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151集 衰哥正传

第151集 衰哥正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今天。

    虞骑云他们5人不是来海桐树上来个一日游,作为蚂蚁学院的外来留学生,他们是来上放牧课的。

    全程贴身教学的老师,是蚁茉花。

    不过考虑到芭枝院长,有可能在下课后,会考察他们的学业,蚁茉花很快开始安排虞骑云他们的实习课程:

    一、饭团和皂皂守在这条树枝最前方的一片叶子上,负责放哨。一有天敌动静,立刻出警报。

    二、越安一个人守在树枝的最后端岔口,防止天敌从内部进犯。

    三、中间这段蚜虫们在吮吸的树枝,由虞骑云和李妖娆两个人来回巡视。

    以上的安排让越安暗暗点赞。

    这样蚜虫的前后左右都有布控点,一张严密的防护罩,不动声色地笼罩在浑然忘我的蚜虫餐桌四周。

    ……

    蚜虫是世界上最奇怪的昆虫之一。有三狂:生育狂、吃饭狂、拉屎狂。

    她们是世界上繁殖度最快的昆虫。

    哇哇一落地就能生孩子,一个月的人类婴儿还在让父母苦逼着脸勤换尿片时,一个月的蚜虫就已经开始作奶奶了。

    她是世界上吃起饭来,最不要命的昆虫,当猎食者近在咫尺地啃食自己的同伴时,她还在一旁安安静静地吮吸着树汁。

    她是世界一天中拉屎次数最多的昆虫,每隔3到5分钟,就要拉一次粑粑。

    还好她们的粑粑,又香又甜,含有丰富的糖分营养,是蚂蚁们的最爱,成为她们交给蚂蚁们的保护费。

    尼玛,不得不承认。蚜虫是世界上最为轻松的雇主,仅仅付出自己的便便就居然能换来自己的安全。

    便便原本就是她们不得不拉的废物。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她们等于不花任何代价就请到了雨林中最尽心尽力的保镖。

    真是羡煞旁虫。

    而今天这个保镖的光荣角色是由虞骑云这5个人类来承担,茉花小队的任务是最简单却又最忙碌:

    每隔3到5分钟,她们就必须准点用自己的嘴巴对蚜虫屁股一点不剩地吮吸她们拉出的蜜露。现在部落食物紧张,她们一坨粑粑都不能错过。

    如果没有及时采集,那么蚜虫会将蜜露排到树下,而就意味着,部落有一个姐妹或者婴儿妹妹要挨饿,蚜虫可不管你有没有及时接好她的便便。

    ……

    饭团仰天躺在树叶上,而皂皂在一旁左看右看,很不安分。他们对视一眼,都现对方的目光中飘移着两个字:饥饿。

    他们携带的背包里,除了早上在露珠里灌装的瓶装水外,已经没有任何食物了,人造食品,已吃得干干净净。

    他们从今天开始,和丛林里其它一切动物没有两样,要么接受蚂蚁部落提供给他们的,要么自己去向大自然索取。

    或许从这一刻开始,他们才真正算是丛林中的一份子。

    蚁茉花已经明确告诉这几个人类,在放牧蚜虫的这段时间,他们唯一的食物,就是眼前这5个蚜虫拉的蜜露。

    吃或不吃,悉听尊便。

    蚁茉花这么做,也是为虞骑云他们着想,她已经知道处理好行军蚁的事情后,这几个人类伙伴就要踏上更艰辛的冒险之旅,她唯一能为他们做的就是,提高他们的生存能力和适应能力。

    也就是培养他们的吃苦精神。

    如果连蚜虫
重生在神话世界笔趣阁
的这样不苦的蜜露都有心理阴影的话,那他们以后面对更残酷的生存挑战时,将会一败涂地。

    ……

    “咕咕…咕咕…”

    好像饭团和皂皂肚子里,都住着一只布谷鸟,他们慢慢地爬到绿叶的边缘,俯视下方这一段树枝,看着蚁茉花她们津津有味地舔食着蜜露。这两个吃货的嘴角都渗出了晶莹的水花。

    蚁茉花刚抬起头,都感觉有液体,滴在她的头上,她甩甩触角,仰头就看见饭团和皂皂那两双贪婪的目光。

    同时仰看的还有李妖娆,她的鼻尖也莫名其妙地被滴了两滴口水,立刻看到了皂皂和饭团一脸的馋样。

    她默默低下头,叹了口气。

    他们像吃,就是让他们吃吧,反正打死自己也不吃动物的排泄物。

    果然那两个吃货,慢慢从树叶上爬了下来,红着脸走到李妖娆和蚁茉花跟前,无需说话,眼神代表了一切。

    李妖娆点点头,蚁茉花含笑不语。

    在桃花苹花她们惊讶的目光下,这两个人类期期艾艾地走到两只蚜虫身后,慢慢蹲下身,学着蚂蚁姐妹一样,用手轻轻敲了敲蚜虫的背。

    “啵”的一声。

    两只蚜虫的菊花都绽开了两颗晶莹的露珠,一股沁人的香醇笼罩在他们两张忐忑又激动的脸上。

    “快吃掉!别让蜜露滚到树下去!”

    身边的蚂蚁姐妹厉声呵道。

    饭团和皂皂对视一眼。露出狰狞的表情,一口将蚜虫拉出的粑粑吞咽了下去!

    片刻之后,竟露出惊喜的笑容,他们眨巴眨巴嘴,感觉味道好极了!

    “好喝!好喝!”

    他们不等蚁茉花话,又对着别的蚜虫一番搜刮起来,咕咚咕咚,一连扫荡了好几只蚜虫的绿屁股,才心满意足地停下来,看得李妖娆和虞骑云目瞪口呆。

    他俩人的喉咙不为人察觉地滚动了一下,现在已经到了中午,他们肚子里的布谷鸟开始唱起了古老的歌谣。

    虞骑云看向她。

    她咬着嘴唇,终于还是摇了摇头。

    虞骑云做了一个“我上了”的表情,慢慢地蹲下身,表情复杂地看着眼前那一朵抖动着的绿色小菊花。

    这是蚜索的菊花。

    虞骑云沉默了片刻,终于颤颤巍巍地伸出右手,敲了敲蚜索的背……

    这一敲。

    就意味着虞骑云这个青春美酷男从此光荣地加入世界上吃过大便的少数精英行列,意味着对网上吞翔的内容和体验,他成了最有言权的少数人之一。

    就听。

    噗!

    咔嚓!

    此刻画面好像被定格。

    第一个声音。

    是虞骑云被****似的被喷了一脸!

    第二个声音。

    是虞骑云瞬间抓狂的衰样,被李妖娆手机抓拍了个正着,她笑得花枝乱颤,她想回国后,一定上传网络,标题就是:

    被便便爆头的衰哥。

    虞骑云七手八脚将液体擦干,哭丧着脸嘎声问身边笑弯腰的蚁茉花:

    “怎么会这样?”

    饭团和皂皂敲出来的都是一个个滚圆可爱的露珠,自己敲出的却是……

    蚁茉花边笑边喘气:

    “你运气真好,她今天拉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