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98集 跟屁果

第98集 跟屁果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回去的路上。

    蚁茉花和蚂蚁妹纸们,仿佛真被织叶蚁的恐怖比赛实力压垮了,一路闭口不言,都是忧心忡忡的样子。

    虞骑云和人类伙伴们倒是一脸平静,因为虞越两人一路上,还是对李妖娆和饭团他们胸脯拍得邦邦响,说胜率还是六成,但实际上真心没底。

    显然这次比赛,对改善蚁茉花她们部落目前捉襟见肘的饮食状况,有极大的帮助,据茉花介绍,这次争夺的是边境上整整3棵可以开采的新成年灌木,如果赢了,能满足她们3万人以上的口粮需要。

    所以她们对胜利无比渴望!

    来到蚂蚁部落,总的来说,上上下下对虞骑云他们不薄,没有她们的热心收留,现在虞骑云和小伙伴们一定是居无定所,还在危机四伏的雨林四处流浪。

    做人,要懂得感恩。

    一念于此,虞骑云他们暗下决心:尽一切力量,把切叶蚁们打赢这场仗!

    而他们胜利的关键就是让脑洞疯狂的大开!用人类强的智慧去击败织叶蚁们强的身体。

    ……

    一路上,花红叶绿,一派生机。

    处处有猴声鸟声虫声。

    人类小伙伴被机警的蚂蚁女战士护在中间,默默走着,因为时间还早,他们要求自己徒步,感受一下雨林的地气。

    虞骑云和越安的大脑,此刻都在疯狂地运转着,苦苦思考对策。

    离比赛还有五天时间,方法想出后还必须加快练习,所以必须争分夺秒。

    方法?方法?方法?

    虞骑云心里不停地喃喃道。

    刚转过一条褐色的藤蔓,前面的饭团和皂皂突然跳了起来:

    “哎呀!恶心死了!”

    他们两人对着自己的屁股一阵猛拍。

    一粒粒黄色带刺的果子纷纷落地。

    饭团正要狠狠地一脚踢开,就看见越安大叫一声“别动”,眼镜男伸手护住这些带刺的小黄果,仔仔细细看个不停。

    大家停住脚步,看这家伙想干嘛?

    这果子又小又轻,一手可以拿一大把,果上的刺倒不是很锋利,不过貌似很黏,只见越安突然走到一片地上的绿叶上,取出一个刺果,对这绿叶轻轻用手一按,果子立刻牢牢粘在绿叶身上。

    但奇怪的是,手里刺果挨在一起时,却仿佛同类相斥,互不相黏。

    “有了!”

    越安冲虞骑云挥着果子笑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我也想到了!”

    虞骑云也是眼前一亮。

    “你们想到了什么?”

    李妖娆和其他伙伴围拢过来,个个一头雾水,觉最近这两个男生总是神经兮兮的,说话总说半句。

    “听过结绳记事吗?”虞骑云问。

    李妖娆他们摇摇头。

    “那回去再和你们说。”虞骑云故作神秘一笑,走向蚁茉花问:“这样的带刺果子,你们领地上多吗?”

    就被蚁翠花在一旁抢答:

    “多得不得了,我们这里叫它‘跟屁果’,最烦人啦,吃又不能吃,用又不能用,一不小心就黏在人家的屁股上。”

    “越多越好,太好了!”

    越安和虞骑云欢声笑道。

    蚁翠花和铁花等蚂蚁姐妹们,面面相觑,这两个人有病吧,这么烦人的东西,她们巴不得一个没有才好。

    “茉花副总管,比赛时间是定在5天后的下午是吗?越安突然问,他想再次确认一下时间。

    “如果没下雨,是的。”茉花点头。

    “好,那麻烦你安排一些姐妹,在那天上午,大量采摘‘跟屁果’给我们,不少于5ooo个,行吗?”越安恳请道。

    “当然没问题。”蚁茉花爽快地答应。
重生之国术无双小说5200


    “好,多谢,到时,你们带上我们的背包,把跟屁果都装进包里。

    越安指指虞骑云身上的小背包。

    这跟屁果,和绿豆一般大小,小背包装5ooo个足够了。

    蚁茉花点点头,虽然她不知道,他们要这些烦人的果子干什么,但看他们笑得那么嗨,就明白这5ooo个‘跟屁果’对他们的比赛,一定有很大帮助。

    “跟屁果”的出现,用一句话形容就是天助我也,虞骑云和越安欢心鼓舞。

    ……

    这仿佛是一个导火线,一下次把大家的智商都熊熊燃烧起来。

    一路上,每个人都在苦思冥想。常常冷不丁地在落叶上来个趔趄,惹得苹花她们噗嗤一笑。

    “能不能把叶子折成纸飞机!”

    小吃货皂皂突然开窍说。

    “能不能做个锯子去锯树叶!”

    饭团也紧跟其后道,他的香肠嘴里,终于蹦出了和食物无关的字眼。

    飞机?锯子?

    让虞骑云和越安一愣一喜,跑着皂皂和饭团跟前哈哈大笑:

    “这个可以有!”

    虽然叶子和白纸,在厚度和材质上都不相同,但在飞翔时的造型上,完全可以借鉴。饭团的锯子提议也非常有建设性,关键是工具和选材,如果选材得当,使用起来,未必会输给织叶蚁的牙齿。

    “没错!”

    李妖娆也展颜一笑,她小时候就特别爱玩纸飞机的游戏,在读小学时,经常和男孩子比赛,看谁折的纸飞机飞得远,而她往往总是赢家。

    “这个让我来!”她兴奋地挥挥手,“我可是折飞机的冠军!”

    “哼,我才是!”

    皂皂撅起嘴抗议。

    “好你小丫头,回去用纸先比比,输了可别哭鼻子。”李妖娆撇撇嘴。

    两个女生自在拌嘴时。

    虞骑云双手按在饭团肥厚的肩膀上,逼人的目光看得饭团脸都红了。

    “你锯子的提议,是目前我们能想到的咬叶最好的办法了!”他激动地说。

    那什么材料做锯子好呢?

    三个男生都在自言自语。他们望向蚂蚁们,就见她们个个一脸懵逼,什么飞机什么锯子,她们完全不懂这几个奇怪的人虫在说什么?

    好在她们现在已经习惯了。

    没有多问什么,只是异常警惕留心周围动静,默默把他们护在中间。

    ……

    一路上又是默默无言。

    蚁巢在望,很快到家了。

    比出门之前,虞骑云他们的心情已是好了太多。去是,内心是迷惘的。来时,表情换为振奋。

    因为跟屁果、纸飞机、锯子这三样东西,让他们的思路无比清爽起来。

    今天不虚此行。

    他们达成共识,在未来5天的时间内,他们的赛前训练安排如下:

    先,要反复试验树叶的最佳飞机造型,以及确定造型后,人员在树叶上的平衡和对风向的掌控能力。

    其次,尽快找到做锯子的合适材料,然后再多加练习,训练锯树叶的手感。

    第三,勤练爬树,虽然再怎么努力,也绝不会练得比织叶蚁还快,但对他们而言,快一分钟,胜算总比慢一分钟大。

    ……

    附《人虫日记》

    我问小强:“你有什么好办法,可以又快又准地数完一整棵树的树叶吗?”

    小强:“让我想想……”

    第三天,他垂头丧气地找我:

    “虞哥,我实在想不出,你快告诉我,否则我晚上肯定睡不着觉。”

    “好的。”

    我嘻嘻一笑,附在他触角上突然道:

    “我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