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150集 重口味

第150集 重口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迟到的蚜虫,可能连汤都喝不上。

    雨林中动物,必须勤快,才能有立足之地,混吃等死的事情是极为罕见的。

    视线回到蚜虫身上。

    早起,不仅是因为先到先占位,更重要的是新生的嫩枝嫩叶每一分钟都会变老,而且是以肉眼可见的度。

    老枝老叶,蚜虫当然也可以吮吸出汁液来,但味道和营养就要比嫩枝叶差很多,同时要求自己的嘴要足够硬。

    一路上黄金地段都是名花有主

    气得蚜多奶奶一路都在咆哮。说明天一定要向女王大人伸冤,让自己永远不要再看到这几个没触角的怪物,尤其是那一个故意撞她一头包的小怪物。

    看来蚜虫个头不大,心也不大,自从看到了越安他们也能人工造瘿,她的虚荣心和自尊心就受到巨大打击。

    对眼前这几个人类越看越不顺眼。而蚁茉花夹在他们的中间,左右为难。

    眼看时光飞逝,蚁茉花面露苦笑,只好领着大家沿着树干一路向上盘旋,就好像歌里唱的“这里的山路十八弯”。

    结果一行人一直爬到海桐树顶,才找到一截别的蚜虫遗漏的枝叶。都是一脸大喜,虞骑云他们总算可以喘口气。

    刚一落地。

    这5只蚜虫就迫不及待用针孔一般尖嘴一点一点插进树枝中,然后虞骑云和伙伴们就听到一阵奇异的咕咚咕咚声,就像一群绿色的婴儿在吮吸海桐树的乳汁。

    在大自然里,一棵树,全身都是宝,从根到树枝到树叶再到花与果,每一个部位,都有它的使用价值。

    就是这些价值,这朵花或这一片叶,养活了许许多多微小的动物。

    ……

    “哈哈,好玩儿!”

    皂皂蹲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

    李妖娆回头看见不远处一朵紫色的海桐花,芳香阵阵,悄悄对着皂皂说,

    “我们去花朵里看看,有没有花蜜?”

    皂皂欢叫一声,蹦蹦跳跳抢先去带路,耳尖的饭团也谄媚地跟着她们身后。

    蚁苹花噗嗤一笑。

    “你笑什么?”虞骑云莫名问。

    “我笑你这几个同伴是笨蛋!”

    “哦,这话怎么说?”

    “咯咯咯,这棵海桐树的花蜜早就被我的姐妹在放牧时采光了。

    虞骑云和越安看过去,果然李妖娆三人欢呼着钻进花心里,很快又气急败坏地爬了出来,花蜜没有,黄色的花粉倒是粘了满头满脸,远远望去,就好像从粪坑里打捞上来似的。

    虞骑云捂着肚子,蹲在地上沙哑地笑了出来,越安和蚂蚁们都忍俊不禁。

    只有蚁茉花一个人静静站在高处的一片树叶上,望着远方不知在想什么。

    等她下来时,看见皂皂在追打虞骑云,说他取笑她们,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蚁教官,我们今天的任务是不是守在旁边就可以了?”越安问蚁茉花。

    “保护她们的人身安全只是其一,第二是如果这里树汁被她们吸到一定程度,也就到了这根树枝能承受的最大限度时,我们要立刻给她们转移地方,比如前方的嫩叶上,如果没有及时转移,那么这道树枝就会枯萎死掉”

    蚁茉花说这话时,表情
傲娇老公甜甜妻:老婆该锻炼了吧
很严肃。

    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经验告诉她们,蚜虫一旦吮吸树汁起来,往往达到了忘我的可怕境界,根本不管树的死活,

    只是拼命地吮吸,对外界生的一切事情都置若罔闻,就像天敌把牙齿架在她们脖子上,都像个白痴一样浑然不觉。

    所以她们在放牧时,既要保护她们的安全,又要保护树的安全,这才是长久之计,否则1oo棵树也不够看。

    “那怎么样才看出树枝或者树叶的承受能力呢?”虞骑云对这个问题很好奇。

    “很简单,看树枝的颜色。”蚁茉花蹲下身,抚摸着脚下的新枝,当这里的颜色由浅绿变为暗绿时,就还要及时地将她们唤醒,在树叶上吮吸也是。

    众人不禁感叹,在雨林世界,处处都有学问,处处都有自己的老师。

    皂皂突然趴下来,用牙齿咬下一片浅绿的树皮,放在嘴里细细咀嚼起来,然后了疯似的,望脚下狂吐。

    “呸呸呸,比肥皂还难吃!”

    她小时候在孤儿院偷吃过肥皂,当时让老师大惊失色,拉她到医院洗胃,这也是她小名皂皂的由来。

    皂皂的滑稽表现引得众人一片大笑。蚁兰花上前搂住她:你如果饿了,就把嘴伸到你蚜多奶奶屁股后吃点蜜露。

    “什么你让我吃她拉的屎粑粑?”

    皂皂脸色雪白,连退了几步。吃人家的排泄物,在人类世界,这都是顶级变态的人才有的个人行为。

    皂皂虽然是个吃货,却没勇气货到这种田地。不仅是她,看李妖娆和虞骑云他们都是,这么重的口味,已经过了他们心理承受的底线。

    大家如见鬼的表情,都把蚁茉花一一看在眼里,整理下语言说:

    “之前说了我们放牧的两个工作内容,其实我们蚂蚁放牧最核心的工作还是第三项,“采蜜”。这也是我们保护蚜虫的最终目的。

    每个蚜虫每隔3到5分钟采集一次,再存到自己的公共胃里,带给在蚁巢工作没有外出的姐妹们和我们的婴儿妹妹吃。

    她笑笑,又道:“看你们的表情好像不乐意,没关系,这些都让我们代劳好了。”

    她这话,让李妖娆他们摸着心口,暗暗松了一口气,吃蚜虫拉的粑粑,这么恶心的事怎么可能呢?他们是来找人的,不是千里迢迢来吞翔。

    “5分钟时间到了,大家开始采蜜!”

    队长蚁桃花一声令下,虞骑云他们立刻睁大了眼睛在一旁看着,他们很想看看蚂蚁是如何才能采集蚜虫蜜的。

    只见五个蚂蚁姐妹,分别站在五只蚜虫身后,她们低下头,用自己的触角,轻轻敲打蚜虫的背部。

    神奇的一幕立刻生了。

    只见这五只蚜虫不约而同地慢慢举起屁股,“啵”的一声,菊花处挤出一团露珠来,顿时亮瞎了虞骑云他们的镶钻石的铝合金眼。

    这颗露珠不仅纯净得像矿泉水,还散出蜂蜜般的甘甜。这和人类眼里不忍直视的粑粑,简直完全不一样。

    皂皂和弹团体内理智告诉他们,这不能吃!而感性告诉他们,这很好吃!

    咳咳!

    虞骑云及时的一声咳嗽。

    让这两个家伙立刻清醒过来,咽了咽口水,脸都羞愧得通红,刚才差点就完成了人生第一次重口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