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20集 马屁和开心果

第220集 马屁和开心果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雨林的季节划分,和地球上大多数地区都不相同,它没有四季之分,只是根据降雨的次数分为旱季和雨季。

    亚马逊雨林没有春夏秋冬,每一天都有花开,每一天都有花落,这是世界上生物种类最多的地方,又世界上生物寿命最短的地方,有的动物从出生到死亡,只有短短的几分钟。

    生如朝露,自然倍加珍惜。

    所以当人类的孩子,还在丫丫学语和尿床,完全生活不能自理时,动物世界里的孩子们就已经在为生存去搏命。

    除了智慧,人类在这些动物面前,还真没什么可以炫耀的资本。

    游不过鱼,飞不过鸟,肉身打不过狮子和老虎,力气还没有小小的蚂蚁大。

    唯有智慧,才是人类的立足之道。

    现在面临棘手的问题,正是虞骑云和他们开启智慧模式的时候,火蚁和织叶蚁这两块硬骨头,需要用他们的脑子去啃。

    ……

    “女王陛下,在你印象当中,火蚁部落和织叶蚁部落的女王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越安扶扶眼睛,吐字清晰。

    孙子兵法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是至理名言,越安一直非常推崇。

    红根女王沉吟一会儿,叹了口气:

    “这两个女王性格上都蛮相似,都是非常好面子的人,织叶蚁女王非常骄傲,总认为他们部落是蚂蚁谷最优秀最上等的种族,在她眼里,我们都是泥腿子。”

    女王苦笑一下又道:

    “而火蚁女王,性格非常固执,明知你说得再有道理,只要不合她心意,在她眼里,就是没道理,而且特别护短,只许她们欺负别人,不能让别人欺负她们。”

    听了这话,虞骑云5人脸色慌张,心里都咯噔一下,貌似他们缩小第二天,就干掉了7个火蚁妹纸,希望这件事,火蚁们不要查到他们头上。

    “骑云,你是学心理学的。”越安微笑看向蓝跑酷男,“对付这两个骄傲又固执的人,你又什么好办法?”

    “拍马屁!”虞骑云脱口而出。

    “拍谁的屁股?”蚁婷花惊奇地问。

    皂皂咯咯一笑:“马的屁股!”

    婷花更惊奇:“马又是什么东东?”

    女王、公主和蚁茉花也都睁大了眼睛,在亚马逊雨林,没听说“马”这种东西。

    “哎呀!马就是就是……”皂皂翻身坐起,刚想用手比划,就被越安止住了,“皂皂,这雨林里没有马这种动物。”他又朝婷花微笑解释:

    “在我们老家,马是一种跑得飞快的动物,以前我们经常骑在它背上赶路。”

    “哦?”

    蚂蚁们听得是懂非懂。

    “那为什么虞骑云刚才说对付女王要拍什么马屁呢,蚂蚁谷没有马呀?”婷花咬着嘴唇问,突然惊叫出声:“你们…你们不会是把马的屁股带了吧?”

    这个念头也把夏叶和茉花吓一跳。

    “哈哈哈哈!”

    5个人类顿时笑作一团。人类世界一句最简单的话,到了动物世界,怎么就完全变味了呢?

    “拍…拍马屁,不…不是真的去拍马的屁股…”李妖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这是我那里一个比方,意思就是尽可能投其所好,讨好和巴结对方。”


护美龙魂帖吧
   李妖娆说完后,蚂蚁们安静了一分钟,终于又“哦”的一声,现在听懂了。

    四只蚂蚁对视一眼,面露苦笑,不禁摇着触角纷纷被感叹:

    “人虫的世界真是难以搞懂,一句话总是拐弯抹角的,一点不如蚂蚁痛快!”

    ……

    “那那……你们打算如何去去…去拍那个什么马的屁股?”

    夏叶公主舌头像打了卷,结结巴巴地问,她机灵地配合,努力让自己的对话用词跟上人虫的思维节奏。

    虞骑云和李妖娆生性洒脱,平时对拍人马屁什么的是最讨厌了,更何况是拍蚂蚁的马屁,不过他们也知道,形势比人强,有时委屈才能求全。

    沉思片刻之后。

    “对于骄傲的人,要么满足她的骄傲,要么摧毁她的骄傲。”

    虞骑云露出雪白的牙齿笑道,“不过后者难度太大,我们还是选择前者。”

    “有屁快放!卖什么关子!”

    李妖娆吼,她最看不惯虞骑云得意洋洋一脸臭屁的样子。

    “怎么?你要放屁?”

    蚁婷花对气味很敏感,一听说小虞同学要屁股,急忙用手捏着触角(鼻子),将身子挪了挪,离虞骑云远一点。

    众人一愣,立刻又嘎嘎爆笑起来。

    “婷花!你真是朕的开心果!”李妖娆揉着笑痛的肚子喘着气说。

    “正?什么正?你们不是叫正啊?”

    蚁婷花哭丧着脸又问,为什么这几个人类的话自己是越听越听不懂呢?

    “我不行了!”

    众人叫着栽倒,一齐来个葛优趴。

    ……

    看着眼前的人类莫名其妙地笑作一团,会场的几只蚂蚁都面面相觑。

    在红根女王一阵咳咳下,人类伙伴们才纷纷从叶子上爬了起来。蚂蚁们一齐看向虞骑云,等这家伙把话说完。

    虞骑云清清嗓子,正色道:

    “对付织叶蚁,我的建议是,先把我们上次三叶大赛赢得三棵树还给她们,解释是我们钻了比赛没有不准请外援的规则漏洞,赢之有愧,所以把胜利还给他们,同时委派我们这几个人类,到她们那里留学,学习她们先进的生活技能。”

    从人类的观点而言。

    先送之以礼,结其欢心。

    再以仰慕留学的方式,抬高她们的身价,这无疑可以极大满足对方的虚荣心。

    这个办法的确是拍马屁的高招。

    可现场的蚂蚁并不这么认为。

    虞骑云的话音刚落,除女王外,另外三只蚂蚁都唰唰跳了起来:”不行!”

    夏叶公主别的方面一向沉稳,唯独这件事上,情绪有些激动,她忘不了绿玲公主几年来鄙视的眼神和戏谑的嗤笑。

    十年了!部落受了十年羞辱。

    从自己祖母到母亲再到自己,比赛连年失利的耻辱,一直是她们历代女王和公主心中的一根刺,好容易今天一雪前耻,又怎么能够将胜利成果拱手让人呢?

    这不仅是她想法。

    也是婷花和茉花的想法。

    更是部落一百多万蚂蚁姐妹的想法。

    蚂蚁虽然比人类单纯,在“民族自尊心”上,可一点不比人类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