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129集 忍辱负重

第129集 忍辱负重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洞外,一轮如荷包蛋似的朝阳,斜照雨林,驱散黑暗,让所有的生命迎接光明,而洞内,一只蓝色的小虫子酣睡正香。

    嘴角的口水流了一地。

    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好像在梦中还在回味昨晚女王见到手电惊诧的表情。一个人类世界最低廉普通的工具,在动物世界都是神奇的宝贝,这巨大的反差,让虞骑云爽了一夜。

    突然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惊醒了这货的酣梦,“别闹……”虞骑云翻了个身,眨巴眨巴嘴,揉揉眼睛,蓝头立刻被一把拧了起来,双脚离地。

    痛得他歪嘴大叫。

    等睁开眼时现,已经身在大厅,视线由朦胧的Ts转为高清Bd,然后忍不住出惊呼,只见女王笔直地端坐在树叶上,目光陌生而冰冷。

    四周吼声沸腾,是一群愤怒的蚂蚁!

    如果不是头皮上的剧痛刺激了虞骑云的敏感神经,他一定会认为自己还在做梦!饶是他机智过人,还是被现场肃杀的气氛,惊得一脸懵逼。

    我勒个槽!

    到底生了什么?

    昨天坐上宾,今天阶下囚。

    时间差仅仅是一个晚上。

    ……

    “把他放下来!”女王沉声道。

    “噗通”一声,虞骑云像大象拉下的一坨翔,被重重摔在地上,灰头土脸。

    他梦幻地瞪视向女王。心想这群蚂蚁吃错了药吧,真是莫名个去!大清早就把人家拉起来三堂会审。

    女王冷冷道:“今早,我们蚁巢那只美味的蝴蝶不见了。”

    虞骑云:“哦?”

    女王触角竖了起来:“你那个红外壳的同伴也失踪了!”

    虞骑云跳了起来:“啊!”

    旁边一群蚂蚁咆哮起来:“她在半夜偷袭我们夜训队,救走了我们的食物!”

    虞骑云抱头蹲在地上。

    这下彻底被李妖娆胆大妄为的冲动举动给吓呆了!恨不得一脚把这倔强的野丫头从亚马逊踢回中国。

    我靠!这丫头疯了!

    昨天自己一番苦心,算是白费了!怎么这家伙就是转不过弯来,一切以大局为重,以大局为重!现在非常时期,任何破坏团结的事情,都一律不能做。

    虞骑云悔青了大肠小肠以及膀胱。

    当初就不应该把她带上!

    他深呼吸,努力让心境平复下来,缓缓站起身,现在要冷静!冷静!冷静!

    冷静。

    一向是他在雨林遇到危机时,克敌制胜的法宝,大脑只有在冷静的状态下,才能想出最佳的应对方案。

    先,他要慰问被袭击的蚂蚁队员,希望不要出现严重的伤亡,否则任自己委屈求全,舌绽莲花,也无法挽回这破裂的关系,都把人家的家人打死了,还谈什么合作,结盟付诸东流,自己也危在旦夕。

    “在这里,我要向昨晚被偷袭的姐妹,表达最真挚的慰问!请你们站出来,接受我最诚挚的道歉!”

    虞骑云环观四周。

    蚁群中慢慢站出5个鼻青脸肿的蚂蚁,怒视虞骑云。

    还好!面前的蚂蚁能走能看。

    李妖娆这丫头,还是懂得“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江湖道理,否则真把人家打死或重伤,按照丛林里的江湖规矩,那也是一命抵
永笙纪笔趣阁
一命,一伤换一伤。

    虞骑云走上前,突然一阵噼里啪啦,狠狠扇了自己5个清脆的耳光!

    嘴角飙出一片血花!

    飞溅在地上的绿叶上,触目惊心。

    四周哗啦一片,蚁群骚动起来,揉擦着眼睛,都被这蓝色的小虫子流出大动物才有的红色血,惊得目瞪口呆。

    在亚马逊雨林,几乎所有昆虫的血液都透明的。天啊,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怪虫?昨天能放光,今天吐红血。

    简直让她们三观碎地。

    ……

    看见虞骑云用如此极端的方式,表达歉意,这份低姿态和高真诚,果然让蜜如女王表情舒缓了许多,目光不再冰冷。

    她昨天黄昏,就接到侦查蚁密报,行军蚁来扫荡蚂蚁谷的消息是真的,最东部的火蚁部落最近表现异常,不仅日夜对兵蚁加紧操练,而且拼命收集食物储备,显然是为了一场世纪大战在做准备。

    因为火蚁部落最靠近白蚁草原,行军蚁进犯蚂蚁谷,她们当其中。

    而且据在切叶蚁部落充当线民的蚜虫密报,切叶蚁巢,的确住着四条腿的奇怪虫子,而且好像还不只一只。

    作为白手起家的草根女王,她深知行军蚁的恐怖,既然生下1oo多万可爱的儿女,就绝不能让她们成为行军蚁的食物。

    结盟才能自保!

    结盟是唯一的出路!

    所以她合作的心,比虞骑云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姜还是老的辣,虽然虞骑云是人类,她是动物,但显然她对自己内心世界掩饰得很好,让人看来是切叶蚁部落有求于她,而非她有求于切叶蚁部落。

    这样可以牢牢把握住主动权,在谈判中占据后优势。

    既然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那么大家都好办,只是台阶如何找?这个问题她抛给虞骑云,那5个香脆的耳光,就算抵消了那5个巡逻队员的鼻青脸肿。

    不过,好好一只大蝴蝶不见了,这笔账又该怎么算?

    女王和母亲的威信必须建立在孩子们心服口服的基础上的。

    “那只被你同伴放飞的蝴蝶,你打算怎么给我个交代?”女王淡淡问,“你别再打自己的耳光,耳光我们不能吃。”

    虞骑云脸微红,尼玛,居然被她看穿了,他是想把耳光进行到底的,因为自己刚才的效果确实不错,不仅女王,连四周蚂蚁目光中的愤怒都熄火了。

    他舔着老脸,默默低着头,嘴角触目惊心的血渍也故意不擦,凄惨地保留着,以延长同情的效果,当然这血不能白流,以后再找那个一根筋的臭丫头,讨回这笔账!索一个香吻买单总不过分吧。

    嘿嘿。

    虞骑云从意淫当中清醒过来,眼珠子像呼啦圈似的飞快转动,他要马上想出一个解决蝴蝶一事的好办法。

    突然一个兵蚁冲进大厅,一路高叫:

    “报告女王,那个红虫那个红虫……”

    她跑到女王跟前,上气不接下气。

    “抓到了?”女王沉声问。

    天刚亮,她就吩咐兵蚁精英小队去追捕李妖娆和那一只一道私奔的蝴蝶。

    “不不不是,她自己主动送上门!”

    “啊……”

    大厅一片惊呼,连虞骑云都一个趔趄,这个笨笨笨笨笨蛋!他内心嚎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