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173集 月光下的舞蹈

第173集 月光下的舞蹈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和蜈蚣面对面,转身逃跑是一件极为愚蠢的事情,蜈蚣有42条腿,跑动起来仅用五六条尖足支撑身体,就像一列悬浮列车,是雨林跑得最快的动物之一。

    和蜈蚣比赛跑,就像和大象比身高一样,结局可想而知。

    所以灰蝎停下脚步,尾巴上毒勾高高吊起,张开两只钳子般的双手,去勇敢迎接自己和孩子即将到了命运:

    生或者死?

    这时雨后的天空,月亮慢慢钻出渐渐稀薄的云层,让整个雨林,都披上了一阵淡淡的银辉,也让虞骑云他们能够较为清晰看见石头底下的这一场死亡游戏。

    不得不佩服这是一位坚毅的蝎子母亲,她的身长只有区区9cm,而她的对手身长过3ocm,几乎是她的四倍。

    这在视觉上呈现一边倒的碾压。

    让李妖娆暗暗捏了一把汗,她对蜈蚣和蝎子这两个毒物,都没有任何好感,但在强者面前,她总是同情弱者。

    母蝎呼吸急促,背上的小蝎子都惊恐地挤作一团,不过他们没有一个逃离母亲的背脊,因为蝎子宝宝也本能的知道,离开母亲的庇护,他们在雨林的夜里,绝对活不过一个小时。

    母蝎迅地判断形势。

    她唯一的胜算就是她的尾巴上的毒勾,她常常用自己的尾巴战胜了比她体型大很多的对手,可惜蜈蚣例外,这是她最不想碰上的雨林动物。

    因为蜈蚣也有毒,剧毒。

    在雨林的角斗场,在毒性同等的条件下,体型的大小往往决定了决斗的成败。

    如网的月光淡淡映照。

    虞骑云越安他们趴在蝴蝶背上俯视,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是一条身体黑得亮,手脚却红得像血的一样巨型蜈蚣,在虞骑云他们面前,就像一只狰狞的巨兽。

    ……

    一阵风过。

    出乎所有人意料,蝎子率先起了进攻!狭路相逢勇者胜!她主动亮剑!

    果然让蜈蚣措手不及,在他印象里,蝎子面对他压倒性的形体时,总是防御为主,且战且腿。

    所以,蝎子居然一下子夹住了蜈蚣的头部,蜈蚣整个身体都痛得翻滚起来,蝎子身体也随着蜈蚣滚动,虽然背上的孩子飞散一地,然而蝎子咬定青山不放松,钳子始终牢牢夹住,绝不放手!

    她知道,这是她取胜的唯一机会。

    她瞅准机会,懂得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原理,不停地调整角度,就要将自己尾勾的致命毒针,刺入蜈蚣翻滚的体内……

    头顶的石头上,所有人和蚂蚁都看得心跳加,他们知道只要这最后一刺,那么战斗就将很快结束,他们很希望灰蝎很赢,因为蝎子对虞骑云他们的威胁,远远小于那只巨大的蜈蚣。

    而对李妖娆来说,她心里还有另一个理由,是因为这位蝎子是一位可敬的母亲,作为女性,她自然要为蝎子加油。

    毒勾划出一条凌厉的弧度!

    在这千钧一之际,突听“咔嚓”一声,就差一根手爪的距离就要刺入蜈蚣身体时,竟然被蜈蚣的尾巴咬住!

    这一下惊呆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这!这蜈蚣居然有两个头?

    李妖娆难以置信的张开了嘴巴。

    越安知道这不可能!擦擦眼镜,再仔细去看,猛然想到什么,恍然大悟道:


无限之创世纪笔趣阁


    “原来如此!你们看,这才是他真正的头,之前蝎子夹住的是他的尾巴。”

    众人就着月光一齐审视。

    果然这蜈蚣头尾几乎长得一模一样,一时间还真分不清哪边是头那边是尾?

    蝎子的视力并不好,只能通过毛簇,也就是手脚上听毛和跗节毛来感知对手的形状和动静。

    所以在夜晚,她根本无法分清蜈蚣的头尾,之前蜈蚣是后对着她的,她想当然的认为这就是蜈蚣的头了。

    雨林没有后悔药。

    就在她急忙用钳子松开蜈蚣的假头,再去夹蜈蚣的真头时,尾巴上的神经一阵剧烈的痛楚,让她脸色瞬间惨白!

    她是用毒的专家,知道自己中毒了!

    没错,蜈蚣在咬住她的尾巴之后,就立刻将毒牙里的神经毒注入蝎子的体内。

    母蝎全身顿时酸软瘫痪,还想挣扎着用手钳去夹蜈蚣的脖子,但是无论怎么努力,双手无力,根本掐不住敌人的脖子。

    “逃!快逃……”

    她转脸看向自己早已吓呆的孩子们,用尽最后一口气,奋力说出最后一句。

    “逃?往里哪儿逃?”

    蜈蚣狞笑,松开了母蝎的尾巴。

    用触须戏虐地拍了拍她的脑袋,然后在母蝎眼睁睁地注视下,用他鲜血般的带着尖刺的足,将颤栗不动的小蝎子,一个个开膛破肚,就像穿着一身黑色燕尾服和42只红舞鞋,在跳一曲血腥的华尔兹。

    ……

    这是月光下的死亡之舞。

    让石头上的人类和蚂蚁看得触目惊心,李妖娆更是将脸别了过去。

    之前好几次,她都想拿起双截棍跳下去,帮助这一个勇敢的母亲和一百个可怜孩子,可最后还是忍住了。

    她想起,上次去织叶蚁营地的路上,就是因为自己无组织无纪律,害得大家被一只癞蛤蟆一路追杀,虞骑云和蚁茉花差点为此送了命。

    这让她刻骨铭心,深为自责。

    在学校,李妖娆向来是个我行我素的人,来雨林后,她逐渐接受团队意识,一而动全身,自己一个不明智的冲动,就有可能让整个团队面临灭顶之灾。

    月色变得凄迷。

    几分钟后,蜈蚣吸干了母蝎最后一滴被他毒液分泌的消化酶融化的血肉。

    心满意足地躺在草丛边一动不动。

    不一会儿,他突然将身体卷曲成一个圆盘,用嘴里的唾液将自己的42只脚一一舔食干净,就像人类在夏天冲凉一样。

    看样子,他是要走了。

    这让石头上的蚂蚁和人类暗暗松了口气,蝶风儿还在积蓄她的爆力,这个石头上比树枝上安全许多,视野开阔,毫无遮拦,让敌人无法偷袭,是个暂时休憩的理想场所。

    但是这只巨大的黑蜈蚣如果爬上来的话,他们也只好落荒而逃。

    蜈蚣伸了伸长长的懒腰,用嘴再次将头顶的触须(触角)舔了一遍,面向草丛方向,准备开路,

    就听一阵龙卷风般的呼啸。

    草丛里突然窜出一条棕身白头的怪蛇,一口将蜈蚣的脑袋咬进嘴里!

    这回咬的不是尾巴,是真头!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让石上的人类和蚂蚁一片窒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