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174集 生如朝露

第174集 生如朝露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蛇极为奇异。

    通体是罕见的紫色,点缀着桔橙色的圈纹,更让人眼珠爆凸的是,竟然长着神话故事里才有的白色蛇头。

    这条蛇,仿佛就是《山海经》里穿越到现代的怪物,在凄迷的月光下,那一对幽深的蛇眼,碧绿,冰冷。不带任何感**彩,漠视一切生命。

    黑色的蜈蚣,来不及做任何抵抗,就在一个呼吸间,整个身体都被怪蛇的血盆大口吞咽下去,只剩最后一截尾巴还蛇下巴上,拼命地挣扎翻卷……

    怪蛇嘴角仿佛戏虐地一笑。

    昂起头,跐溜一声,将蜈蚣最后一根尾触连同他最后一丝求生的希望,一起吸进了咽喉。

    石下终于安静下来。

    但石上三个人类的心跳却无法平静,虞骑云他们不仅是被这怪蛇吓住了,更是感叹,在黑夜中的雨林真是生命如草芥一般,说没就没,

    之前其乐融融的蝎子母子,几经抗争,还是在死亡的舞曲中被更残忍的蜈蚣屠杀殆尽,而威风八面的蜈蚣还没来得及消化,转瞬就成为别人的美餐!

    虞骑云越安李妖娆。

    对视一眼,终于明白,自从他们缩小后,接触到的每一种动物,无论是蚂蚁、蚜虫、蝴蝶,还是他们讨厌的蚁狮、猎蝽、瓢虫……每一种雨林生命,都在忙忙碌碌,哪怕只能活一天,都在奋力地求生!

    因为生如朝露,他们只争朝夕!

    想到这一点,作为人类的虞骑云、越安和李妖娆心里隐隐有些羞愧。

    在他们二十多年的人生当中,实在浪费了太多太多的美丽光阴。

    如果他们也像这些昆虫一样,只能活2o天,是不是会表现更好?

    ……

    “这是白头蝰!”

    在片刻沉默后,越安哑声说。

    “原来你也知道。”

    翠花看向这个眼镜男的目光,异彩连连。这种蝰蛇在雨林中也是极为罕见的,因为它白天很少出来,只在晚上如一个幽灵杀手,游走在生与死的边缘,

    对于白头蝰,翠花以前也只是听老一辈的姐妹说过,今天第一次看到真身。

    “白头蝰?难道是传说中的白娘子?她不陪许仙,跑这里来吃什么蜈蚣嘛?

    虞骑云感觉气氛太紧张了,悄声开个玩笑,作为团队领袖,幽默感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素质之一。

    可惜,这幽默指数还不够。

    除了他干呵几声,现场的人类没一个捧场,脸色仍然紧绷着,而蚂蚁蝴蝶更是一头雾水,什么白娘子?什么许仙?人虫的神话笑话,她们不懂。

    她们也没时间搭理。

    她们现在只想确认一件事,这白天蝰究竟吃不吃蚂蚁和蝴蝶?

    现场的蝴蝶和蚂蚁一齐看向翠花,而翠花脸微微一红,用目光看向越安。

    因为说来惭愧,她对白头蝰的知识,只是仅仅停留在名字上,所以没有第一时间认出这条怪蛇,还是越安率先提醒。

    银色的月光下。

    蝴风儿和夏叶公主都悄然地举起了翅膀,只要越安说她们也在蛇的菜单之内,她们就咻地飞起,带大家赶紧撤离。

    “大家不用担心,白头蝰只要吃小型的啮齿类动物,最欢吃的是一种带麝香的尖鼻子老鼠,我们啊,不是他的菜!”

    越安迎着众人忐忑的目光,沉吟着微微
钢铁蒸汽与火焰txt下载
一笑,还习惯性地扶了扶眼镜。

    虽然这条白头蝰有些巨大得让他惊讶,因为在以前看到资料里记载,这种蛇一般不过1米,可石头下的这条足足有1米5,实在太过骇人。

    他不禁感叹,古话说深山养大蛇,果然如此,可随即又是一阵苦笑,蛇是养大了,自己和同伴却是越养越小了

    “可是…他刚才吃的是蜈蚣。”

    一旁的李妖娆颤声说,她从小第一怕的是蜘蛛,第二怕的就是蛇,白头蝰刚才连嚼都没嚼,一口就把蜈蚣吞进肚里。

    这让她此刻都心惊不已。

    “无妨,它吃蜈蚣,不一定是作为食物去吃,很可能是这蜈蚣堵住了它的去路,让它感觉到了威胁,所以它先制人,清楚路而已。”越安沉声道。

    虽然越安的可能和而已,听得李妖娆心有余悸,不过鉴于越安这个人体小百科的良好信誉,还是选择接受越安的解释。

    李妖娆低头笑了一下,现自己的胆子是不是越变越小了,刚抬起头。就现众人见了鬼似直勾勾地看着她的身后。

    准确的是比见鬼的表情还惊悚,越安的鼻涕和眼镜一齐掉了下来,虞骑云的头冲成蘑菇云,而所有蚂蚁和蝴蝶的触角都抖成丐帮的大狗棒。

    李妖娆缓缓过身。

    就看见一辆白色轿车大小的蛇头,悬浮在空中,碧绿的眸子冷冷盯着她。

    李妖娆辫子瞬间竖起,正想尖叫,就被一双大手牢牢捂住了嘴。

    “别怕…别怕…蛇不吃蚂蚁。”

    越安轻声说,声音虽然颤抖,但意识里依然感觉良好。

    “可我们是人……”

    虞骑云的声音抖得更厉害,此言一出,仿佛点亮了越安某一个神经,他捂李妖娆嘴巴的双手,不禁一凛。

    这蛇最爱吃的是尖鼠,是哺乳的恒温动物,而人类的红外线热感应,应该是和老鼠的一模一样。

    突然感觉李妖娆整个身体都抖了起来,白头蝰黑色的蛇信子无声无息地伸了过来,像一把女巫扫把一样,在越安他们紧绷的身子上扫来扫去。

    一股腥臭直面扑来,每个人和蚂蚁都屏住呼吸,不敢有丝毫动弹。

    李妖娆干脆闭上眼睛。

    蝴蝶翅膀僵挺着,一动不动,悄悄开始了特有的装死模式,但心里对越安不停地腹诽,以后再也不相信这只棕毛(越安的头)的虫子了。

    蝶风儿心里叹了口气,现在逃跑已经来不不及了,动一动死得更快,此刻唯一的选择就听天由命。

    就在大家的屏息快憋不住时。

    就在所有人和蚂蚁的心脏快被这紧张的气氛压抑得要爆时。

    蛇信子终于无声无息的收了回去。

    众人的胸膛都像波浪一样起伏,全都暗暗松了一口气,尤其是看见巨大的蛇脖子离他们越来越远,向后弯成了一张弓。

    大家对视一眼,露出欣慰的笑容。

    奇怪的是,越安的头一根一根莫名其妙地竖了起来,突然疯似的大叫:

    “逃!快逃!”

    他狠命地拍打蝶风儿的背!

    众人呆若木鸡。

    蝶风儿刚想对这棕毛虫说“你生什么疯”时,就看见一张森白的大口如脱弓之箭向他们直扑过来!

    越安知道蛇的习惯,向后弓身,就是为了更好的进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