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146集 好一顶绿帽子

第146集 好一顶绿帽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人造虫瘿的出现。

    证明了这个世界上,很多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其实很可能。

    虽然接下来,蚁茉花她们的口水试验,宣告失败,但可喜的是,在越安他们的激励和带动下,恪守传统生活方式的蚂蚁,也开始有勇气去尝试新鲜事物。

    这种尝试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

    但失败还是证明了你这方面的成功一一你的勇气战胜了你的怯懦。

    这一点,越安最有体会。

    他从小酷爱动漫创作,但投稿屡战屡败,一度让他心灵蒙尘,感觉人生一片灰暗,让他不敢再去尝试,再次面对编辑。

    ****夜夜。

    在选择和放弃的无数次挣扎中,他最终选择了永葆初心,奋战到底!

    继续用画笔和色彩去装点人生!

    执着属于他的热血青春!

    ……

    嘟嘟嘟嘟嘟嘟嘟!

    蚁茉花和蚜多身体内的生物钟不约而同地响了七下。

    放牧时间到!

    李妖娆掏出手机一看,真的显示7点。

    顿时惊讶得连话都说不出话来。

    “其实我们人体内也有生物钟,只可惜当我们西装革履高跟红唇时,我们的生物钟就早已退化了,只剩下吃饭和睡觉的含糊提示,已经不能准确预报时间了。”

    越安在一旁无声地感叹。

    “不过,我倒感觉我体内的小闹钟又回来了!”虞骑云拍拍肚皮,笑嘻嘻说。

    他说的是实话。

    缩小后,觉自己视觉听觉嗅觉都比在都市里灵敏了太多!在静夜里,竟然能听到体内传来滴滴答答的指针跳动声。

    是啊!

    伙伴们一齐怔住。

    他们也感觉到自己意志和感官的变化,能闻到一些以前闻不的气味,听到以前听不到的声音,赤脚站在泥土上,张开双臂,仿佛能听到大地的心跳。

    记得刚来雨林一周时,他们远离网络远离了QQ和微信,这让他们食不甘味夜不成眠,像毒瘾作似的异常难受。

    好长时间,才慢慢适应下来,这时才惊讶地现,在他们失去一些东西的同时,又重新得到了一些东西,就像玄幻小说里写的那样,撕开了体内的封印,让人类禁锢的远古记忆和本能肆意而出。

    让他们用动物的本能辅助于人类的智慧,去迎接丛林里的一切挑战!

    ……

    突然一片“哎哟”齐鸣。

    五个人的小腿肚,都被蚜虫们狠狠掐住一扭,老大蚜多板着脸:

    “还不快走!去晚了没位置,你们今天不伺候好我们,不给你们饭吃!”

    当她现越安他们也能造出虫瘿时,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就像守了一辈子的专利,突然被人白白抢走了似的。

    “饭?什么饭?”

    饭团一头雾水。

    “就是她们拉的蜜露。”越安苦笑。

    “粑粑!”

    饭团尖叫,露出一个呕吐表情。

    又听蚜多突然道:“还不给我趴下!”

    众人盯着她:这虫有毛病吧?

    蚁茉花上前尴尬一笑:

    “按照我们这里的放牧规定,蚜虫要趴在你们头上赶路!”

    我去!

    这到底谁在放牧谁呀?仿佛有一万头草泥马从虞骑云他们脸上呼啸而过!

    “如果你们不太习惯,那就让我们来吧。”蚁茉花梳了梳触角说,正想招呼桃花她们过
狂暴雷神txt下载
来,却听一声清脆的嗓音:

    “谢谢,我们可以的!”

    是李妖娆的声音。

    入乡随俗的道理她懂。

    于是众人都半蹲下来,蚜多领着她的弟妹们,得意洋洋地窜到了他们的头顶,突然齐声尖叫:“好舒服!”

    倒把大家吓一跳。

    当然很舒服。

    原来蚂蚁头上光秃秃硬邦邦,连根毛都没有,而这些人类一头的秀,要多柔软有多柔软。趴着躺着都爽呆了,之前是硬板床,现在是席梦思。

    她们是舒服了,身体下的人类却神情古怪,饭团苦着脸,指指头顶问越安:

    “你看这像什么?”

    虞骑云抢答:“一顶绿帽子!”

    “哈哈哈!”李妖娆爆笑。

    看着这三个带着一水绿帽子的男生,他们苦逼的表情,让李大美女越看越乐呵。

    但最苦的不是他们,而是快要哭的皂皂,她个头是5人当中最小的,头上偏偏趴着5个蚜虫当中最大的一个。

    蚜多!

    这当然是故意的,谁让她之前看到人造虫瘿,鼓噪得比谁都欢。

    此刻她头重脚轻,像喝醉酒的一只小猴子,在绿叶上踉踉跄跄。

    虞骑云看着心疼,连忙上前:

    “皂皂,哥跟你换一个!”

    “不行!”

    头下的皂皂和头上的蚜多一齐说。

    皂皂说不行,是因为她知道这个蚜老大是故意整她,但她也想好整回去的办法,所以她要坚持下去,而蚜多说不行,自然是不想放弃到嘴的小鲜肉。

    虞骑云仿佛也看透皂皂的意图,嘿嘿一笑,对她暗挑了一个大拇指。

    ……

    由于虞骑云他们是第一次来到这棵海桐树,路况一点都不熟。满树的海桐花芳香醉人,也容易让人迷路。

    蚁茉花在前方引路。

    一路上,经常看到一队队蚂蚁顶着各自的蚜虫向不同角落赶去,让人惊奇的是,她们头顶上的蚜虫,不仅有绿色,还有黑色,黄色,灰色,和红色。

    远远望去,就像戴着五颜六色的帽子,真让人打开眼界!

    不过让人不解的是,她们除了头上顶着蚜虫外,身后还有一大群个头较小的蚜虫咿咿呀呀地徒步跟随。

    “怎么还有走路的蚜虫?不是都要顶在头顶上吗?”虞骑云问蚁茉花。

    他头顶的蚜米得意地一笑:

    “因为我们都是奶奶级的前辈,所以必须对我们特别照顾。”

    前面的蚁茉花点点头:“部落对生过三代的蚜虫元老,一直很尊重。”

    饭团又问:“怎么她们放养这么多,我们却这么少?”

    他看到别的蚂蚁1o人组,带领的蚜虫都有五六十只,而他们十人只有区区五只,也太歧视他们了。”

    苹花在一旁撇撇嘴:“她们都是放蚜的老手,而且又有特别的任务,哪是你这个新兵蛋子可以比的。”

    “苹花姐,什么任务?”皂皂问。

    突听自己头顶一阵怪笑:

    “笨丫头,她们的任务就是尽量多吃我们的粑粑,然后带回蚁巢,把大部分都吐给其它姐妹吃。丫头好好伺候你蚜多奶奶,你想吃多少,我就拉多少,桀桀。”

    没想到,蚜虫也能出秃鹫的笑声。

    她这里故意直接说粑粑,而不说蜜露,摆明了要恶心这几个人类。

    呕……

    果然大家胃酸涌上喉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