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160集 激战

第160集 激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条腿不能断。

    蚁茉花和瓢异骷这两个对手,意外地在这件事上达成了共识。

    这腿断了,蚁茉花就会掉下树去。

    而瓢异骷将成为5条腿的残废,这对于他这个瓢虫老大的尊严会是个巨大的打击,而且会让窥觊他领宝座的手下蠢蠢欲动。在动物世界,残疾的瓢虫和残疾的狮子一样,是很难保住王位的。

    他们交换着眼神。

    “我把你放回树枝,你松开口。”瓢异骷尽量用平静的口吻想对手提议。

    此刻他飞在空中,而蚁茉花悬挂在他脚下,就像直升飞机吊着一个救生员。

    蚁茉花点点触角,表示同意,她嘴里咬着瓢异骷的大腿,不能说话。

    可下一秒,咔嚓一声。

    蚁茉花含着一截断腿,直坠下去!

    人算不如天算。

    不知不觉这条腿竟然被咬断了。

    “不……”

    这一声凄厉的吼叫,让树枝上的蚂蚁和瓢虫都在瞬间停止了扭打。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瓢异骷扭曲的脸庞吓得呆住了。

    虞骑云和李妖娆再次探出了脑袋。

    “杀了杀了!把蚂蚁通通杀了!”

    瓢异骷的咆哮声,让整个中央牧场仿佛如地震一般颤抖起来。

    虞骑云也惊讶地张大了嘴,没想到,一只瓢虫居然有这么大肺活量,还真让人惊讶。更惊讶的是,竟然没看到蚁茉花。

    刚才由于视线被一片格挡的原因,他和李妖娆错过了瓢异骷悲催的全过程。

    只见瓢异骷一路爆吼着。

    他冲入战区,一只工蚁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咔嚓脆响,脖子就被他咬断。

    当这蚂蚁身体软软趴在树枝上,瞬间点燃现场所有蚂蚁的怒火!她们齐吼着,挣脱自己对手的纠缠,奋不顾身地朝瓢异骷扑了上去!誓为惨死的姐妹报仇。

    但怎么能成为处于暴走模式的瓢异骷的对手,只听得一系列噼里啪啦。

    不少蚂蚁姐妹被摔得七零八落,有的像蚁茉花一样被打落到树下。

    之前勉强维持的僵局,在瓢异骷的强势暴走下,现在成了异色瓢虫对蚂蚁姐妹一边倒的碾压之势。

    “老大威武!”

    瓢虫们齐声高喊。

    瓢异骷目中闪过一丝不为人察觉的冷笑,之前他断了一条腿后,有几只瓢虫在震惊之余,更多的是兴奋和欣喜,他故意展示自己辣手的一面,杀蚁给瓢看,这才压抑住那几个不安分的心。

    回去再收拾你们!

    眼见蚁桃花和兰花正在驱赶他饥肠辘辘的孩子,她们过于投入,居然还没现此刻的变故。

    他振翅一飞,无声无息停止桃花和兰花的身后,双爪一挥,一大片黄色的液体一滴不漏地全洒在她们的身上。

    两声尖叫。

    两只蚂蚁痛得滚到在地。

    瓢异骷一阵暗爽,这两只蚂蚁是跟随那只咬断自己大腿的蚂蚁左右的,关系一定很亲密,既然那家伙掉下树去,那么就让自己的报复都落在她们身上吧。

    他飞下枝头,一伸爪冷不防拎起蚁桃花的触角,一脚踩在她肚子上,冰冷地俯视这蚂蚁纤细的脖子,然后张开了嘴!

    一口!咬住了一块石子!

    在千钧一之际,一颗飞石正中了他的嘴,他惊恐地抬起头,一个蓝色
花都之王小说5200
身影,由远及近,站到了他的跟前。

    一只他从来没见过的奇怪的虫。一只不仅没有触角,还少了两条腿的蓝色的虫。

    瓢异骷把石子吐了出来,愤怒地现自己的牙齿竟然有些松了。

    不管这虫是谁?

    毫无疑问,他是站在蚂蚁的一边。

    ……

    “骑云,这只瓢虫交给我。”

    一个淡然的声音伴随着一个紫色身影而来,瓢异骷的残暴成功地激怒了李妖娆,来切叶部落这么多天,蚂蚁姐妹的勤劳友爱深深感染了她。

    在心底,她已经将自己当做部落的一份子,而蚂蚁都是她的姐妹。

    她们的命比自己的容貌更重要。

    虞骑云如是。

    李妖娆手执双截棍一步一步走到瓢异骷跟前,这陌生的面孔和陌生的武器,把这瓢老大吓得不争气地连退几步。

    虞骑云大步上前,趁机将蚁桃花和兰花扶了起来。所幸她们除背上一片红肿外,身体并无大碍。

    “这里交给她,我们去踢飞那些小瓢虫崽子!”虞骑云鼓励这两只蚂蚁再接再厉,完成蚁茉花的未尽使命。

    “嗡”一下。

    瓢异骷飞在空中,他看出穿着紫色外壳的李妖娆并没有翅膀。

    人对未知的事物,总有一种本能的恐惧,动物也是一样。他不知道这些奇怪的虫子是何方神圣,不过虞骑云那一个天外飞石,又准又狠,让他心有余悸。

    所以飞在空中,进可攻退可守。

    然而有一点瓢虫永远不会知道,李妖娆虽然不会飞,但她手里的双截棍会。

    当银色的亮光刺痛他的眼睛时。

    胸腔已经开出一朵绿色的血花,他像一颗红色的流星坠了下去……

    离树冠1o米的地表。

    蚁茉花懊恼地吐出口中的那一截断腿,刚七手八脚钻出她落入的草丛时,就听见一声破空巨响,尘土飞扬,一个红色的瓢子滚落在她的脚下。

    她擦亮眼睛。

    梦幻地现这个东西竟是瓢异骷。

    眼里再无霸气,只有生命最后一刻的惊恐、不甘和绝望……

    ……

    眼睁睁看见老大在空中开出一朵大血花,所有的异色瓢虫,都露出惊恐的神色,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夺路而逃。

    可惜,虞骑云和已经赶来的大队兵蚁们并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

    群龙无加上心胆俱裂。

    让他们的战斗力大打折扣,结果除了少数几只机灵的瓢虫率先逃走外,树上所有的大小瓢虫全军覆灭,

    而且很多瓢虫都是被愤怒的蚂蚁活活撕成粉碎。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表达对被吞食的124只蚜虫和牺牲的6名蚂蚁姐妹的哀悼之情。

    硝烟散去,现场一片狼藉。

    没有欢庆,只有沉默。

    当蚁茉花再次气喘吁吁地爬上树时,位于海桐树内的中央牧场,已经恢复了平静,枝叶上的尸体已被清理。

    数百只蚜虫继续在留着姐妹血迹的枝叶上吮吸着树汁。

    虞骑云和李妖娆默默看着她们。

    心里一阵感慨。

    终于明白如此柔弱的蚜虫,为什么能从2亿年前能活到现在。

    不仅仅是因为她们能生。

    同时还在于她们能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