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183集 落水狗和地老鼠

第183集 落水狗和地老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啊……”

    李妖娆一声凄厉的尖叫,打断了对岸女蚂蚁们的哭泣,让大家脆弱的神经再次被刺激到奔溃的边缘。

    众人转脸急望,就见一只蓝色的虫子在空中翻滚着,穿过水雾,“噗通!”一声跌入水中,溅起一朵精致的水花。

    “天哪!是虞骑云!”

    众人的头一个个在风中凌乱。

    原来就在刚才。

    虞骑云和李妖娆听见对岸的蚂蚁姐妹们在哭泣,深感蹊跷。

    因为蚂蚁的翅膀是透明的,所以他们之前,也没看到夏叶公主的翅膀被折断了一片,人已经成功救回,正是普天同庆之时,这些蚂蚁哭啥子嘛?

    靠!一定是喜极而泣!

    虞骑云一甩蓝头,刚和李妖娆一道从背包中掏出水果刀,准备对妖异的黑色曼陀罗展开“采花行动”。

    猝不及防!

    一道激流炮弹一般在他脸上炸开!

    虞骑云被水直接呛进咽喉,话都来及喊出,就像一片花瓣旋转着落入水中!

    这一瞬间。

    两岸所有的人和蚂蚁都呼吸停滞。

    越安脸色雪白,踉踉跄跄后退,他又犯了一个致命错误,他没有及时提醒对岸,射水鱼不仅射击水面移动的目标,更擅长的是射击水畔固定的目标。

    而且比射击移动靶更为快准狠!

    雨林里的老司机都知道,凡是有射水鱼出没的水畔,就是昆虫的葬身之地!

    虞骑云和李妖娆所在的位置离水面1米多高,虽然逃离了射水鱼的跳水范围之外,却正好在射水鱼的射程之内。

    虞骑云和李妖娆一直以为射水鱼只射水面的移动靶,这犯了一个想当然的固定思维错误。

    而在残酷的亚马逊雨林,一个简单的错误,足以结束一条复杂的生命!

    ……

    射水鱼的视力极为敏锐,是自然界视力最好的鱼类之一,有水中猎鹰的美誉。

    准确的说,它们的眼睛无论度和准度甚至比犀利的鹰眼更胜一筹!

    因为它是在水中向上射击。

    人和动物都知道,水能折射光线,水底下的视线会因为光线的折射而扭曲,换做人类和世界上绝大多数动物凭借肉眼,都是99%难以瞄准顶上的猎物的。

    可是哪怕全世界人类和动物都做不到,在射水鱼看来,却能轻松搞定,不仅极准!而且极快极狠!

    科学家测试,射水鱼射中3o厘米高的猎物仅需o.o3秒,这比人类一眨眼的度还足足快了1o倍!

    为什么这么牛逼呢?

    科学家也给出了答案:

    原来射水鱼嘴巴的内部结构和其他鱼类有很大不同,它的上唇间有一道狭窄的水沟,沟下面有很厚的舌头。

    这肉舌一旦挤压水沟,就形成了一个绝妙的水管,当射水鱼射水时,两片腮帮往内用力一挤,早已储存在咽喉里的水,就立刻像一颗愤怒的子弹,通过直通咽喉的水管飞射出去!

    射水鱼狩猎时,也极富谋略。

    总是悄悄游到猎物位置的正下方或斜下方,目测距离,3o厘米之内的,尾巴一甩,直接高高跃起,一口咬住猎物。如果在3o厘米以外,则以身体为枪,水流为炮,如小李飞刀一般,例不虚!

    而更让人叫绝的是,它们还能根据猎物大小,
超级黑科技工厂无弹窗
精打细算调整弹药类别,大点的猎物用高射炮,小点的猎物用水子弹!

    比如蝴蝶用水炮。

    而蚂蚁用一颗水弹足矣。

    ……

    虞骑云很幸运,刚才他以蚁蚂娇小的体型,却享受了一颗蝴蝶才有的大炮待遇,而且还是惨绝人寰的子母炮,也就是凶残的大炮过后,紧接着来两刁蛮的小炮。

    打得虞骑云老脸一连开了三朵水花!

    在坠水的瞬间,虞骑云还在想,到底和哪一条鱼大哥大姐有什么愁什么怨?用得如此痛下本钱,大炮轰蚊!

    他刚挣扎着呛了口水,冒出头来,就看见一头射水鱼,怒吼着以排上倒海的阵势向他扑来!

    这鱼右眼在水中飘着诡异的血迹。

    我靠!小虞童鞋终于明白。

    他的头个个倒竖,吓得又呛了一口泉水,原来是这条被他石子打成独眼龙的鱼!这家伙怎么知道是自己干的好事呢?莫非是别的鱼偷偷向它打了小报告?

    虞骑云又惊又疑又哭笑不得!

    来不及多想,哗哗扇动水花,拼了老命往岸上猛游,此刻离岸估计有15厘米,可虞骑云比正常情况下缩小了1oo倍,所以这短短的15厘米相当于15米。

    距离还是真心不长。

    对于奥运会游泳冠军,也就是一两秒钟而已,可虞骑云一脸苦逼,估摸着自己最少也要几分钟,作为6上的跑酷高手,在水里,可怜的他,仅比秤砣好一点。

    他至今最拿手的游泳姿势。

    就是游得最慢也最难看的狗刨式。

    这对于会游泳的人士而言,这简直和不会游没有什么两样?

    不过幸运的是,这条独眼鱼因为眼睛受伤颇重,至今还在流血,让它的身体左右失衡,这极大的干扰了它的飞游度。

    也让虞骑云有了逃生的希望。

    好几次,冰冷的鱼嘴触碰到虞骑云的脚踝,但几次都让虞骑云狠命地划水,拉开距离,虞骑云暗暗庆幸,还好射水鱼只能能上射,不能平射,否则再来一,那他在狗刨时拱起的屁股,一定开花。

    就这样,在一连串的水波飞溅中,这落水狗和独眼鱼,展开了一场生死竞的追逐游戏,让头顶和对岸的人类同胞和蚂蚁姐妹看得触目惊心,忘了呼吸。

    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场人鱼游泳大赛,对越安他们而言因为隔着对岸,一切救援在时间上都已经来不及。

    而对于头顶上的李妖娆,她虽然第一时间急得跺脚,却根本做不了任何事情,就在刚才,她的屁股冷不丁挨了一水弹,打得美臀如花枝乱颤。

    还好只是水弹而非水炮,否则李大美女就要差点成了虞骑云第二。而且她只会更惨,因为从小到大,她在水里就是标标致致的秤砣一枚。

    她立刻钻进花叶深处,但又关切虞骑云的安危,可是只要她稍稍露出半张脸,立马就有一神秘的炮弹应声招呼。

    一露脸就打!一露脸就打!

    李大美女又惊又怒又无奈。

    她突然想起自己小时候,在游乐场最爱玩的打地鼠的游戏,也是这样,老鼠从洞里一露头就打!一露头就打!

    当时玩的哈哈大笑,别提有多嗨!

    可万万没想到,长大后的今天,自己倒成了一冒头就被别人打的地老鼠!

    玩家还是一条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