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186集 一碗救命红

第186集 一碗救命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今天是个艳阳天,在亚马逊一片绿色的海洋中,一只黄色的蝴蝶承载着希望和梦想迎风而上,既像在冲浪又像在跳舞。

    虞骑云越安李妖娆的脸,也仿佛被枝叶间绿色的阳光染成碧绿,如果黑色代表死亡,那么绿代表着生命。

    他们青春的笑容充满坚毅。

    要把绿色带给被黑色笼罩的饭团。

    上午1o点15分。

    采花小队顺利赶回蚁巢。

    蝶风儿平稳地停在大公主的窗口,众人远远看见,卧室的绿叶中央,饭团一动不动,前身趴地,屁股高高翘起。

    李妖娆的女生脸不禁一红。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饭团现在是个内科病人,一定会骂这家伙是变态,然后狠狠地一脚踢在这货的屁股上,让这肉丸子来个潇洒的平沙落雁。

    饭团如此犯二的滑稽造型,越安和虞骑云不仅没有笑,反而更是一脸凝重,心中都是一紧:不会是提前作了吧?

    他们一个箭步跑了上去,负责看护饭团的桃花小队,立刻从屋子角落迎上来,看见众人安然无恙,又喜又忧:

    “谢天谢地,你们可算来了!”

    越安脸色苍白,心跳加:

    “是不是虫子出来了?”

    桃花嘴唇哆嗦:“还没有,不过感觉卵壳已经在他屁股里的不停地跳……”

    嘶……

    屋子里,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那他?”

    “已经痛得昏死过去了!”

    越安和桃花这两句对话,让虞骑云和李妖娆寒毛倒竖。心里既痛又慌,没出壳尚且如此,若再晚到一个小时,等虫子破壳而出,饭团岂不是要活活痛死!

    他们对视一眼,不由庆幸。

    看来虫卵出起来要比预想的要早,而他们的采花之旅,返回蚁巢也比之前预料的时间也提前了不少。

    现在至少从时间上,还完全来得及。

    越安轻手轻脚走上绿叶,来到饭团跟前,看着朝夕相处的亲密伙伴,被茧蜂折腾着这么惨,温文如玉的他也露处了罕见的狰狞之色。

    他深深呼了一口气,颤抖着拉下饭团的裤子,眼前赫然出现的一幕,让一屋子的人和蚂蚁都停止了呼吸:

    饭团的右臀在有裤子时并无异样,没有料想的那么肿胀,可一脱下裤子,就看见一道道青色的细纹,像一张蜘蛛网一样,布满了整个肉色表皮,而且更让人惊恐的是,每一道青纹都在有节奏地一张一驰,仿佛是活物一般,在诡异地呼吸。

    李妖娆的少女心实在受不了,将脸转过去,她从来没看过这么恐怖的屁股,还好皂皂不在场,否则小家伙会当场吓昏。

    现场的蚂蚁也都惊悚地对视。

    他们也是第一看到,被茧蜂种下孩子后,居然会冒出如此可怕的蜘蛛网,之前蚜虫若被种下卵,除了趴在叶上,肚子会越来越大外,并没有其他异状。

    可这胖人虫……

    她们彼此对视着,又惊又疑,现虞骑云他们真是奇怪的物种,连生病都生得这么有特色。

    “杀了我!求你!快…快杀了我!”

    饭团猛地睁开眼,沙哑地嘶叫,两只眼白已如吸血鬼般的赤红,他右手突然扯住越安的衣角
极道天人无弹窗
。越安差点扑倒在地。

    这突兀的嘶喊和举动,让现场的人类同胞心痛如绞。心里对那只饭团身上种孩子的茧蜂,痛恨得无以复加。

    虞起云上前一把扶住越安,拉开饭团的手,对饭团一字一顿道:

    “好的,我们马上让你死!等一会儿,我们把毒药配好,你喝下去就完事了。”

    越安一惊,正要开口,就被虞骑云递了个眼色,一把拉开,退出绿叶,这眼色同时也给了李妖娆。

    李越二人瞬间了然。

    饭团现在神智已经有些不清爽,一心求死求解脱,所以现在说什么话,都是徒劳,此刻最重要的是满足他的需要,让他安静下来,配和治疗。

    果然。

    饭团听见虞骑云送他去死的保证,肉嘟嘟的香肠嘴角,居然弯起一抹神秘的微笑,然后不再吭声,又前身趴下,高拱着屁股一动不动了。

    这笑容诡异之极,让李妖娆辫子都惊得竖起,浑身打了个寒颤。

    ……

    “行动起来!”

    越安倒出背包里用刀切割下来的黑色曼陀罗花和叶子碎片,因为他知道曼陀罗的花瓣和叶子都具有麻醉功能,不过针对性各有不同,为了万无一失,他把花和叶通通都摘了过来。

    虞骑云迅从饭团宽松的背包里,取出小食神随身携带的一口锅,越安将曼陀罗花叶碎块,混合倒进去,然后两人一齐用刀把像古人捣米一样,将花叶捣碎。

    顿时一阵奇异的芳香,飘满了整个卧室,蚂蚁姐妹心中一荡,触角不禁飞扬,居然忍住不住想在风中偏偏起舞。

    越安和虞骑云闻到这股味道,也有飘飘欲仙之感,急忙用冷水浇面,镇定一下心神,心里又惊又喜。

    这曼陀罗果然醉人。

    一阵清风扫过,将卧室里的气味冲淡,蚂蚁姐妹这才停止摆动,个个如梦初醒的表情,这让越安心里突然涌起一个念头,又迅地深藏心底,这事等以后再说。

    李妖娆则在一旁,将饭团背包里所有东西都倒了出来,在一堆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里,寻寻觅觅。

    终于举起一个小瓶子一笑:

    “料酒找到了!”

    饭团作为小食神,随身除了一口锅和一把铲外,油盐酱醋和其他调味包等一应俱全,炒菜的料酒当然也在其中。

    越安接过大喜。在《本草纲目》等古代医书里,酒能溶解草药,所以麻醉性植物药材和酒一起吞服,效果更佳。

    他又让李妖娆找出一个饭团带的铝合金小碗,将捣碎的曼陀罗花叶和料酒一起混入,再用刀柄不停地用力搅拌。

    卧室外,艳阳满天。

    卧室内,药香弥漫。

    蝴蝶和蚂蚁姐妹都安静地看着这几个人虫忙忙碌碌,虽然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不过依然被他们争分夺秒地抢救同伴生命的行为深深感动。

    在她们目不转睛的注视中。

    越安手中的铝合金里,曼陀罗黑色的花和绿色的叶,此刻成了一碗散着诱人气息的红色液体。

    如酒又如血。

    越安虞骑云李妖娆三人一动不动,像被人点中穴道似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这一碗“救命的红”。

    眼角闪着激动的泪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