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192集 蓝色月光

第192集 蓝色月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放开我!放开我!

    一团黑影一团红影扭曲在一起,张开狰狞的大嘴,一口将皂皂吞了下去!

    ……

    一阵毛骨悚然咀嚼声。

    让李妖娆从噩梦中惊醒,在月光朦胧中她揉着眼睛,然后出一声凄洌的尖叫。

    淡蓝的月光下,她猛地看见屋子的一角,有一团白色的身影在不停地耸动着,出居然和梦里一样的咀嚼声。

    接着又是两声大叫。

    虞骑云和越安从叶子上,像两根弹簧一样跳了起来,他们一齐被李妖娆的尖叫声活活吓醒了。

    “什么事!什么事?”

    “我靠!我们睡了多久了?”

    “饭团?饭团呢?”

    他们像两只青蛙一样呱呱不停。

    角落阴影里慢慢探出一张嬉笑的脸:

    “兄弟们,我在这里……”

    是饭团!只见这厮手捧红色的水果块,满脸满手都是果浆,不知在角落里偷吃了多长时间,肚子里仿佛塞了十几个西瓜。

    李妖娆顿时一拍心口怒道:“你这头猪,想吓死人哪!”脸色突然一喜:“哇!你醒了!你醒了!你醒了真好!”

    三个伙伴欢呼着把小胖纸搂在怀里,又哭又笑,经历了一次难忘的生离死别之后,小伙伴们是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的。

    庆祝仪式结束之后。

    李妖娆现脚下咯吱作响。

    低头一看,地下一片狼藉,到处是饭团吃剩下的果渣,李越虞三人肚子出咕咕的饥饿嚎叫声,悲催地现,角落里的水果早已被饭团这家伙吃得干干净净。

    饭团能醒能吃能笑,说明手术非常成功,这让大家无比欣慰,可这吃货三更半夜,把蚂蚁预备给他们的晚餐都大大方方地吃光了,又让他们无比心痛。

    李妖娆秀目一瞪,就像往常一样,习惯性地一脚去踢饭团的屁股,突然虞骑云早有准备似的出手如风,抓住了李妖娆的脚踝,成功地避免了一次惨剧的生。

    “饭团的屁股从今天开始,划为‘禁踢区’!未来十天之内,谁都不准踢!”

    虞骑云嘿嘿笑着,一甩蓝:

    “我现在宣布,今天开始,在下就是饭团的护臀使者。”

    话音刚落,他自己一声惨叫!

    李妖娆一脚重重转踢在他的屁股上!

    ……

    正在嬉笑怒骂间。

    饭团左右环顾,抓抓后脑勺问

    “咦,皂皂去哪儿了?”

    他这才现小家伙不见了,之前一醒来,他鼻子一抖,就闻到水果的芬芳,顿时像个1oo天都没吃饭的疯狂原始人,向放置水果的直扑了过去。

    他这一声,让所有的动作和声音都停滞下来,就听李妖娆出沙哑的哭腔:

    “哎呦,手机!手机!”

    越安和虞骑云急忙七手八脚掏出手机,点开北斗定位系统一看,没有任何短信,也没有任何信号显示。

    “还好”!虞骑云徐徐松了口气。

    他看看窗外,此刻已是半夜,算算时间,他们都昏睡一整天了,如果在这期间,皂皂出了十万火急的求救信号,而他们却因为酣睡正香,错过最佳救援时机,那么将是多么令人痛心的事情!

    “还好?还好个屁!”


北京梦未央笔趣阁
    虞骑云蓝牛仔里的屁股上,又被李妖娆狠狠踢了一脚,他的屁股上没有禁踢区,更没有护臀使者前来保护。

    李妖娆呵斥的没错。

    信息错过,并不是最糟糕的,这证明了皂皂今天至少还活着,而一整天没有任何信息,这才是让人最心慌的事。

    三人皱起眉头,都叹了口气,默默走到窗前,努力让纷乱的思绪沉淀下来。

    只有饭团还在一旁傻乎乎地问:

    “究竟生了什么事?”

    他问了好几声,却没有人有心情回应,只有一窗的月光,无声无息地映照在他们青春又迷惘的脸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越安目光越来越坚毅,用硬气的语调对小伙们说:

    “明天我们再到蚜虫放牧的海桐树上,实地调查一下,看看有什么蛛丝马迹?也许能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对!凡事都有最好的方法和最坏的方法,我们难过归难过,却不能乱了阵脚!”虞骑云双手搭在越安的肩膀上。

    李妖娆一脸动容,点点头。

    眼里燃烧起熊熊的斗志,她很庆幸能和这两个机智勇敢和坚毅的男生,成为亲密的战友,他们总在团队身处困境之时,鼓舞大家奋战到底的决心和勇气!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正当众人为小家伙担惊受怕,碎了一地心时,小家伙此刻正左手搂着蚜膏,右手搂着蚜刷,在一片叶子上,在众瓢虫沉睡身体的环绕中,睡得正香。

    月亮钻进一片云朵。

    她猛地睁开了眼睛。

    原来之前她一直是装睡,然后,有约而同,身边一左一右的两只小蚜虫都悄悄地坐了起来。她们也是装睡。

    伴随着四周瓢虫们的呼噜声,她们三个轻轻地在树叶上站了起来,白天她们已经约好,今晚月黑风高,就是逃走之时。

    虽然瓢二星对她不错,甚至在某个时候,给了她片刻母爱的感觉,但皂皂和瓢虫在一起,总觉心惊肉跳,尤其是在目睹了他们对蚜虫的大屠杀之后。

    所以,还是逃走为妙。

    一想到,自己失踪快两天了,妖娆姐姐他们一定是急的要疯了,这更坚定了她要逃跑的决心。

    她环视四周,夜雾弥漫。

    骑云哥哥他们再三告诫,夜晚的雨林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雨林,千万不要贸然闯入,否则一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她仰天叹了口气。

    顾不了这么多了,现在自己就很危险,随时都可能被瓢虫当做食物吃掉,以后的危险等以后再说吧。

    她做了噤声的手势,弯下腰,让牙膏姐妹爬上来,一左一右坐在她的肩膀上,这蚜虫姐妹轻得就像两颗棉花糖,这让她感觉自己奇妙地成为动画片里的女猪脚。

    嘿嘿,好玩……

    虽然瓢虫刻意用身体将皂皂团团围在中间,但小家伙还是灵巧地从他们壳与壳之间的缝隙穿过,当终于走出瓢栏后,这一人两蚜三个小家伙,对视偷笑。

    然后仿佛心有灵犀。

    绕到瓢六星沉睡的身体前,呸呸呸!三道口水,轻轻吐在这瓢虫的屁股上。

    瓢流星虽然也是女生,却一点都不照顾女生,反而一直劝说瓢二星早点吃了她们三个,所以皂皂她们对她恨之入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