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158集 一腔悲愤冲云霄

第158集 一腔悲愤冲云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考虑到蚜虫安全,大家一致决定撤回到海桐树的中央位置,不过之前他们还必须做一件事情,就是找到皂皂和饭团。

    在从林里,找人是绝对不能大声喊叫,这是老司机都知道的生存法则,所以他们兵分几路,从不同方向,低声叫唤着,寻找那两个吃货的踪迹。

    一刻钟后,纷纷失望而回。

    蚂蚁们无奈地叹口气,如果是蚂蚁同伴,一定可以一路留下尿液信息,那她们分分钟就能搞定,而人虫就无计可施了。

    李妖娆也皱起眉头,手机上的定位系统因为相距1米之内是不管用的,所以也无法确切知道饭团和皂皂的具体位置,只能证明她们还在树冠顶层附近。

    可是数百条树枝,一时间也没法慢慢去找,这时越安提议,让他一个人留在原地等他们回来,其余人和蚂蚁先回中部去。

    “还是我留下!”虞骑云抢着说。

    越安虽然足智多谋,可惜乃一介文弱书生,手无缚鸡之力,让他留下,怎么能让虞骑云放心呢?

    “你的眼睛再被瓢虫辣椒水滴中,可能真的会瞎了!”越安莞尔一笑,“碰见瓢虫,我有眼镜挡着,一定没事儿。”

    “让苹花留下和他一起等。”

    蚁茉花果断吩咐,将蚁苹花头顶上的蚜多转移到虞骑云的头上,一个响指,让大家立刻赶路,

    苹花虽然在队里年纪最小,格斗力却仅次于蚁茉花,可以保护好越安。

    而且等饭团和皂皂回来后,凭借蚁苹花触角对蚂蚁尿液路标的感知力,能准确地和蚁茉花他们汇合。

    所以留下苹花一举两得。

    “多保重!”挥挥触角互道珍重。

    ……

    越安先给皂皂和饭团去短信:

    你们快回来,我在原地急等!

    可足足过了5分钟,这两个人好像约好似的,竟然一个都没回。

    这让越安心里打起了鼓,脸色有些苍白,忐忑地问身边的蚁苹花:

    “他们不会有事吧?”

    蚁苹花斜躺在绿叶上,伸了一个懒腰:

    “这里是我们祖祖辈辈的核心安全区,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放心。”

    “瓢虫除了蚜虫,会吃其他的吗?”越安深吸一口气问。

    今天他看瓢虫的战斗力,远比自己的想象要彪悍得多,如果真遇到饭团和皂皂,会不会把他们逮去吃掉?

    这个念头像只毛虫在啃食他的心肺。

    “靠,你又想多了,瓢虫在雨林只吃蚜虫和介壳虫,你呀,千万别自己吓自己!”

    蚁苹花咯咯笑了起来。

    “你们不是说,这些瓢虫不是本地的吗,你们也是第一见到,了解不深,很难保证他们不会对我们的伙伴有伤害。”

    越安越想越心惊。

    他从叶子上站了起来,“不行,我还是再去找找他们,你留在这里等回音,我们不见不散!”

    “坐下吧你!我说没事就没事!我是蚂蚁,这是我们的地盘,难道我们的经验还不上你这个外来户?”

    蚁苹花抓起越安的腿,一把拉倒在树叶上,差点让这眼镜男摔了个狗啃屎。

    越安扑倒在树叶上,泪流满面。

    我擦,怎么这些蚂蚁妹纸个个都这样简单粗暴呢?


沉沦魔王无弹窗


    “我是为你好,要不然等他们回来了,你倒是又迷路了,那我们又得等你这小子,你知道这棵海桐树有多少条枝?多少朵花,多少片叶吗?”

    蚁苹花瞪着眼,一张刀子嘴。

    越安摇摇头。

    “哼,我就知你不知道!”蚁苹花傲娇地一笑,“我数过,这棵海桐树上有1624条树枝、266朵花、7112片树叶。”

    越安表情很惊讶,这小蚂蚁是该有多么无聊,才修成这样的正果。

    呵呵,他只能呵呵。

    “你屁都不知道,还敢瞎找!”蚁苹花哼然一声,为这简段的谈话画上句号。

    ……

    远远就听到前方一片混乱。

    蚁茉花心跳到嗓子眼里,穿过一簇厚厚的树叶,就看到一幕惊悚的图像:

    只见上百只蚜虫横尸遍野,残肢散落得到处都是,数十只蚂蚁姐妹和同样的数目的瓢虫正在一道粗大的树枝打得难解难分,状况十分惨烈!

    虞骑云和李妖娆当场惊呆了!

    虽然他们并不喜欢蚜虫,但这一地死去蚜虫的支离破碎的绿色内脏和手脚,让他们心里的火山澎涌而出。

    而这里弥漫着的蜜露甜味和血液腥味混合在一起的诡异闻道,也让他们胃酸滚动,一阵呕吐。

    突听他们头顶上5声尖叫。

    “多雷米索”当场吓晕过去。

    蚁茉花扶起一只趴在地上呻吟的受伤工蚁,沉声问:

    “怎么会这样?兵蚁巡逻队呢?”

    她看见现场战斗的都是放牧的工蚁,而格斗力最强的兵蚁却不知去向。

    怀了这只工蚁,捂着腹部,浑身颤抖着,用微弱的声音说:

    “他们之前还在这里巡逻,后来下面蚂蚁报告说,有大队瓢虫偷袭,所以都下去赶去帮忙,可可…可他们刚走,就有一大批瓢虫来偷袭我们……”

    她刚看到蚁茉花赶来,先是一阵喜悦,后来看清蚁茉花才带了这点人马,目光又不禁暗淡下去。

    蚁茉花直起身,迅分析了战场局势,现在格斗的工蚁数量和来犯的瓢虫相等,一对一虽然处在下风,但也能勉强支撑,而造成蚜虫伤亡惨重的主要原因是:

    一是,对方有一只骷髅头图案的瓢虫异常凶悍,牵制了好几个工蚁的战力。使局面进一步向瓢虫那一方倾斜。

    二是,在蚂蚁和成年瓢虫对峙的关键时刻,十几个像黑色蜥蜴样的瓢幼,趁火打劫,将现场没有任何保护的蚜虫,大肆吞食,这1oo多只蚜虫现在简直就是一群沉默的羔羊,任人宰割。

    “桐花!你快到下面,把巡逻队叫回来!”蚁茉花看清事态后,立刻下达命令。

    桐花领命,放下头上的瓢虫交到李妖娆怀里,以最快度朝树尾部跑去!

    这一片中央牧区的蚜虫,虽然已经被残食了1oo多只,但还有3oo多只蚜虫活着,只要巡逻多及时赶来,还能保全。

    “虞骑云,李妖娆,你们将这5个蚜虫和地上受伤的姐妹转移到安全的角落看护好!”蚁茉花郑重看了他们一眼,又厉声命令蚁桃花和蚁兰花:

    “我们三个去对付瓢幼,记住!要把他们往死里咬!”

    看见朝夕相处的蚜虫姐妹被无情屠戮,蚁茉花的悲愤直冲云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