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143集 真是朕的开心果

第143集 真是朕的开心果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5只蚜虫一水的嫩绿皮肤,吹弹可破,里面隐隐能看到她们的内脏,身姿在晨风中左右摇摆,就像5块弱不禁风的奶油蛋糕,让人看了不禁心生怜爱。

    她们的个头都很小。

    几乎是虞骑云他们缩小后,接触到的最小的昆虫,让他们不禁练想到和人类时常为伴的小狗小鸡。

    和她们说话,必须俯视,否则面对面说话,对方一定看不到自己的嘴。

    他们低头端详。

    三个5毫米的蚜虫,貌似人类世界的姑凉,还有两个2毫米高小蚜虫,那就是一对未成年少女了,身高都不到虞骑云的小腿肚,比九岁的皂皂还要矮上一大截。

    5个人个俯视她们,就像看5只吉娃娃,或者5只没长羽毛的绿皮小鸡崽。

    绿敦敦,嫩嘟嘟。

    瞬间萌化了李妖娆和皂皂那一颗喜欢小宠物的少女心。连一向对蚜虫有成见的虞骑云和饭团也有一种像弹一下她们肉嘟嘟脸蛋的**。

    伙伴们开心了,没想到以蚂蚁的视角,去看“人人喊打”的蚜虫,竟然是那么一个让人不由升起保护欲的萌宠。

    感官检验告诉我们,越小越弱的动物,让人类产生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一是越的同情和呵护,另一种则是恰恰相反,会去变本加厉的伤害,

    在寒冷的冬季街头,如果有路人看见一只冻得抖的可怜幼猫,有的人会解下衣物,送上温暖,而有另一种人,会抬起大脚,踩爆这只幼猫的眼睛。

    虐猫虐狗的网络视频,让人触目惊心,一再触每个现代人类对于人与动物之间如何和谐共存的这个问题的思考。

    连地球上最凶残最愚蠢的人类都知道,离开动物,人活不了。

    ……

    “呼…茉花丫头,7点都没到,你怎么就来得这么早,要是没什么事,我和几个姐妹们先去补一个回笼觉,呼…”

    一个领头的蚜虫睡眼朦胧,哈气连连,唠唠叨叨,个头不大,语气却是老气横秋。像个七八十岁的小脚老太太。

    只见她喃喃眨巴着嘴,两只水汪汪的眼袋,里装满了对蚁茉花的抗议,让虞骑云他们对视一眼,看了暗暗好笑。

    嘿嘿,原来是一群睡猫!

    他们心里又一阵偷乐:虽然没有在野外放牧过牛羊,但也知道,懒惰安静的比四处乱跑的牲口更让人省心。

    今天刚好是周六,他们只想找份轻松的事情,让自己好好放松一下。

    视线回到这只蚜虫老大脸上。

    5个蚜虫,只有她一个人开口,其余四个都耷拉着脑袋,出轻微的呼噜声,好牛逼,竟然是站着睡着了。

    蚁茉花示意虞骑云他们在原地待命,她一个人上前,用手轻轻地梳理这只蚜虫大姐大长及腰的触角,温笑着:

    “蚜多,对不起,茉花让你们早起,是因为今天很特别,来了几位新朋友想认识你们,今天是由他们来保护你们!”

    哦?

    蚜老大茫然四顾,一片晨雾遮挡了她的眼睛,而且蚜虫的视力比人类都差很多,根本看不清虞骑云他们的模样。

    蚁茉花冲虞骑云微微点头。

    当虞骑云整整衣着,率先走到这只叫蚜多的蚜虫面前时,她一看一愣,使劲揉揉了揉眼睛再一看,然后哆哆嗦嗦围着他转了一圈,突然尖叫着,一跤坐倒在地!

    我的娘!这是什么怪东西?

    她活了大半辈子(其实也就十来天)从来没看见过这么奇怪的虫子,除了一头蓝色的杂毛,连个像样的触角都没有,而且居然只有四条腿(手脚)!

    让她觉得又可怕又可怜。

    她的尖叫,动静很大,震得四周的晨雾飘散都碎得一缕一缕,迎风四散,也惊醒了她的同伴姐妹们的酣梦。

    她们惊恐地围了上来,正想扶起大姐,突然冷不丁看见虞骑云一张笑咪咪的脸,和骨骼清奇的一身人体造型。顿时吓得齐声尖叫,扑倒在大姐的怀里。

    个个像如看见怪兽的小萝莉。

    虞骑云和伙伴们面面相觑,哭笑不得,这些小动物惊悚的表情包和颤抖的动作包也太特么夸张了吧!

    自己的笑容可是要多和蔼有多和蔼。

    不过也不奇怪,人类体型和动物尤其是昆虫体型相比,确实显得十足的另类和新潮,见面的第一眼,总是让对方心跳。

    还好据科学家研究,昆虫个头小,却拥有一个强大的心脏,虽然长在屁股上,却从来不得心脏病。

    看着蚜虫抖成一团的可怜模样。

    蚁茉花和蚂蚁小队都掩口而笑,连忙上前安慰这几个胆小的绿色蚜虫,哄了好半天,才让她们把情绪稳定下来,又给虞骑云他们悄悄递了个眼色。

    虞骑云会意,领着伙伴们一涌而上,主动扶起了她们,在身体接触的瞬间,彼此都仿佛感觉到了对方的体温和心跳。

    这种感觉很奇妙。

    这一下子就拉近了双方的距离。蚜多居然向虞骑云露出一个绿色的笑容,虞骑云默契地拍拍她的肩膀示意亲近。

  
绝品修仙小说5200
和人类社会一样,从陌生人到朋友,有时只差一个拥抱的距离。

    ……

    蚁茉花俯身按在蚜多的肩膀上,让她介绍一下自己和姐妹,蚜多抖了抖触角,仰看虞骑云他们,羞涩地开口:

    “我叫蚜多,这是我的二弟蚜雷,三妹蚜米,四妹蚜,五妹蚜索。

    话音刚落,突听一声爆笑。

    “多雷米索……好好玩!这名字都是音符的节奏啊,”皂皂咯咯笑倒在李妖娆的怀里,她很好奇“拉”和“西”去哪里了,咯咯,是不是去拉稀了?

    虞骑云和伙伴们也莞尔一笑。

    “我靠!你是男的!”饭团突然指着蚜雷嚷道,要不是蚜多爆料“二弟”两个字,他还以为她们个个都是女的。

    蚜雷嘿嘿一笑:“你一定是母的!”

    饭团怪叫:“为什么?”

    “你肚子这么大这么圆,一定要会生好多宝宝!”蚜雷认认真真说,突然趴在饭团的肚皮上,去听婴儿的动静。

    饭团的包子脸顿时涨成猪肝脸。

    “哈哈哈哈哈!”

    蚂蚁和人类都笑倒一片。

    ……

    “好了好了,别闹了!”蚁茉花拉开蚜雷,对虞骑云努努嘴,虞骑云揉揉肚子,上前摸着年纪最小的蚜索脑袋,露出一张邻家哥哥才有的帅气笑容:

    “小妹妹,我叫虞骑云……”

    还没说完,这丫头清脆一声:骑云姐姐好!众人再次笑成一团。

    虞骑云苦笑,连忙嘎声问:“为什么,我肚子这么小……”

    他真搞不懂,饭团肚子大,被当做女生,还情有可原,自己明明这么苗条,根本没有半点孕妇的气质。

    “你看起来这么娘炮,鬼才信你是男生!”蚜索细声细气说,表情一本正经。

    “哇哈哈哈……”

    大家第三次笑倒在地,和蚜虫在一起怎么欢乐这么多?真是朕的开心果!

    虞骑云一脸懵逼,愣在当场。

    自己一个23岁的健美酷男,怎么是娘炮?怎么是娘炮?好好一个人帅哥一句话就被这绿嘴的丫头活活说残了!

    “咳咳,我叫越安!真是个男的。”

    越安连忙上前自我介绍,他是刚才唯一没笑的人,如果骑云是个娘炮,那身体更单薄的他岂不是娘炮中的极品。

    于是接下来的介绍,名字后面都不约而同加上了一个性别后缀。

    “饭团,女!哦不男…男的!”饭团被蚜虫刺激得糊涂了,差点说漏了嘴。

    “那你肚子怎么这么大?”蚁索问。

    “因为我肚子里满满都是爱!”饭团眨着小眼睛,貌似真诚地说。

    “切!我看是一肚子屎!”这是蚜雷抢着说,和她妹妹蚜索笑成一团。

    饭团的肥脸再次恢复猪肝色。

    “我叫李妖娆,是个姐姐哦。”

    李妖娆一把将蚜索抱着怀里,像抱着一坨嫩嫩的婴儿,“小妹妹,你是吃什么长大的,皮肤真滑,姐姐好羡慕”

    “吃这个!”

    蚜索低头,娇滴滴指着身下的绿叶。

    绿叶,又是绿叶。

    让虞骑云这几个人类不禁出由衷的感叹,绿叶在人类世界里,因为随处可见,卑微得就像一粒毫无价值的尘埃。

    我们在路上在公园,随手摘下,然后再随手遗弃,岂不知这一片叶子,可能就是那一天某种小生命赖以为生的口粮。

    李妖娆对这奶声奶气的小蚜虫越看越喜欢,忍不住在她绿嘟嘟的脸上亲了一口,突然感觉到这小蚜虫身上皮肤不仅滑嫩,还散出一股蜂蜜的甜香。

    她早上还没吃饭,顿时露出了一副恶狼般的表情,这是人饥饿下的本能反应,虽然一闪即逝,还是把小蚜虫吓得寒毛倒竖,嗷叫一声挣脱她的怀抱,躲在蚜多大姐的身后不停地抖。

    李妖娆尴尬不已。

    “小妹妹你呢,叫什么名字?”蚜多好奇地问皂皂,她的4个姐妹也一齐围了上来,面对这些巨人般的大哥大姐,矮小的皂皂自然让她们心里亲近了许多。

    “哼。叫我皂皂姐姐!”

    皂皂霸气地叉腰低头看她,她个头虽然矮,但还是比蚜多高出一倍多。

    蚁茉花上前一步,微笑向大家解释:

    “其实按年龄辈分来说,你们都要叫她们祖奶奶和奶奶,就在昨天,蚜多女儿的女儿又生出一窝可爱的蚜宝宝呢,”

    她又指着个头最小的蚜索,“别看她个子小,也已经是16个孙女的姥姥。”

    蚂蚁从来不撒谎。

    这话如一个晴天霹雳。

    瞬间把虞骑云为的人类伙伴们霹得外焦里嫩,连越安都是一副吞蛋表情。

    这个他还真不知道。

    “所以,你们这些小乖乖,都要叫我一声‘野野’!”蚜雷笑眯眯说,“谁先叫,就给谁糖糖吃。”

    他转身,翘起了屁股。

    糖糖也叫蜜露,也就是他拉的粑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