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166集 今晚咬死饭团

第166集 今晚咬死饭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

    就像今天突如其来的变故。

    浇得所有人的心情都糟透了!

    皂皂毫无线索的神秘失踪。

    饭团被茧蜂恶毒地种下孩子。

    祸事成双。让淅沥的雨声,仿佛直接敲击在每个人的心脏,让他们的心情一直沉到水里的淤泥里。

    离崩溃只有一步之遥。

    而当事人之一的饭团,不出意外地痴痴仰躺在泥地上的叶子里,如死了一般一动不动,心智已然奔溃了。

    之前的傍晚时分。

    红根女王、夏叶和春叶公主领着切叶蚁部落上上下下各部门的高层,都郑重地齐聚一堂,向虞骑云他们表达对皂皂最真挚的关切,和对饭团最沉痛的安慰。

    就连一向和他们作对的芭枝院长,此刻也保持了慰问者典型的肃穆神情。

    她想起自己的养女小檬去世的那一个夜晚,也是这样下着凄苦的大雨。

    ……

    关于皂皂。

    女王一脸愧疚,在虞骑云他们面前,触角颤抖着,十分自责,皂皂是在部落核心安全区失踪的,作为女王,她主动承担这个要责任。久久俯下身子,对虞骑云他们不停地表达歉意。

    而一边木立的蚁茉花此刻,连看都不敢看虞骑云他们一眼,已经无地自容。

    女王当场下令:

    从明天开始动员一切蚁力物力,不惜一切代价,搜寻皂皂的踪迹。并且她补充地强调,这不惜一切代价,就包括牺牲自己部落蚂蚁孩子们的性命。

    此言一出,不仅让蚁芭枝和蚁荔枝在内的所有高层震惊,也让虞骑云越安和李妖娆他们无声地感动。

    无论结果怎么样,女王这份诚意,他们铭记在心。

    而有关饭团……

    从女王、公主到高层,每个人当目光扫过饭团的臀部时,都轻轻摇了摇头,出无声的叹息……

    她们依次排队,绕着饭团的身体沉痛地走了一圈,看得饭团心惊肉跳,感觉蚂蚁部落已经在提前为自己开追悼会了。

    这让饭团当场再次昏死过去。

    试想,有谁在自己生前就有幸参加自己的追悼会呢,再强大的心脏,也经不住如此残酷的打击。

    等女王叹息着领着众人走了之后,在一个暗淡的手电光映照下的卧室,只留下一片如墓穴般的死寂,

    没有人说话,不知该说什么话。

    ……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候。

    蚁茉花满脸羞愧地走到虞骑云和越安跟前,李妖娆今天进了屋后,就一直伫立在窗前,被大雨飞溅了一脸,仍是一动不动,表情严峻,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这让蚁茉花更加胆颤。

    她知道李妖娆在为皂皂和饭团担心,她只想一个人好好静静。

    所以蚁茉花不敢打扰。

    她怯生生站到虞骑云和越安的面前,沉默了片刻,终于鼓起勇气说:

    “对不起……”

    这三个字是蚁茉花今天第2oo遍向虞骑云他们开口。哪怕说一千遍,她也觉得无法表达自己内心的愧疚。

    虞骑云抓了抓乱蓬蓬的蓝头,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

    “这是我们自己的疏忽……”

    的确,皂皂和饭团的事情,正是虞骑云他们放纵的结果,他们明知皂皂和饭团是最可有能用方便作为借口,睡懒觉去了,但是麻痹大意,并没有放在
我要当球长txt下载
心上。

    蚂蚁从来不会撒谎,都是实话实说,自然不会想到皂皂和饭团的花花肠子。

    因为在她们的思维里,如果方便,是不会跑得太远的,离她们那么近,这样安全上,她们是认为没问题的。

    可蚂蚁们没想到皂皂和饭团则是为了睡懒觉,所以躲得远远的。那么在安全方面,她们自然疏于提醒。

    ……

    这两句话说完。

    一人一蚁又陷入了沉默。

    虞骑云心情很乱。

    来亚马逊雨林,虽然多次遭遇生死考验,但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心里如此彷徨无助,因为这次是直接生在皂皂和饭团身上,一个生死未卜,一个危在旦夕。

    如果是在自己身上。

    虞骑云相信一切都无所畏惧,坦然面对,可生在这个五人团队中年纪最小的皂皂和胆子最小的饭团身上。

    这让他有一种无力可使的挫折感。

    越安也有相同的感觉。

    也不知又过了多久。

    蚁茉花看了看虽然清醒过来但依然痴呆一般躺在叶片上的饭团一眼,垂下触角,犹豫了片刻,将虞骑云和越安拉到一个光线暗淡的角落,轻声说:

    “过完今晚,饭团最多挨到明天下午,就会生不如死,所以…所以……”

    她突然闭上嘴,不说下去。

    虽然,窗外的雨上声依旧淅淅沥沥,虽然蚁茉花的声音轻得像一滴雨声。。

    但此刻虞骑云和越安的神经极度敏感和紧张,所以蚁茉花的话句句入耳。

    “不是说,茧蜂种下卵后,饭团最多可以活上七天吗?”

    虞骑云急得嗓音都哑了。

    蚁茉花叹了口气:“没错,可是从明天开始,虫卵就开始孵化出来……”

    越安猝然接口道:“也就是说,这茧蜂的幼虫明天开始就要在饭团的臀部里,吞噬血肉了?”

    说这话时,他全身都在颤抖。

    这简直是在受千刀万剐之刑,这这…让身娇肉嫩的饭团怎么能受得了?

    蚁茉花点点触角,沙哑道:

    “是的,所以我建议,你们行行好,今晚就把他咬死!让他少受一些罪。”

    这句话。

    让虞骑云和越安浑身一震,的确,与其让饭团痛得死去活来再死,不如提前结束他的生命,这反而是一种仁慈。

    但,这是最后的选择。

    在此之前,他们必须冒险试一试另一个办法:

    给饭团动手术!

    将那个该死的蜂卵取出来!

    这虽然也是万般无奈之举,却是他们目前唯一能让饭团活命的机会!

    因为询问过蚁茉花,这茧蜂很恶毒,卵不仅种得非常深,而且都极为阴险地种在神经元附近。

    所以,这个外科手术,需要极高的专业技能和心里素质。

    而越安和虞骑云连只青蛙都没解刨过,安全就是赤果果的门外汉。

    更悲催的是,他们除了水果刀外加一个打火机外,就没有其他任何工具。连外科手术最基本的麻醉剂都没有。

    可以想象,在饭团杀猪的吼声中,在痛得不停狂抖的屁股里,让他们把米粒大小的卵从紧贴的神经脉络边,如履破冰万分细心地取出来。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所以要动手术,当务之急,就是必须尽快找到起麻醉效果的替代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