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154集 这笑容里飞扬的青春

第154集 这笑容里飞扬的青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清晨、中午和黄昏。

    是亚马逊雨林最安详平和的三个时间段,这段时间很少杀戮。

    这是猎食动物在为狩猎做准备的时刻,在出前他们也需要休息。

    当然,也有些猎食动物不按常理出牌,喜欢出奇不易,攻其不备。就像从人类世界穿越过来的一样。颇有些兵法的味道。

    瓢异骷。

    他是一只异色瓢虫。

    此刻正斜趟在一片泛黄的树叶上。有十几只还处于六脚毛虫阶段的瓢幼在他身边爬来爬去,这些都是他未成年的孩子。

    他有时也觉得奇怪。

    怎么未成年的瓢虫和成年的瓢虫,外貌差别会这么大?

    他们就像一群缩小版的蜥蜴,长满黑色肉刺的身体上拖着一根蜥蜴般的长尾巴,虽然是幼虫,性格却比成虫还凶猛。

    每每当成年瓢虫不在身边时,那么就会生骨肉相残的可怕一幕,体型大的哥哥姐姐会把弟弟妹妹吃的干干净净。

    让他这个做父亲的心在滴血。

    他在黄昏戈壁时,曾有1oo多个儿女,一路穿过白蚁草原再到达蚂蚁谷后,现在现在身边的亲身儿女竟然只剩下十几个,这让他伤心头疼又无奈,也无话可说。

    因为这是他不得不接受的现实,他小时候,也是通过吞噬了自己的亲生弟妹,才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这是异色瓢虫的亿万年来传承的族群本能,即使是一家人,也只有强者才能活下去,他们无法改变,只能接受。

    人类在某些特点时期特定时刻,不也是如此吗,在古代,为了争夺王位,可以骨肉相残,在现代,为了争夺家产,可以骨肉相残……

    ……

    瓢异骷的躺姿非常慵懒,如果虞骑云他们看到,一定会忍不住噗嗤一声,这姿势很搞笑,就是一个瓢虫版的“葛优躺”。

    他凶残如小恶魔的孩子们,又在他的身边打成一团,大人在身边,他们倒不敢互相吞噬,不过也在为大人不在身边时的自相残杀做着热身运动。

    虽然瓢异骷随意懒散。

    虽然一群小瓢虫吵吵闹闹。

    他们对面坐着的一群成年异色瓢虫却是纹丝不动,就像第一次上课的人类小学生,几乎连大气都不敢出。

    因为瓢异骷是领。

    他们四十几个则是安分的手下。

    这里等级森严。

    瓢异骷虽然背对着他们,在津津有味地挑弄着他野蛮的儿女,但不用转身也能感觉到手下敬畏到颤栗的目光。

    他知道他们不是在畏惧自己背上那一个血红的骷髅头图案,而是畏惧他干净利落的凶残手段。

    自从他当着大家的面活活撕碎几个不听话的手下,并一口一口慢慢咀嚼着咽进肚子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挑战他的权威,这,就是权力的力量。

    他很享受这种唯我独尊的感觉。

    不仅对自己手下,

    更是对自己的对手。

    上午,在火蚁领地,当老对手瓢一星慢慢在自己眼前倒下时,他仰天,长久地咆哮,要让所有的瓢虫明白,这片蚂蚁谷的蚜虫是完全被他瓢异骷承包了。

    他看了看日头。

    此刻太阳当空。正是亚马逊雨林一天中最炎热的时刻,热得多嘴的蝉终于闭上了嘴,乖乖躲
极品单身吧
进树洞里睡午觉去了。

    正午时光,也蚂蚁最松懈的时候,因为她们知道,没有谁会选择在这个时刻,去偷袭她们放牧的蚜虫。

    而他瓢异骷是个幽默的人。

    幽默的最佳效果就出其不意。

    他推开手中的小蜥蜴样的嬉闹儿女,慵懒地转过身,这一刻,手下们立刻低垂下了头,目光竟不敢直视。

    他嘴角满意地弯起了一个微笑的弧度,在他的人生观中,丛林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野蛮世界,他用野蛮的手腕统治自己的手下无可厚非。

    在这个集体里,只有他才有生育繁衍的权利,所有人都必须为他和他的孩子效力,唯有强硬,才能确保命令的执行。

    他开始下达命令:

    “瓢异花、瓢异叶、瓢异果,你们领5个人从树顶向下开始袭扰。瓢异土、瓢异水、瓢异木带5个人从树底向上开始袭扰,闹得动静越大越好。”

    他沉吟片刻又厉声道:

    “注意要尽可能和蚂蚁们捉迷藏,吸引他们的主力,拖得的时间越长越好,其余人带着我的孩子和我一道从树腰部位杀进,去享受最丰盛的蚜虫盛宴!”

    这是一招典型的声东击西,他在别的蚂蚁部落用过,屡试不爽。切叶蚁和别的蚂蚁的一样,也是两个触角,一个脑袋。

    瓢群中站起六只瓢虫,四男两女。他们都将触角耷拉下来,齐声道:

    “是!”

    领的智慧和体力都是他们无可比拟的,跟着他,至少有可口汤喝,在还没有强大到推翻他的领导时,服从就是他们现在最明智的选择。

    瓢异骷大手一挥:“出!”

    ……

    从上午8点到中午13点。整整5个小时,多雷米索,这个5个蚜虫一动不一动趴在海桐树的嫩枝上,不停地吃不停地拉,让虞骑云和越安感叹到麻木的地步。

    林子大了,真是什么虫都有。

    个头最小的,胃口居然是最大。

    太阳越来越激情四射,他们和李妖娆躲在一片树叶下乘凉,蚁茉花和桃花躲在另一边,她说一般中午没什么事,大家可以稍稍休息一下。但不能闭眼和打瞌睡。

    时间在寂静中度过。

    “都快一个小时了,怎么他们俩还没回来?”李妖娆问越安和虞骑云,她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没事了,这棵树是蚂蚁的核心安全区。”虞骑云懒洋洋,撇撇嘴一笑,“你还真以为他们是去方便了,我估计这两个家伙一定躲在哪一个地方睡觉去了。”

    这话,也让越安心照不宣地笑了一下,“妖娆,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就让他们多休息一下。”

    李妖娆的眉头缓缓展开,想想也是,今天他们天没亮就起床,是该让他们补个回笼觉,话说,自己也有些困呢。

    “妖娆,你也去找个地方睡一会儿,这里有我们看着……”

    突听两个男生异口同声说,他们对视一眼,又都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这笑容里飞扬的青春,宛如一道冰爽的清泉,缓缓流淌进李妖娆的心底。

    她没有笑,满脸都是感动。

    在人类社会的都市里,好像人与人之间,都带着一张假面具。

    而在远离文明的原始丛林,反而让她感受到更多的温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