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195集 振奋人心

第195集 振奋人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朝阳斜照卧室。

    夏叶公主从绿叶上坐起,一动不动着呆,背上都是汗,她清晨做了一个梦。

    前半程是美梦,后半程是噩梦。

    她梦见自己翅膀又重新长了回来,记得当时自己兴奋地在空中飞来飞去,把妹妹春叶都撞得翻了十七八个跟斗。

    夏叶公主在梦中不停地问妹妹:

    “这是不是梦?是不是梦?”

    春叶笑眯眯不说话,身体突然缩短,触角变成蓝色,脸孔魔术般地变成了虞骑云的脸,只见虞骑云疯狂地抱着她在空中转圈圈,大笑道:

    “这不是梦!你看你看,我没有翅膀也能飞了,和你一起装逼一起飞!”

    他们俩同时仰天大笑。

    然后一齐尖叫着从半空中跌落下去,还没落地,泥土里突然钻出一条射水鱼,一口将他们俩吞进肚子里!

    醒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她安静地抱膝坐在叶子上,好半天,才自嘲地苦笑了一下,转脸看向窗外,站起身来,狠狠呼吸了一口空气: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我也可以!”

    她振臂恶狠狠对自己说。

    门口转来轻轻的敲泥声,蚂蚁卧室都自然的敞开式,没有门,夏叶公主转身微微一笑:“请进!”

    一个白色的身影一瘸一拐走了进来。

    是穿着一身白T恤的饭团。

    他表情复杂,一脸讪笑。

    昨晚虞骑云三人已经将他昏迷之后,为了救他,夏叶公主折损了一只翅膀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后半夜,饭团失眠了。

    从越安的口中,他知道,翅膀对于蚂蚁公主就像她们的生命一样,没有翅膀的公主将无法参加一年一度的公主和王子之间的相亲大会,也就是婚飞。

    在蚂蚁部落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工蚁是为了维持部落的日常生活,兵蚁则是负责部落的日常守卫,而公主的使命就是在婚飞之后,繁复后代,让蚂蚁部落一代一代延续下去。

    然而现在就是因为自己,让夏叶公主提前结束了自己的人生使命,这等于毁了一个未来女王的一生,这让当事人是何等伤痛!而饭团自己又是何等愧疚!

    想到这里,彻夜难眠。

    虽说大恩不言谢,但这一声谢谢,饭团还是觉得自己必须真诚诚地道出来,同时还要表达自己的深深歉意。

    十几分后,饭团默默退出了公主房间,走到门口时,突然转身停下,身子故作潇洒地斜靠在泥墙上问:

    “公主饿了么?我会做好吃的!”

    “什么好吃的?”夏叶眼睛一亮,笑道:“我快饿死了,都想把你给吃了!”

    “我给你炖清蒸蘑菇。”饭团舔了舔口水,嘻嘻一笑,“我你可不能吃,在下几天没洗澡了,身上臭烘烘。”

    说完乐呵呵一瘸一拐走了。

    ……

    经过一整晚的修整,蝶风儿和茉花铁花她们个个精神抖擞,聚在虞骑云他们卧室里,正在嘀嘀咕咕商量事情。

    看见饭团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心里不由地大喜过望,没想到这个差点成为茧蜂的“代孕老爸”的小胖纸,居然这么快就可以下地起床了。
陆海巨宦全文阅读


    今天他们的早会。

    主要内容就是等会儿用过早餐之后,大家一起去海桐树,在皂皂失踪的那一片树叶上,再仔细检索一遍,看一看能不能现一些新的线索。

    虞骑云越安李妖娆三人具体做了分工:虞骑云越安和蝶风儿茉花铁花她们一道,去海桐树查看,饭团在家好好养伤,李妖娆在桃花小队护卫下,去草丛上的露珠洗衣机里把大家的衣服都洗个干净。

    若在之前,李妖娆是绝对不会帮这几个男生洗衣物的,可现在她在心底里,已将虞骑云他们当做自己的亲人一般。

    所以别说外衣,连内衣也不动声色地一起洗了,而且没有丝毫地忸怩作态。

    今天又是一个晴天。

    他们心里最好的盼望是,皂皂今天能顺利地开机,给他们来珍贵的信息。

    加油啊!皂皂!

    他们走出蚁巢大门,仰天无声默念着,相信小家伙一定也可以像饭团一样逢凶化吉,一定可以!

    ……

    海桐树上。

    一路通过蚜虫放牧区。

    虞骑云明显感到气氛和以前有些不同,好像一下子冷清了许多。一路上,所见蚜虫都是稀稀落落的。

    “怎么今天蚜虫这么少?”

    越安皱起眉头忍不住问蚁茉花。

    蚁茉花和蚁铁花对视一眼,无奈地抖了抖触角,苦笑说:

    “很多蚜虫都飞走了!”

    “啊?”虞骑云惊讶出声,“她们有翅膀?上次看到她们明明都没翅膀的!”

    蚁茉花叹了口气,继续解释:

    “有翅膀的,都是这两天新生的蚜虫,因为蚜虫有个特性,环境安全时,她们和她们的后代都是没翅膀的,如果感到环境不安全时,她们就会生出有翅膀的后代,一生下地,她们就飞走,寻找更安全的地方,或者成为自由民,或者成为别的蚂蚁部落保护的对象。”

    这话让虞骑云和越安都沉默了。

    上次虽然他们和蚂蚁练手击退了异色瓢虫的大举侵袭,甚至让对方的领一命呜呼。可是自身的损失也非常惨重,海桐树上,被瓢虫吃掉了1oo多只蚜虫。

    这在部落放牧史,是损失最惨重的一次,因为平时瓢虫来偷袭,每次损失十几只而已,而这次几乎翻了1o倍。

    所以这一树的瓢虫都吓傻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正因为蚜虫有极为变态的,不需要成婚就能单亲繁殖的能力,所以这两天新生的蚜虫个个都有翅膀,一落地就立刻离开了这个“是非之树”。

    现在留下的,几乎都是没翅膀的老一辈了,这让海桐树上一片萧条。

    看见虞骑云和越安都皱了眉头,李妖娆急忙笑着安慰:

    “相信她们过几天还会回来的。因为我们切叶蚁部落的口碑在蚜虫当中一直非常良好,我们一定会东山再起!”

    “说的好!”

    蚁铁花重重一拍蚁茉花的肩膀。

    虽然从年龄上看,铁花比茉花还大几个月,但对这个部落新上任的领导,已经是越来越折服。

    蚁茉花总在部落身处低谷时,能通过自己的语言和实际行动来振奋人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