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09集 微笑的茧蜂

第209集 微笑的茧蜂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棵树叶如波浪卷的灌木近在眼前,正是此行的目的地一海桐树。

    这是切叶蚁部落传统的放牧区。

    看着夏叶公主喜形于色的模样,越安轻轻一笑:“翅膀的事,回去再细谈。”

    夏叶公主只好无奈点点触角。

    蝶风儿伸展双翼,滑翔过去,非常平稳地停在一片海桐树叶上,虞骑云他们和蚂蚁姐妹恋恋不舍下了这架黄色的飞机。

    飞翔的感觉太美妙了!

    蝶风儿刚将翅膀收拢,就看见一片蚜虫朝她扑了上来,这些都是有翅膀的蚜虫,同样具有本能的“趋黄性”。

    蝶风儿哭笑不得,众蚂蚁只好七手八脚地将蚜虫妹妹拉开,让一旁看傻眼的带队放牧蚁将小蚜虫驱赶回牧场。

    皂皂追问:“蚜膏和蚜刷在哪儿?”

    “你说的是那两个金色的蚜虫吧,放牧蚁神秘地一笑:“她们今天做奶奶了,正在带孙女呢?”

    “什么?”皂皂眼珠子都快弹了出来。才两天功夫,她眼里哭哭啼啼的小丫头居然居然都升级为祖母了!

    众人都为蚜虫变态的生育能力,咋舌不已,李妖娆一想起蚜虫居然能孤雌生殖,也就是不需要和男蚜虫结婚就能生孩子,就震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的大能和神奇。

    ……

    “今天现了茧蜂的动静没有?”

    蚁茉花问放牧蚁,“这两天她在树上哪一片区活动最频繁?”

    放牧蚁沉吟道:“从昨天开始,那只叫梅的茧蜂就没有出现过,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来?如果来的话,应该在海桐树的上部放牧区出现机率比较大。”

    “谢谢!你们带蚜虫去工作吧。”蚁茉花对众人一挥触角,“我们往上走!”

    皂皂嗲嗲说:“你们先走,我想去看蚜膏蚜刷姐妹,哦不是奶奶。”她嘻地一笑,突然哎哟叫了起来!

    耳朵被李妖娆狠狠提了起来,李大美女辫子一甩,爆吼:“你还没吸取教训,又想玩失踪是不!”

    上次就是因为皂皂和饭团擅自脱离队伍,导致一个被俘虏,一个种孩子,害得大家寝食难安,出生入死。

    皂皂大嘴巴嗷嗷叫着,感觉自己耳朵快掉了:“快放手!快放手!皂皂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李妖娆放下皂皂,又瞪着饭团的包子脸问:“小胖纸,你呢?”

    饭团被她凶狠的眼神,盯得脖子一缩,乖乖做了一个投降的表情。

    惹得虞骑云和越安噗嗤一笑。

    ……

    世上有很多人都看过蝴蝶飞,却没有几个人看过蝴蝶走路,李妖娆一路都和皂皂笑得合不拢嘴。

    空中,蝴蝶飞起来,姿势优美,简直就像在跳一曲空中芭蕾。可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蝴蝶在树枝上走起路来时,却是摇摇摆摆东倒西歪,就像刚才喝了一瓶二锅头似的,她们看得也醉了。

    突然,前面的蚁茉花和蚂蚁姐妹一起停下脚步,默默无语,蝶风儿惊呼一声,也停下脚步。

    “生什么事情?”

    虞骑云这几个人类,快步向前,眼前的一幕让他们一齐呆住。皂皂尖叫着,把脸扎进李妖娆怀里抖个不停。

    前方一片绿叶上,安静地趴着3只蚜虫,面部因为极度的痛苦而扭曲变形,都是一副死不瞑目的绝望表情。

    当众人目光一齐望向蚜虫的身体时,都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三只蚜虫背上都向天裂开一个黑黝黝的恐怖大洞,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她们这是?”

    半晌,李妖娆打破了寂静。

    蚁茉花愤怒地转过脸,“她们应该是在一周前被茧蜂种了孩
皇田妇贵帖吧
子,也就是虫卵,估计是今天虫卵在她们肚子里羽化破壳,变为成虫飞走了。

    听了这话。

    众人个个咬牙切齿,可以想像,这3只蚜虫妹纸在死前,忍受了多大的痛苦和折磨,因为在茧蜂幼虫羽化前,她们甚至还是活着的。

    饭团脸色煞白,浑身剧烈颤抖。

    如果虞骑云他们没有及时给他动“取卵手术”,他今天也将是如此下场。

    “简直是个魔鬼!”

    蚜虫的惨像让虞骑云气得蓝冲天!他挥动双拳:“如果看到那只茧蜂,我一定会要她的命!”

    大家一起点点头,不消灭她,以后还会有更多的蚜虫姐妹受害。

    “我们把她们的遗体埋了吧!”李妖娆颦起秀眉提议,这景象太恐怖也太可怜,她不想让别的蚜虫看见。

    蚁茉花摇摇触角:“就让她们在这里吧,时刻警示其他蚜虫姐妹,吮吸树汁时,不要太过投入,要时刻保持警惕。”

    这话也有道理。

    众人沉默地绕过树枝,终于来到树木顶层的蚜虫放牧区,这里共有6o只绿色蚜虫,在津津有味地吮吸树汁,6只剽悍的工蚁正在勤奋地来回巡视。

    蚁茉花她们并没有上前接洽,而是悄悄躲在一片树叶后,停了下来,她将在场的人类、蚂蚁和蝴蝶分为6个小组,分散开来,上中下组成监视网。

    她、翠花、虞骑云以及李妖娆为一组,李妖娆悄声说“我们躲在那里面!”她一指不远处一朵盛开的海桐花。

    还真是美女都爱花。

    虞骑云翻了个白眼,就见李妖娆兴冲冲沿着树枝小道扑向红花怀抱,突听美女一声尖叫,差点从花心里滚了出来。

    虞骑云一箭步冲了过去,伸手扶住李妖娆,就看见黄色的花心里,躺着一只像蜂又像蚊的东西,黑头褐身,奄奄一息。

    “蜂梅!果然是你!”

    蚁茉花和翠花怒吼着扑了上去,一下子将茧蜂的翅膀咬断,这样她再也无法逃走,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可奇怪的是,这叫蜂梅的茧蜂,不仅不反抗,还咯咯地笑了起来,李妖娆一脚踢在她肚子上,厉喝:

    “死到临头,还笑?”

    “我们茧蜂只能活一个月。”蜂梅虽然被李妖娆一脚踢得表情扭曲,却依然笑出声来:“今天是我生命里第3o天。”

    这话让众人停下一切动作。

    原来这茧蜂快死了!

    “我生了1oo多个孩子,他们今天也都出壳了。”她不理众人,目光望向天空,仿佛在自言自语,“我的孩子会延续我的生命,我这辈子知足了……”

    “脸皮真厚,是你生的吗?”这话让李妖娆更来气,她又一脚踢在在蜂梅肚子上,“你这恶魔,你让蚜虫用命来帮你生!一个孩子一条命!”

    突听一阵狼嚎,饭团闻讯赶来,狠狠掐住蜂梅的脖子,想活活掐死她,可是饭团忘了昆虫和人类不一样,她们主要用身体上的气孔来呼吸。

    所以即使饭团一动不动,掐住蜂梅脖子一万年,也没有用。反而让这茧蜂笑得更厉害,就听她咯咯笑道:

    “我记得你,小胖虫,啧啧,没想到你还活着呢,那我那孩子一定是死了。”

    不等饭团开口,她又问:

    “你是怎么把我那孩子取出来的?”

    回答她的是虞骑云一耳光。

    “噗嗤”,一口鲜血从她嘴角飙了出来,蜂梅用手擦了擦,犀利地盯着虞骑云,依然是一笑:

    “你们恨我杀害蚜虫,但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树的感受,蚜虫每天都在吸树的血……”

    最后一句话说完,她停止了呼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