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0集 牙齿与舌头齐飞

第30集 牙齿与舌头齐飞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真特么一群笨蛋!你们不说,谁知道你们吃没吃!”

    虞骑云忍不住爆粗口。

    当然,作为正义与善良齐飞,头与球鞋一色(蓝色)的人类好青年。

    并不是在提倡撒谎,而是他始终觉得善意的谎言也是心智成熟的一种体现啊。

    很遗憾,现场的蚂蚁妹纸们没有人类的花花脑只有动物的一根筋。

    听了虞骑云这话,蚁脸个个涨得通红,像咖啡加了红糖,触角唰唰唰的都竖了起来!

    四只蚂蚁凶着眼将虞骑云团团围住。

    把小伙伴们都唬住了,纷纷站了起来,只有虞骑云还赖在地上。

    ……

    “我们蚂蚁做任何事都坦坦荡荡。”蚁桃花说。

    “我们蚂蚁任何时候都不能撒谎。”蚁兰花说。

    “我们蚂蚁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姑娘。”蚁苹花嗲嗲说,触角严肃地翘起来,还顺便踢了虞骑云屁股一脚。

    “你们真特么可爱……”

    虞骑云呆了一呆,蹦出这一句话,双手护住屁股。

    心底却在抓狂:

    是谁这么妖孽?把她们的小脑瓜洗得这么一穷二白,机智如我的脑细胞全给洗衣粉冲到下水道里了。

    这简直是传销界的霸主啊!

    “起来好好说话!”众蚂蚁一起怒吼!

    这吼声震天响,虞骑云头炸开,像弹簧一样跳了起来!~

    “你可以侮辱我们,但不可以侮辱我们的纪律!”蚁苹花抬腿,又要踢虞骑云的屁股。

    “好了!”蚁茉花教官一摆触角,示意苹果脸将腿放下,对虞骑云正色说:

    “我们蚂蚁虽然人数多,但个体太小,没有纪律,我们就没有秩序,没有秩序,我们就无法团结,没有团结,我们将很难在丛林里活下去。”

    虞骑云和伙伴们歪着头,排排站好,手都背在身后,像小学生一样,听蚁茉花老师讲课。

    个个都被“没有就没有”的绕口令绕得晕倒,脑细胞都吐出了白沫。

    ……

    茉花老师梳了梳触角,继续解释:

    “比如说,我们五人的蚂蚁觅食小队,走在路上,突然一阵大风刮来,没组织纪律的,只能各干各,四处乱跑,结果被风吹得一个不剩,全军覆没。”

    “而有组织有纪律……”蚁茉花停下来,盯着虞骑云的眼睛,微笑道:

    “我们会手牵手,趴在地上,这样风就不容易吹动我们,就算风把我们五个人都吹起来,我们伙伴连成一线,也不会失散一个人。”

    “听懂了没有?”

    蚁苹花见虞骑云还一脸白痴样,终于忍不住又踢中他屁股一脚。

    “懂了懂了!”虞骑云堆出满脸的假笑,一挑大拇指,“你们教官太有口才啦!”

    “那是!我们茉花姐姐可讨女王妈妈喜欢啦!”蚁苹花傲娇地抖着触角,一脸臭屁。

    “妈妈?你们都是女王生的?”

    “那那…你们都是公主啦!”

    虞骑云有些结巴,心中一喜:

    尼玛,以后跟着公主混,好吃又好喝生活乐无边。

    “咯咯咯咯咯……”

    在场蚂蚁妹纸们都咯咯笑了起来,像5朵乱颤的咖啡花。她们像瞧一只逗比熊一样围观虞骑云。

    “笨蛋!我们不是公主是工蚁。”

    馒头脸蚁兰花打了一下虞骑云的脑袋,笑得弯下腰。

    “是啊,骑云。”越安上前含笑补充,“虽然部落里所有的蚂蚁,都是女王生的,但只有以后能婚飞生孩子的女儿,才称为公主。”

    “也也…也就是说,你们以后都不能结婚生孩子。”

    虞骑云愣愣看着眼前这几张青春朝气的面孔,突然觉得这几个蚂蚁妹纸很悲凉很可怜。

    现场一片沉寂。

    这句话仿佛不经意间刺痛了,隐藏在蚁茉花她们心灵深处的某根神经。

    刚才的笑容来不及回收,还停留在脸上,却比哭还难看。

    ……

    李妖娆无声无息地走到虞骑云身边,微笑着,抬脚轻轻放在虞骑云的鞋面上,突然狠狠地旋转,痛得这口没遮拦的蓝色货,牙齿和舌头齐飞。

    李妖娆是女性。女蚂蚁也是女性。

    只有女人最了解女人。

    她在读高中时,有好几次躲在被窝里偷着乐,对孩子的话题想了无数遍:

    宝宝要一个呀还是要两个?男孩叫什么名字,女孩叫什么名字?

    哦对了,还有该买什么牌子的奶粉好呢?听说姑父二婶子的大姨妈,经常去新西
电影世界大红包无弹窗
兰,我靠,那里的奶牛可是在纯天然牧场长大的,那奶质杠杠的呀……

    ……

    是啊。

    结婚生孩子,几乎是每个女人一生必须的幸福元素。没长子宫的女人就像长了子宫的男人一样,都是杯具啊。

    想不想生,是一回事。

    能不能生,又是另一回事。

    想生却不能生,这回事,是所有女人和女虫都不想面对的。

    还好,作为聪明伶俐的人类,不孕不育这一反自然的现象,得到了较好的解决。

    但勤劳又听话的工蚁妹纸们呢?

    ……

    “哦,你们女王妈妈好厉害,这些规章制度都女王制定的吧?”机灵的越安及时转换话题。

    “不是,是芭枝院长。”蚁桃花说,她脸色恢复平静,不再之前那样看了让人心碎。

    “吧唧吧唧,吧唧院长?这名字猴赛雷呀。”饭团猥琐地笑了起来。

    “不是吧唧,是芭枝啦。”蚁兰花眼一瞪,露出牙齿,把饭团的脖子都吓得缩没了。

    “是芭蕉的芭,树枝的枝。”蚁苹花双手比划着,哼了一声。

    这胖子真讨厌!不仅人肥,胆儿也挺肥呀,竟敢嘲笑她们严厉的院长大人。

    “啊,你们也有孤儿院啊,她好严吧!”皂皂缩着脖子,咬着手指怯生生说。

    一提到院长这个称谓,她本能就认为是指孤儿院,在脑海里浮现出她们孤儿院院长那一张凶巴巴的面孔。

    其实她们院长人很慈爱,只是偏偏对皂皂很严,因为这小食兽实在太凶猛,常常抢其它小盆友手里的馒头,张牙舞爪的,吓得有的小盆友,半夜梦见皂皂都会尿醒。

    “哈哈哈……”

    蚂蚁妹纸们又笑的花枝乱颤。这些人虫怎么这么搞笑,孤儿院?有女王妈妈在,部落里怎么会有孤儿呢?

    啊呸!这些人虫真是一个比一个笨。

    “呵,不是啊,她是我们部落生存学院的院长。”

    蚁兰花走到皂皂跟前,用触角摸摸小吃货的头,她看出皂皂是这几个人虫当中唯一的一只“小虫子”,对她生出本能的亲昵。

    “咦,你们蚂蚁也有学校!你们也要上课?”5个小伙们都惊讶地鼓圆了眼睛,连生物小百科越安都张歪了嘴。

    我擦嘞,这真成了童话故事啊!

    “对呀,我们未成年的蚂蚁按部落规定,都要去生存学院学习!我们几个现在就是初级班的学员。”蚁桃花缓缓说。

    苹果脸蚁苹花嘻嘻一笑,用手勾住蚁茉花的肩膀:

    “当当当当!向大家隆重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5个人的带队教官——蚁茉花姐姐!”

    “我是学员蚁苹花!”她又对众人扬扬触角。

    蚁桃花:“我是学员蚁桃花!”

    蚁兰花:“我是学员蚁兰花!”

    茉花兰花桃花苹花……额滴神呀!一群真真儿的村姑啊!

    饭团吱吱想笑…却拼命捂住嘴巴。

    从小在都市长大的他好久没听过这么土的名字了,不过他现这几个蚂蚁妹纸还真心惹不起,君不见她们的手爪寒光闪闪吗。

    他是忍住了,有人忍不住。

    就听耳边,哈哈哈哈爆笑声…

    旁边一个蓝头捂着肚子笑得弯下腰,差点就滚到地下。

    ……

    “你觉得我们的名字很好笑!”

    蚁茉花教官眼神突然很锐利,盯着虞骑云那一张笑得很贱的脸,她双手的爪子轻轻转动着。

    虞骑云冷不丁一个寒战,笑声立停,直起身,手往脸上一抹,立马戏剧性地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

    “茉啥花的教官,您老误会了,我笑是因为你们的名字让我好温暖好亲切……我妈就叫杏花。”

    大腿突然被人踢了一脚,转头看见李妖娆瞪着他。

    “真的!”虞骑云眼神很无辜。虞骑云没撒谎,他母亲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女子,还真的叫杏花。

    李妖娆狠狠又抡他一脚,好像在说:

    既然你妈也叫什么花的,你还笑人家土!该踢!

    这两脚仿佛真把虞骑云踢羞愧了。

    对呀,自己的母亲就是村姑,自己就是不折不扣的村二代。

    虽然很早就随爸妈搬到都市里生活,但家乡的青山绿水一直在梦中萦绕,母亲插秧回来那一脚的泥土芬芳,不也一直存储在鼻腔的记忆细胞里吗?

    我是村娃我自豪!

    虞骑云抿起嘴,心里重重一点头,看见一旁饭团这丫还在忍啊忍的憋啊憋。

    一脚回敬在他肥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