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38集 是惊喜还是惊吓

第38集 是惊喜还是惊吓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月光洒落窗前。

    女王和蚁婷花都以独特的视角打量对方,两人同时噗嗤一笑。

    “你这丫头,脖子酸死你,活该!”

    “跟你说了一万遍,和娘说话时,不必抬头,你这倔虫子,就是不听!”

    女王疼爱地摸摸蚁婷花的脖子笑说。

    “不看女王大人的脸,小的怎知道您的心思呢?再说,我抬头看您脖子会酸,那您低头看我,脖子就不酸吗?”

    蚁婷花嘻嘻一笑,把脸埋在女王手里亲昵地蹭了蹭。

    “你这孩子,每次和娘说话,左一个女王大人,又一个您,年纪越大,越把娘当外人了,我记得小时候,你可是娘亲娘亲的叫得别提多嗨,那小嘴儿可是比蜜还甜上1oo倍!”

    蚁婷花小脸一红,扭扭捏捏说:

    “女王大人呀,那时婷花小不懂事,芭枝姐姐哦不芭枝院长在学院里,可是再三教导我们,无规矩不成方圆,家大业大,尊卑有序,除公主姐姐们外,我们所有的工蚁和兵蚁姐妹都要称您为女王大人,否则按部落章程严厉处罚。”

    听了这话,女王触角微皱:

    “芭枝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脑子一根筋,做人太死板!脾气太冲!对你们这些亲妹子管得太严了!都是我生的,连娘都不许叫了!”

    “改天我真要好好教训教训这驴脾气,再不改改她那又臭又硬的木瓜脑袋,我就把她这个生存学院院长给撤了!

    看见女王母亲好像真生气了,婷花捂着嘴,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咦!今天到底有什么大事,你这丫头怎么亲自来通报了?”女王狐疑地盯着蚁婷花的眼睛,想看出些端倪。

    小丫头不吭声。

    从容地仰起脸,让母亲看了个够,她脸上远看写满了秘密,近看又仿佛什么都木有。

    “靠!这小妮子,什么时候开始有城府了,会藏心事了?”红根女王有些吃惊,带着一丝欣喜。

    又在心里微微感叹:看来女儿们在悄悄成熟起来了,前一段时间,部落很多事情都不太顺利,让她焦头烂额,忽视了身边这些孩子们像雨后春笋一样,已经一天天长大了。

    这丫头亲自来报,绝不是闲的没事干,肯定有什么突状况生,希望这事是惊喜而不是惊吓!女王心里默默念叨。

    ……

    “叫统花进来!”

    她吩咐,既然小丫头不说,那就让会说的人来说。

    “是!女王大人!”

    “叫我娘!”女王一把掌狠狠打在婷花翘起的屁股上,小丫头尖叫。

    “是…女女娘!”婷花捂着屁股屁颠屁颠地逃向门外,小脸通红,刚才卖弄的深沉荡然无存。

    一分钟后。

    蚁婷花领来一个走路一瘸一拐的咖啡色蚂蚁来到女王面前。

    她叫蚁统花,现任统计部长。

    “女王大人好!”她低头弯腰鞠躬。

    “叫我娘!”女王哼了一下。

    “是,女王大人!”蚁统花头更低。

    “触角聋了!叫娘!”女王吼。

    “遵命!女王大人!”蚁统花腰弯成一张弓。

    噗嗤!

    在一旁的蚁婷花忍不住笑出声来,女王狠狠瞪她一眼,她赶紧捂住嘴。

    红根女王欲哭无泪,这榆木脑袋!

    要不看在统花是残疾人而且工作兢兢业业的份上,早就一脚踢在她屁股上。

    女王心里抓狂:

    芭枝你这臭丫头
中场统治者笔趣阁
把我的乖女儿们,个个训成胆小如鼠的痴呆儿,你等着你等着……等忙过这段时间,老娘我让你去掏大粪去!

    在红根部落里,“用嘴处理粪便”是犯了错的蚂蚁们的专属工作之一,其恐怖程度仅次于看守墓地。

    而这项处罚条例的制定人,正是女王口中的臭丫头蚁芭枝,她不仅是部落的生存学院院长,更是整个工蚁部门的最高行政长官,除女王外,就属她的权利最大。

    这位蚁芭枝,在女王数百万女儿当中,不仅是年龄最大的一个,而且为人处世最为理性,思路清晰井井有条,如人类手中的电脑一样,包办了部落所有规章制度的制定和执行。

    这的确给女王省去了很多麻烦。

    让女王可以一心一意的在卧房里生儿育女,完成部落繁衍的最重要工作。

    这一点,女王是极为欣慰的。

    而同样,电脑无情,芭枝仿佛比电脑更无情,虽然都是同胞姐妹,但她处罚起来,绝不眨眼更不手软。

    她生来就有浓郁的“纪律洁癖”。

    任何人任何事,只要违反她制定的部落规定,凭借她在纪律方面极为敏锐的本能感应,都会在第一时间来到事现场,对当事蚂蚁又快又准又狠地做出处罚!

    提起她的名字,整个部落姐妹个个心惊胆寒,做梦都会尿醒,偶然打闹嬉笑时,一喊芭枝院长来了,立刻抱头鼠窜。

    除女王她还不敢过分造次外,连公主的日常言行,她也会横加干涉,弄得几位部落未来的继承人很不开心。

    以上种种,正是红根女王气恼的地方,这女儿太霸道太独断太死板,她甚至怀疑部落每况愈下,是不是跟这臭丫头呆狠的管理有直接关系。

    女王莫名感觉。

    自打任命蚁芭枝为部落工蚁的最高长官和生存学院院长后,虽然她是省心了不少,但部落气氛倒是越来越死气沉沉了,很多孩子见了她的面,畏畏缩缩,规规矩矩,简直不是她亲生似的。

    可,除了她,还有谁更胜任呢?

    蚁婷花吗?这丫头太贴心了,唉,自己是一刻也离不了的。那蚁茉花倒是不错,要理性有理性,要感性有感性,可惜年龄太小,难以服众……

    红根女王左思右想,实在找不出合适的人替代蚁芭枝。

    所以,让蚁芭枝去掏大粪什么的只是女王自嗨的气话而已。

    ……

    “说吧!”

    她心里一声长叹,柔声吩咐蚁统花。

    看着统花一条残疾的腿,心里涌起一股母性本能的怜爱。语气不禁柔和起来。

    唉,这也是一个苦命的娃啊。

    统花原本是一个春花烂漫的孩子,可是一次外出采集水果时,被射水鱼喷水击落到水里,还好万幸逃回一条命,但悲催的是一条腿被鱼给咬残了。

    这丫头从此以后,性情大变,由活泼可爱变为沉默寡言,还好脑子机灵如旧,对数字极为敏感,心算能力在部落所有的蚂蚁当中,独一无二。

    所以,蚁统花不仅被女王任命为部落统计部部长,还被蚁芭枝请去做生存学院的专职数学老师。

    ……

    附《人虫日记》:

    我问:小强,这个院长你怕不怕?

    小强缩了缩脖子。

    突然问:那你也太毒了吧,让骑云哥哥妖娆姐姐他们进去,不是羊入虎口吗?

    谁是羊?谁是虎?

    你以后自然就知道了……

    哈哈哈哈哈!

    我笑得神秘兮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