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1集 要脸还是要命

第41集 要脸还是要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黑色,是所有色彩中,最容易产生恐惧联想的颜色。

    因为在人类世界和动物世界,几乎所有的恐怖事件都披着黑色的外衣。

    雨林今天,注定迎来一个不眠之夜。

    在陌生的黑暗中醒来,人类通常的反应是尖叫,嚎哭,惶恐,怔,沉默。

    虞骑云他们第一的反应五毒俱全。

    尖叫的是李妖娆。

    这尖叫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当她从昏迷中醒来,让她再次闻到鼻尖上一股清晰的尿骚味!这对于一个那么爱干净爱美的傲娇女生,怎能不令她抓狂呢?

    嚎哭的是皂皂。

    黑漆漆的四周,仿佛鬼影重重,让她这个9岁的小朋友,产生无数影视剧中一切有关黑暗的恐怖联想,仿佛有无数只看不见的怪物围绕着她,手牵手,阴笑着跳着开餐前的舞蹈。

    所以,我们要告诫每一个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可千万别看恐怖片啊!

    惶恐的是饭团。

    他倒是想叫,却又不敢叫,怕一叫又招引来比黑暗更恐怖的存在。

    他紧紧用手捂住嘴,这让他又再次感觉嘴里一股特别的酸爽滋味,貌似那位翠花姐姐对他情有独钟,抹在他脸上的尿,分量比别人都足。

    怔的是虞骑云。

    这回真的呆住了,作为团队的领袖,让亲爱的伙伴们遭受如此骨骼清奇的迎接仪式,完全出他对剧情的理解范围。

    我去!为什么是这样?

    只不过借个宿而已,尼玛!一进门就是当头一尿!

    更让人懵逼的是,不是尿一次而是以后进出门次次都尿!虞骑云呆呆地苦笑,这蚂蚁世界还真不是正常人能够呆得住的,是可忍,尿不可忍!

    要脸还是要命?

    这是一个哈姆雷特式的痛苦选择。

    沉默的是越安。

    虽然蚂蚁变态的举动,让他也是一脸尿迹纵横,不过醒来后,他很快就镇定下来,对于一个生物爱好者,一切非人类的现象,都值得研究和学习,总归有一个过程不是?

    丛林,适者才能生存。

    这是一切生命法则中,恒古不变的真理,虽然做起来很难,但别无选择。

    ……

    在一阵惊慌失措后。

    大家纷纷掏出自己牛仔裤里的手机,点开屏幕,尽快驱散这眼前渗人的黑暗。

    之前,还在雨林草丛开会时,包括虞骑云在内,手机没电或微电的,早已更换了一块备用的太阳能电池板。

    点亮四周,擦亮眼睛。

    他们现,自己身处一个不到2o平方米的小房间里。

    不客气地说,“房间”这两个字,是要打上一个重重引号的,因为这分明就是一个纯度百分百的泥洞嘛!泥巴墙!泥巴地!简陋得令人指!

    不仅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连个窗户都没有,可以说是“家徒八壁”,让这几个都市现代人类,一夜回到类人猿!

    唯一让他们欣慰的是,手机一照,看见了出口,也就是另一个黑乎乎的洞口。

    这让他们瞬间有一种夺门而出的冲动!不过只是心动脚未动,谁知道黑幽幽的门外,有什么“惊喜”在等着他们?

    当李妖娆和皂皂现,之前她们竟然就这么不干不净睡在脏兮兮的泥地上,灰头土脸,蓬头垢面,作为爱干净的女孩子,都是一副想操家伙和蚂蚁拼命的表情!

    “哎呦哎呦!我可怜的腰啊!”

    饭团一个转身,把背包解下来,让越安帮着揉揉,不停地埋怨蚂蚁妹纸们,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

    把他这样一个身
天才高手在都市sodu
娇肉贵的肥鲜肉,如此简单粗暴地搬到地上,也不换一个疼人体贴人的姿势。

    可怜他,就这样背朝下睡了一夜,他鼓鼓的背包让他肥硕的身体弯成了一张杯具的弓型,腰都快断了!

    在蚂蚁眼里,这几个人类的背包就是他们的背,当然没帮他们从背上解下来。

    背着背包睡觉,侧躺还好,如是仰躺,那真是悲惨世界。

    被饭团这么一嚷,虞骑云的腰也应声而痛,他也是被仰躺放在地上,所幸背包没有饭团那么大,在5人中,饭团的背包是最大一个,并不是大家欺负他,而是饭团一定要自己背着食物和锅锅才安心。

    他对食材和厨具的绝对掌控,就像一些人类枭雄对权利的迷恋一样。

    ……

    在手机屏光映照下。

    每个人的脸呈现一种诡异的绿色。

    让皂皂和饭团又是一副惊恐的表情。

    于是他们纷纷把手电翻了出来。

    手机关掉,电筒一亮。

    顿时一片光明,仿佛重回人间,不再是鬼脸重重,你脸吓我脸了。

    大家盘腿围成一圈,坐在冷冰冰的泥地上,眼神和心情比泥地更冷。

    小伙伴们你看我我看你,陷入一片欲言又止的沉默……

    手机上时间,现在是凌晨3点。

    “天一亮!我就走!”

    李妖娆狠地说。

    她宁可睡在甜美又干净的花心被蝎子吃掉,也绝不再忍受被蚂蚁热情地抹上一脸尿后,再像一条流浪狗一样躺在冷冰冰的泥巴地上!

    “我跟姐姐一起走!”

    皂皂应声道,她是个聪明的丫头,一看这比孤儿院还差1oo倍的住宿条件,就知道这里的伙食肯定不会好到哪儿去!

    做为人类世界一个资深的小吃货,尿可忍食不可忍!在卫生和胃口面前,她永远选择后者,不怕脏就怕饿!

    她俩一齐看向其他三个男生。

    饭团嘴巴动了动,想说什么又忍住了,如果出去,又能去哪儿呢?

    他是怕脏怕饿,但更怕死!

    蚂蚁窝再怎么触目惊心,也总比流落丛林,随时会被捕食者吃掉好得太多。

    他转头看向虞骑云和越安。

    越安一直低着头,如老僧入定。低眉敛目的好像在想什么,又像什么都没想。

    “李妖娆,我问你,当初你一条微信,召集大家万里迢迢来亚马逊,是为什么?”

    虞骑云微笑看向气鼓鼓的美女。

    “屁话!当然是为了找夏姐姐和凯馨!你以为我们来这该死的地方旅游啊!”

    李妖娆腮帮鼓得更圆。

    “好,很简单,我再问你一个问题,我们如果死了,怎么去找?”

    虞骑云微笑,目光越坦诚。

    这就是此刻男人和女人的不同。

    是理性和感性的冲突,是眼前和长远的冲突,是计划和执行的冲突。

    李妖娆瞪着虞骑云,无话可说。

    冷静一想,这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为了找夏海伦和凯馨,就必须自己活着,要活着,就必须学会忍耐和适应一切让自己活下去的条件和环境。

    尿和泥地

    会比夏姐姐她们的命更珍贵吗?

    可是……

    可是这样的处境实在不是正常人能呆得住的,让一个漂漂亮亮的人类女生,出门进门都抹上一脸尿,还让人活不?

    李妖娆无声叹了口气。

    “我有办法!”

    越安突然挥拳一笑,笑得很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