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77集 女王召见

第77集 女王召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今天依然是个艳阳天。

    是女王召见虞骑云他们的日子。

    来到蚁巢好几天了,一直想见却没相见,所以这次见面,彼此都充满好奇和期待,都想一窥对方真容。

    蚂蚁女王。

    在很多教科书里,也称为“蚁后”,其实“女王”的称谓更为准确和现实。

    因为从部落诞生的第一天到未来十几年,从最初女王一个人到日后成百上千万部落人口,从孤独艰辛的起初到不断壮大的辉煌,始终是由她一人独立布局。

    她丈夫在新婚当天或第二天就撒手而去,留下一片空白。部落创建、生存和繁衍的重担,完全是女王一肩承担。

    所以,蚂蚁部落很像人类远古时代的母系氏族社会,是一个典型的由女性掌权女性劳作的特殊生活群居体系。

    而且,蚂蚁世界的女王更为艰辛、顽强和孤独。

    在人类母系社会里,对女头人而言,老公地位虽然低下,但能花前月下,浪浪漫漫牵着手一起慢慢变老的。而蚂蚁部落女头人这里,儿女虽然无数,却只能孑然一身,独守空房,孤独终老……

    ……

    这次会面。

    地点是在女王的卧室。

    在穿过15oo张兵蚁护卫严峻面孔下的层层安检后,在门外15o名工蚁侍女的笑脸迎候中,虞骑云和人类小伙伴们怀着好奇兴奋和激动的,如面见国家领导人的心情,跟随蚁茉花走进女王卧室。

    “哇噻”一声。

    刚到门口,他们突然惊呼出声。

    我去!

    这这…女王的卧室实在是太简陋了!简直到了让人吓哭的地步。

    女王的卧室,在人类世界还有一个更“高大上”的别称:寝宫。

    看过武则天电影的小伙伴都知道,她的卧室,那家伙可是珍珠玛瑙金碧辉煌,能亮瞎每一颗人造卫星的电子眼。

    可虞骑云他们眼前的蚂蚁女王寝宫,简陋得令人指,别说武则天了,连武女王那个时代平民茅厕都不如。

    家徒四壁,没有吊顶没有地板瓷砖,墙壁更没有任何粉刷的痕迹,完全是一个我们人类老祖宗住的泥巴山洞而已。

    唯一区别,这是带窗的山洞。

    当然家具还是有一件滴。

    就是女王脚下站的那一片绿色树叶。

    看着眼前蚂蚁女王的“寒舍”。

    伙伴们面面相觑,心真的很“寒”。

    尼玛,同样是女王,为什么蚂蚁和人类差距就这么大呢?

    “姐姐,好可怜!”

    皂皂拉拉李妖娆袖子,眼泪汪汪,这是同情的眼泪,不仅是同情女王,更是同情自己,她想女王尚且如此,那以后自己吃住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嘘……”李妖娆狠狠瞪了她一眼。

    “哦,客人来了!欢迎欢迎!”

    一个深沉悦耳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这声音威严又不失亲切,霸气中透着委婉,仿佛有一种奇异的吸引力,让虞骑云和人类伙伴痴痴呆呆越过蚁茉花,径直走了进去,让蚁茉花瞠目结舌。

    他们走进房间,突然双腿软。

    皂皂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这回留的不是同情的泪水,而是恐惧的泪水。

    李妖娆赶紧捂住小吃货的嘴,不仅是皂皂,所有人类伙伴们都在倒吸凉气。

    我勒个去!

    这蚂蚁女
西游僧活小说5200
王实在太高太大了吧!

    他们惊悚地看到,窗外斜斜的朝阳映照下,一个相当于人类世界两层高的身影赫然耸立在眼前。那可是三个姚巨人在叠罗汉哪,令人瞬间有遮天蔽日之感。

    5个小伴们中,个头最高的是现在身高1.78cm的虞骑云,那在女王面前简直就是微型萝卜头,完全不够看啊。

    看见众人震惊的表情,蚁茉花抿嘴一笑。记得她第一次亲眼见女王母亲时,也被母亲的身高和体重当场吓尿了!

    结果母亲开玩笑说:这孩子真有心,这么快就学会在娘房间做路标了。

    母亲这句玩笑话,直到今天蚁茉花还记忆犹新,每每想起,倍感温柔和亲切。

    ……

    “你们走近点,让我好好看看。”

    女王说,语气越和蔼。

    刚才那几个人类呆傻的表情尽收眼底,让她心里有些小小的得意,嘿嘿,这几个小东西还蛮有趣的。

    女王深沉的声音再次想起,让虞骑云和伙伴们从梦幻中惊醒,意识到这样一脸震惊地呆懵傻站,太丢人类的脸了。

    纷纷暗骂自己一声,稳定心绪,摆亮眼神,大大方方地向前走去。

    这才惊觉现房间里,除女王外,还安静地肃立着二三十个其他蚂蚁。

    个个表情严肃,透着上位者气质,一定是蚂蚁部落的高级干部了。

    虞骑云一眼瞟见,有个冷笑的蚂蚁面熟得很,不是芭枝院长又是谁呢。

    女王蚁红根,不动声色地调整了身姿,好让阳光更多地照在这几个奇怪的小东西身上,以便让她看得更清楚。

    当明媚阳光无声地照亮虞骑云他们的全身时,女王的表情突然有些剧变,然后在所有人察觉前又立刻回复了平静。

    “你们好!我是蚂蚁谷切叶蚁族红根部落第19代女王蚁红根。”

    女王笑了笑,先自我介绍。

    虞骑云和小伙伴又仿佛被这一长串的称谓懵住了,正在思考里面的含义。

    蚁茉花看见众人没有回应,暗暗着急,女王都自我介绍了,他们还在梦游,于是悄悄用脚踩在虞骑云鞋面上,转了转。

    一踩惊醒梦中人。

    “我叫虞骑云,来自遥远东方的人虫部落,是生存学院心里系的学生。”

    虞骑云哦一下回过神,飞快地说。

    他昨天洗完澡后,换了一声新的蓝T恤蓝牛仔裤,加上一头炫目的蓝,就是一个奇奇怪怪的蓝虫子,给女王和现场的蚂蚁高层留下难以磨灭的视觉记忆。

    “我是李妖娆,也来自人虫部落,是生存学院格斗系的学生。”

    李妖娆理了理胸前整齐的麻花辫,大大方方说,她今天是大红衬衫,纯黑牛仔裤,上红下黑,在阳光下色彩十分夺目,刺亮了现场所有蚂蚁们的眼睛。

    在人类眼里,她今天的衣着可谓英姿飒爽,艳丽逼人,饭团一路上口水滔滔不绝就是证明,但在现场蚂蚁高层眼里,却是看得触目惊心,触角麻。

    这只人虫,大红大黑,必有剧毒!

    她们不约而同地细思极恐。

    她们的判断自然是有充分理由的,在亚马逊雨林,凡是色彩艳丽浓妆艳抹的虫类和蘑菇,无一不是虫见虫怕的毒物。

    别说她们,就连茉花小队,在昨天洗澡李妖娆换上这一身大红装后,在回去的路上,对李妖娆一路都是战战兢兢地保持完全距离,让李大美女简直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