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76集 换上新壳洗旧壳

第76集 换上新壳洗旧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地球上,绝大多数动物是靠与生俱来的“本能”生活的。

    本能意味着“思维固化”。

    所以,你把鸡蛋放入鸟窝,鸟妈妈明知这个蛋比窝里其它鸟蛋大很多,甚至比她自己还大,但依然深情款款地把鸡蛋孵化喂养。并一把屎一把尿地将这来路不明的鸡崽拉扯长大,直到以后鸟窝传出一声雄鸡报晓时,才当场把鸟妈妈吓蒙。

    因为在鸟妈妈固定思维里,自己窝里的蛋就是自己的宝宝。

    同样,只要身上有蚂蚁气味,就是一条怎么看都不像蚂蚁的蚯蚓,也能自由地在蚂蚁窝里爬进爬出畅行无阻。

    因为在蚂蚁的固定思维里,有自己体味的动物就是自己人。

    科学家曾做过一个有趣的试验:

    在蚂蚁回蚁巢必经之路,离蚁巢近在咫尺的路段用树枝划出一道线,将蚂蚁的气味完全抹去。

    结果,明明用肉眼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可爱的家就在眼前,然而不可思议的事情生了:外出收工回家的蚂蚁们竟然踟蹰不前,不知所措,居然在自己家门口硬生生迷路了!

    所幸她们有侦察兵制度,在不断搜索尝试后,终于还是现了眼前的家。

    这原因就是来源于蚂蚁根深蒂固的生存本能:眼睛不重要,气味才是唯一。

    这可笑的本能反应,让蚂蚁个个成了人类口中的“睁眼瞎”。

    不过动物只靠本能也活不到现在。

    它们也会进化。

    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改变自己的生理结构和生活习惯。

    但这是极为漫长的历史过程,动物为了适应新环境,一个小小身体变化和饮食习惯的调整,往往花费上亿年的时间。

    而人类为了对新环境的适应而改变自己原有思维和习惯的时间,可能只需短短几小时,甚至几分钟。

    所以,洗澡吗,在蚂蚁本能的固定思维里,用“口水舔洗”才是洗澡的正宗范儿,其他一切方式包括水洗在内,都是“旁门左道”,用露珠喝水可以教你,但用露珠洗澡,蚂蚁们没有这个优良传统,虞骑云他们只有自己靠自己想办法。

    ……

    读书多的人,据说不是脑子特别木就是脑子特别灵。越安是两项皆有的混血品种,还好灵的时候多余木的时候。

    在露珠没有像煮熟的鸭子消失前,越安及时地提出了“帮洗”的概念。

    之前是打算一个露珠洗一个人,但现在考虑到露珠有一人多高,吸力太大,身体进去,整个脑袋也容易吸进去,很可能被露珠活活淹死。

    所以,一个人洗时,必须要两个人同时在一旁帮忙,让洗澡的同伴,身体在露珠里面,脑袋能露在外面透气。而且递个毛巾擦个背什么的也特方便。

    同时考虑到干净原则,将洗澡分为三道程序,第一颗露珠用于三人洗头,第二颗露珠用于沐浴露清洗第一遍,第三颗露珠用来作最后一遍的冲洗。

    这办法一说出来,虞骑云和饭团都满脸冒星星地一挑大拇指。

    方法确定,那就安排洗澡顺序,按照最干净的先洗原则,越安第一,虞骑云排在第二,虽然饭团再三抗议,虞骑云和饭团身上都沾染食尸鬼的臭鼻涕,可是饭团身上显然“异味深长”的多。

    ……

    果然方法很有效。

    这三个男生,洗得特别欢畅!

    饭团甚至哼起了人类古老的歌谣。

    两个蚂蚁姐妹茉花和苹花也看得津津有味,她们很欣慰,从虞骑云他们身上,看到了蚂蚁部落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团队合作精神。

    “姐姐!你看,他们互帮互助的样子,越来越像我们蚂蚁耶!”

    蚁苹花在一旁兴奋地抖着触角。

    虞骑云越安和饭团也用感激的眼神望向她们,因为这三露珠她们挑选得太好了!不仅个头大水分足,而且位置绝佳。

    这三颗露珠位置特别好,正好是平行粘附在草叶中段位置,角度一点都不倾斜,如果是草叶的尾部,他们动静不小,一定会连人带珠一起
超级鉴宝师吧
滚下去!

    所以他们很幸运。

    ……

    但这个世界往往喜欢幽默。

    有人走运,就有人不走运。

    有人不滚,就有人滚。

    就在三个男生在露珠里洗完嗨完,正躲在蚂蚁姐妹看不见的角落,又说又笑换衣服时。远远听到一道“刺啦喷通”和两道女生的尖利惨叫。

    不远处,李妖娆抱着皂皂连同露珠一道从草叶上滚了下去!

    听到惊呼,虞骑云他们双手提着裤子冲草丛深处大声喊:

    “你们怎么了?没事吧!”

    半响传来李妖娆断断续续声音:

    “没…没事,我…我们很…好!”

    虞骑云和越安眉头一皱:

    好个屁!

    李大美女声音里明明带着哭腔!

    虞骑云连忙大喊:

    “我们过去帮你!”

    “混蛋!你们敢!”李妖娆在咆哮。

    她和皂皂考虑反正身边的蚂蚁都是女的,所以连内内都没穿,完全和雨林一切植物和动物一样,身体都是纯天然毫无修饰物,就像一歌里唱的那样:

    我的爱,赤果果。

    越安想想道:

    “她们估计没穿衣服,听声音,可能是从草上掉了下来,应该没什么事?”

    饭团义正言辞道:

    “不去看看怎么知道?万一……”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虞骑云一脚踢在屁股上:

    “说话归说话,你流什么口水?”

    三个男生正犹豫不决,就听到蚁茉花沉声吩咐苹花:“你过去看看!”

    苹花点点触角,嗖嗖窜下草,飞驰而去,不一会儿,又飞驰来报:

    “她们没事,就洗澡时从草上掉了下来了,没摔伤……”

    果然如此。

    听了这话,蚁茉花和那几个人类男生都松了口气,继续询问详细情况。

    原来基于女性的感性心理,之前她们喝水什么的,一直进行得很顺利,而且她们洗澡用的那几颗露珠,个头不大,洗澡时刚好能伸出头部,畅快呼吸,一个露珠的水量可供她们俩人同时使用。

    所以,她们也不约而同地用三颗露珠洗三次,前两次都很顺利,让她们洗得越来越嗨,以至最后一颗露珠,失去理智,竟然选择了在草叶上倾斜角度的。

    于是,杯具就此生,这两个人类女生第二次从同一棵草上滚了下去!

    而且这次,她们的脸都是朝下的。

    ……

    听完蚁苹花一席话,草上的三个男生,都不禁用手摸在自己脸上,好像摔疼的是他们自己的脸。

    饭团心痛不已,嘴里念念有词:

    “妖娆,不论你是摔成南瓜脸还是倭瓜脸,身材没变形,我都会要你。”

    ……

    “你过去帮忙,和桃花兰花一道帮她们再重新洗一次,这次选个稳定点的露珠,千万别再掉下来了!”

    蚁茉花又沉声吩咐。

    她心里实在郁闷,怎么这几个人虫,洗个澡就这么麻烦呢?对她们而言,洗澡像吃饭喝水一样,最是简单不过的了。

    蚁苹花应声而去。

    ……

    这次她过了好半会儿才回来,一脸惊悚,在草下头也没抬,就气喘吁吁说:

    “茉花姐!茉花姐!”

    “我我们…我们帮她们洗完最后一次澡后,她们…她们…不仅换上新的外壳(衣服),居居居居居…居然,又用露水洗旧外壳(衣服),桃花姐和兰花姐当场吓…吓得…吓得从草上滚了下去!”

    蚁苹花喘着气,结结巴巴说完。

    现草上没动静,猛地一抬头。

    就看见她的茉花姐,像个痴呆儿似的站在草叶上一动不动,眼睛直勾勾盯着身旁不说话。

    而旁边,三个换上新外壳的人类男生正津津有味地在露珠里洗旧外壳。

    苹花小妹妹一跤坐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