条黄黑相间的饼干,捂着嘴尖叫。

    ……

    丛林如江湖。

    老江湖都知道,色彩鲜亮或者斑斓的静物和动物,往往都有毒。

    这一条经验堪称无价,是无数个刚踏入丛林社会,热血但又冲动的年轻昆虫,用宝贵的青春和生命换来的。

    蚁茉花和蚁桃花对视一眼,都皱起了触角。

    这些人虫,不仅长得怪,连吃的东西都怪,尼玛玛的,什么地方都怪,不断地刷晕她们的三观。

    饭团气得肥脸通红。

    这些虽然是市买的,不是他亲手做的,但也是食物。

    作为一个小有名气的食神,他不允许任何人,或,者,动,物,侮辱他眼前的食物。

    他决定给这几个没
美酒供应商最新章节
见过世面的小蚂蚁科普一番,好好教育教育。

    “我吃给你们看!”他说。

    “刺啦”撕开饼干包装,抖出饼干,咯吱咯吱大口嚼了起来!

    好像瞬间大伙都明白语言是苍白的,行动才是第一说服力,又或者怕饭团借教育之名,将食物一扫而光,

    皂皂一马当先妖娆紧随其后,这几个席地而坐的人类,扯香肠的扯香肠,啃面包的啃面包,在蚂蚁妹纸们惊惧的目光下,凶猛地大吃起来,像一群饥饿的恐龙。

    在一阵醉人的饱嗝打响之后。

    大伙们瘫软在地,身心舒泰。

    “你们看,没毒啊,好吃得不得了!”

    虞骑云拍拍肚皮,扔起一袋饼干到蚁茉花怀里。

    蚂蚁,和人类以及其他大中型的哺乳动物不同,一切听觉和嗅觉,都依靠她们的两根触角。

    准确的说,触角不是长在蚂蚁的头上而是长在脸上,而且正好位于眼睛和嘴巴当中。就相当于人类眼口之间一个分叉的鼻子,但又不仅仅是鼻子,因为昆虫的触角又同时具备耳朵的功能。

    所以,当虞骑云他们在大快朵颐时,那一袋袋缤纷的气息,弥漫在她们敏感的触角四周,诱人的香甜不断冲击着她们舌头上的味蕾,口水早已悄悄留了一地。

    蚂蚁最喜欢甜食。

    因为糖的主要功能是提供热量,比如人类,人体所需的7o%左右的能量都是由糖提供,蚂蚁也不遑多让,她们满世界跑来跑去忙忙碌碌,每天都需要消耗大量的热能。

    而且,糖的主要成分是碳水化合物,易于吸收和消化,大大节省体力和时间,对于一惯勤俭节约和惜时如金的蚂蚁,自然是喜爱的不要不要的。

    所以,在人类的厨房里,一旦侦查蚁现有糖块或其他甜食,勇敢的蚂蚁们宁可冒着被踩死的风险,也要全家老少齐上阵,能偷一点是一点。

    虞骑云扔给她们的那一袋饼干,正是甜津津的蔗糖饼干。

    ……

    年轻人终究是年轻人。

    再说天可怜见,已经扎扎实实饿了一天了。

    蚁苹花和蚁兰花,心和嘴都蠢蠢欲动。

    但饿归饿,作为蚂蚁部落的遵纪守法好公民,领导还没话呢。

    她们抬眼,巴巴儿望着蚁茉花教官。

    蚁茉花看了看她们,读懂了她们的眼神。

    叹了口气:“你们吃吧!”

    “教官万岁!欧耶!”

    蚁苹花和蚁兰花欢呼着,正要依葫芦画瓢,模仿这几个人虫,撕开包装抖出饼干。

    却听一个声音道:“你们不能吃!”

    蚁桃花沉下脸走过来,一把夺过饼干:“部落章程第三章第四条规定,任何陌生和不熟悉的食物,都不许吃!”

    “违反条例者,看守墓园一个月,而且那一个月里每天只能吃一顿饭。”

    听到要看守墓园一个月,蚁苹花和蚁兰花目露恐惧,双腿一软,差点坐在地上。

    虞骑云和伙伴们也个个张大了嘴。

    “我了个去!这也太狠啦吧!”

    如果让饭团和皂皂去墓园守一天,还没被吓尿,人就已经疯了。

    “没事,这处罚我来领,别吓着她们。”蚁茉花微笑着。

    “可是教官,根据部落章程第三章第五条规定,教官如果主动代替学员受罚,那么处罚将加倍,也就是看守墓园两个月,还……”蚁桃花皱着触角说。

    “这些,我都知道。”蚁茉花一摆触角,打断她的话,伸手从蚁桃花手中拿回饼干,重新递给蚁苹花。

    蚁苹花没有伸手接,突然肩膀耸动,扑进教官怀里,泣不成声:

    “茉花姐,我不饿我不饿……”

    蚁兰花一脸恻然,伸手接过,弯下腰,将饼干轻轻放回虞骑云脚下,说:

    “谢谢,我们不吃。”

    ……

    附《人虫日记》:

    小强笑嘻嘻:你们不吃给我吃!

    又撅起嘴对我说:当蚂蚁真累!吃个东西还那么多规矩。

    我笑:当你们蟑螂就不累吗?

    小强伸个懒腰:还好还好,想吃就吃,想睡就睡……

    我接口:想偷就偷!那个油。

    小强气得小脸通红:你懂个屁!人吃多了油,胆固醇容易升高,我是帮你们人类节省医药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