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167集 一语之间

第167集 一语之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亚马逊丛林的暴雨,来得快,却是去的慢,兀自在泥窗前没心没肺地滴落。

    李妖娆仿佛也熔进了雨声。

    伫立在窗前一动不动,成为枯燥雨声中的一个最沉默的音符。

    她内心和平静的面容相反,皂皂的笑容在她脑海里回荡,不停地回荡……

    记得第一次去孤儿院,在给小朋友完礼物后,独自去女厕所,刚进门就被一阵窃窃的怪笑惊得一跳,好像有贼躲在厕所里面分账似的。

    她低头就看见一个头蓬乱的小姑娘,正蹲在坑上,一边拉粑粑一边大嚼着一根半身不熟的玉米,边吃边笑。

    李妖娆胃里一阵翻滚,这孩子简直熊到没下线了!居然可以做到屁股里噼里啪啦,嘴上却是咯吱咯吱。

    看得又可怜又可笑又恶心。

    一看到李妖娆,这小家伙立刻闪电一般将玉米藏到屁股后,耸鼻翻牙低吼着,就像一只护食的小野兽。

    李妖娆石化之后哑然失笑。

    这小家伙保护食物的这股狠劲,竟然和自己小时候是一模一样。

    嘿嘿,我喜欢!

    从此。

    这个爱吃爱笑爱哭爱闹的叫皂皂的小丫头,就在李妖娆心里占据了一个他人无法取代的重要位置。

    每次去孤儿院,都要悄悄塞给她额外的零食,安慰小吃货永远填不满的胃口。

    往事如蓝光电影,历历在目。

    现在已是深夜,若在平时,皂皂一定是缩在自己怀里,鼾声如雷,可是现在……李妖娆不禁转头看向房间中央,叶子上空空荡荡,只躺着死了一般的饭团。

    一看到饭团这个样子,瞬间她心痛如绞,眼泪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

    李妖娆感觉自己额头烧得像火,大脑一阵锥心的剧痛,她突然双臂撑起,整个人都斜探出窗外,雨声霹雳,像鞭子一样狠狠抽打在她脸上。

    一片片水花,已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是我害了他们!她喃喃道。

    如果自己不带他们来亚马逊,皂皂和饭团也不会……她突然有个疯狂想法,从这窗口跳下去!陪他们一起去死……

    正恍惚间,一双硬得像花岗岩一般的大手,牢牢按住了她的肩膀,把她从昏暝凄苦的雨界里拉回到人间。

    ……

    “妖娆,不到最后,绝不要放弃!”

    李妖娆转身就看见虞骑云一张含笑的脸,和一双深邃的眼。

    她第一次看到这个蓝色控的眼神是如此坚定,有一种浓郁的自省味道,既在鼓励她,也同时在鼓励自己。

    “我猜皂皂的手机是没电了,等明天太阳出来,她一定会充上电,和我们联系的,明天…我们只要等到明天……”

    虞骑云看向窗外的雨,仿佛在自言自语,他的手从李妖娆的肩膀滑下,又牢牢捏住了李妖娆的手。

    一股温流从手指尖涌上全身,让李妖娆整个人都踏实了许多。她突然想扑进虞骑云的怀里,闭上眼,好休息一会,这个念头转瞬即逝,只留下一脸的绯红。

    虞骑云心忍住不跳了一下。

    ……

    “他们在干嘛?”

    李妖娆甩开虞骑云的手,一指越安和蚁茉花,趁机转移话题。

    只见越安凑在手电光下,一笔一纸,正聚精会神地涂涂写写,蚁茉花在旁如石像般木立,触角风干了似的动也不动。

    远看他们俩人
儒武争锋无弹窗
的背影,宛如一幅奇特的中国剪纸。

    “越安在画几种麻醉植物,给蚁茉花辨认,看看这一片雨林有没有?”

    虞骑云满含期待地说。

    当他和李妖娆走到越安身边时,这位自学成才的漫画达人,已经在白纸上画好了四株形态各异的植物,花红叶绿,还用随包的水彩笔,精心涂上了颜色。

    栩栩如生,跃然纸上。

    让虞骑云和李妖娆赞叹不已,可惜这些植物他们一个都不认识,在点赞之后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羞愧。

    越安将手电调到最亮,照在纸上,问蚁茉花:“你们见过这几种植物吗?”

    连问两声,蚁茉花方才如梦初醒。

    之前,她被越安的手里的一纸一笔一画看呆了,作为一个没文字没图画的雨林动物,她何尝看过这样一个新奇事物?

    而当她眼见越安从最初的一根毫无感觉的抽象线条,几分钟内就演变为一棵活生生的植物时,她的心脏都快从嘴里跳了出来!灵魂飘出一米开外。

    额滴神啊!

    这个人虫居然能够无从生有,让白纸几分钟内就能长出活生生的植物来,让她瞬间有献上自己膝盖的冲动。

    她嘴角弯起一抹幸福的傻笑:“好好!有他在,部落下雨天,也可以摘到新鲜的绿叶了,想要多少就让越安画多了!”

    看见蚁茉花痴痴呆呆的模样,对着越安的声音听而不闻,虞骑云和李妖娆面面相觑,瞬间有给这蚂蚁一耳光的冲动。

    半晌。

    蚁茉花深呼了好几口气,颤动着接过图画,完全把越安的提问凉在一边,对着白纸上植物,又闻又掐又咬……

    足足一分钟后。

    只见她咣当一声坐在泥地上。把纸抛还越安,哭丧着咖啡脸,喃喃道:

    “假的!特么都是假的!”

    她雨天不出门就有新鲜绿叶种蘑菇的美梦瞬间破灭……

    蚁茉花浪漫的玻璃心碎了一地。

    越安三人对视一眼,奇道:

    “这蚂蚁怎么了?”

    ……

    好半天。

    经过越安诲蚁不倦的开导,蚁茉花那一颗纯净如凉白开的动物心,才明白这玩意儿叫图画,越安之前的举动叫画画。

    图画画得再像,也只能看看而已,既闻不到味,更吃不到肉,当然,人类世界据说有个叫马良的孩子,他的画例外。

    三人对视,暗暗好笑。

    幸好没把手机里动植物的图片和视频给她看,否则屏幕都会被这家伙嚼碎了。

    越安之所没亮出手机,是因为这几种植物是人类世界公认的“坏花”,不知毒害了多少像他一样单纯善良的年轻人。

    这些植物异常美丽,却浑身透着邪气,像越安这等正义之士,唯恐避之而不及,又怎么会收录到手机里呢?

    所以只好凭借印象,手工画了出来。

    蚁茉花从地上爬起来,重新接过越安手中的图画,用无比幽怨的眼神瞪了越安一眼,仔细端详起来。

    越安和虞骑云李妖娆在一旁紧张地注视着,手指甲扣在肉里,把关节都捏得泛白,默默祷念…蚁茉花千万要认得。

    否则,他们只好一棵棵去找。

    雨林这么大,他们的时间却这么少。

    饭团的命。

    就在蚁茉花的一语之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