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16集 蝴蝶往事

第216集 蝴蝶往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绿色的天空,红色的云。”

    “我在中间像条鱼。”

    “游呀游,游呀游。”

    “游到蝴蝶岛见外婆……”

    一只黄蝶哼着歌,在蓝色的天空里就像一个黄色的音符。

    早上的雨林空气灌入咽喉,甜美如清泉一般,蝶风儿载着虞骑云和李妖娆,不仅在唱歌,还在绿叶间跳着轻盈的舞蹈。

    “哈哈哈哈!”

    李妖娆爆笑,用手打了一下蝴蝶棒槌形的触角,“笨蛋!你唱错了!天空是蓝色的,云是白色的!”

    虞骑云也暗暗好笑。

    “嘿嘿,这歌是小时候,我母亲教给我的,”蝶风儿小脸微红,“当时,我也好奇地问母亲,天为什么是绿的,而云又为什么又是红的?”

    “你妈妈温柔一笑,说孩子,因为我们都是色盲!”虞骑云抢答道,自己先笑得前仰后合,一副欠揍的表情。

    耳朵立刻被李妖娆用手一拧,在蓝男嗷嗷叫中,就听蝶风儿动情道:

    “我母亲说,对于蝴蝶来说,绿叶就是我们的天,花就是天上的云,我们小时候离不开绿叶,长大后又离不开花。”

    这话让两个人类停止了打闹,安静下来,心想这话里,竟貌似有一丢丢哲理,是啊,对蝴蝶而言,绿叶和红花的确是她们的衣食父母,比什么都重要。

    虞骑云心里涌起淡淡的感慨,虽然自己是人类,是万物的灵长,却也不能小瞧雨林里任何一种动物。

    哪怕对方微小如蚂蚁。

    哪怕司空见惯如蝴蝶。

    我们人类对她们又懂得多少呢?

    ……

    “那你妈妈什么时候离开你的?”

    李妖娆脱口问,刚说出口,就觉得后悔,这个问题委实不该问,伤口上撒盐,只能让对方痛上加痛。

    果然。。

    这句话,明显让蝶风儿身子一僵,虞骑云虽然看不见她的表情,直觉也告知他,这只蝴蝶此刻一定是黯然神伤。

    虞骑云对李妖娆做了“嘘”的手势。

    两人沉默,不敢再开口。

    蝶风儿在她母亲的话题上,一向是敏感而脆弱的,就像一个一碰就疼的秘密,就像一个独自****的伤口。

    远远看着前方一个枝叉上,开着一朵不知名的小白花。蝶风儿放慢度,警惕地看了看四周,迎风飞了过去。

    她很娴熟地用手抓住了这朵小花的黄色花蕾,然后将如蚊香卷曲的嘴,伸展成一根长的直线,伸进花心……

    她在无声无息地吮吸花蜜。

    动作优雅之极。

    看得李妖娆眉目连连,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一只蝴蝶吮吸花蜜。

    虞骑云和李妖娆牢牢伏在蝴蝶的背上,看得胃里抽动,直流口水。虽然他们早上是吃了榴莲,不过此刻早已将之前如水的果子,消化得干干净净。

    花小而白。

    这是一朵聪明的小花,知道自己没什么姿色,所以比别的美花,香味更浓,花蜜也分外甘甜,惹得虞骑云和李妖娆两人舌尖的味蕾都蠢蠢欲动。

    好像蝶风儿的背上也长了眼睛似的,两个人类的馋猫像尽收她的眼底。

    “张开嘴。”蝶风儿含笑。

    “啊?”

    虞骑云和李妖娆一呆。


死神之重生破面小说5200


    “越不起眼的花,花越香蜜越甜。”

    蝶风儿仿佛在自言自语,微微一转头,长嘴像彩虹一样,弯起一个美丽的弧度,优雅地伸到这两个人类嘴前。

    虞骑云和李妖娆红着脸一齐张开嘴。

    他们心里其实都有一些小变扭,这等于在喝动物的口水呀,他们知道蝶风儿早晨是不刷牙的,可是?如果不接受,那肯定寒了这只善良蝴蝶的心。

    上次在蝙蝠泉,人家为了救虞骑云和李妖娆那可是出生入死,连命都不要了,你还想怎样?更何况,上次他二人连蚜虫拉的粑粑都吃过了呢?

    想到这点,两人满脸羞愧。

    如蜻蜓点水,蝶风儿的嘴像一根扭动的吸管,精准地在虞骑云和李妖娆的口里,挤出了两大滴花蜜。

    咕咚咽下。

    “好喝真好喝!”虞骑云为了掩饰之前的尴尬,高声喝彩,还恬不知耻地问:

    “风儿妹妹,还有吗?”

    蝴蝶没答应,先被妖娆赏了一脚。

    李妖娆扯得虞骑云东倒西歪,呵斥:

    “你现在越来越像一个贪得无厌的吃货了,你当花蜜是大白菜呀。”

    ……

    如果有人问虞骑云,喝了花蜜的蝴蝶和没喝花蜜的蝴蝶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虞骑云一定会爆喝一声:

    “无聊!当然是嘴巴特别甜啦。”

    答对了,的确如此。

    在花蕾上小憩片刻后,一行人重新飞上天空,蝶风儿不仅嘴甜,心情也甜了很多,竟然主动聊起了自己的母亲。

    “记得小时候,我妈妈常对我说,世界上唯一能够相信的只有绿叶和花。”

    蝶风儿用平静的语气说,“她告诫我,不要相信任何一只陌生虫,因为他们接近你,就是为了吃掉你。”

    李妖娆虞骑云齐声尖叫:

    “我们真的是好人!哦不好虫!”

    看他们着急的表情,惹得蝶风儿在空中笑得像一朵凌乱的花,虞骑云和李妖娆惊呼着,差点掉下来!

    “我以前信,现在不信了!”蝶风儿嗤嗤笑道,“是你们改变了我。”

    “知道就好!以后乖乖听话,晚上不许乱跑!”李妖娆故意板着脸,打了蝴蝶触角一下,“要跑,就一定要带上我。”

    蝶风儿点点触角。

    一时间,二人一蝶又沉默下来。

    “妖娆,我还是回答你之前的问题吧。”蝶风儿翅膀轻扬,放慢了度,“我破壳后第三天,我母亲就离开我了。”

    说这话,她浑身不争气地颤抖。

    “破壳?也就是说,你还是毛毛虫的时候,你妈妈就离开你了?”

    李妖娆讶然道,她对别的昆虫几乎一无所知,但因为打小就特别钟爱蝴蝶,所以对蝴蝶有一些了解:

    蝴蝶的一生经历四个阶段:卵、幼虫(毛虫)、蛹、成虫。

    蝴蝶的幼虫阶段就相当于人类的童年,一想到蝶风儿这么小,就失去了母亲,作为女生的李妖娆,她鼻子不禁酸。

    世上只有妈妈好。

    动物世界也是如此。

    李妖娆暗下决心,等这次亚马逊之旅结束后,回到家里,一定要好好听母亲的话,尽量做到骂不还口,打不还…咳咳,貌似母亲还从来没打过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