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40集 母与女

第240集 母与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不到一天时间。

    切叶蚁部落的神秘客人用神秘武器将坑王蛉尼杀击杀的消息,像夏天的季风一样传遍了整个蚂蚁谷。

    他们对虞骑云的会让人爆头的秘密武器,充满好奇,更充满恐惧。

    而且几乎所有部落都万分惊讶地知道,切叶蚁部落现在不仅住着五个奇怪的人虫,还居然有两只美丽的蝴蝶。

    一夜之间。

    位于蚂蚁谷中央位置的切叶蚁部落,在红根女王白手起家7年之后,在蚂蚁谷的声誉一下子达到了人生的巅峰,整个部落都笼罩在“高大上”的主角光环里。

    当天黄昏前。

    蚂蚁谷里已经结盟的公牛蚁、蜜罐蚁、蓄奴蚁、大齿猛蚁,这4个部落,就亲自委派她们的公主和王子们向切叶蚁部落表达道贺,以及作为盟友的坚定决心。

    当然。

    同时也委婉地转达各自女王对虞骑云一举除灭“为祸多年”的坑蚁之王深感震惊,这极大的提升她们联手对抗行军蚁的信心和决心。

    原来虽然承诺结盟,不过内心依旧是忐忑不安,现在看到人类在关键的时候总有神奇的表现。不禁踏实了许多。

    而且从第二天开始,前来拜访和表忠心的中小部落更是络绎不绝,试想,如果虞骑云将那会爆炸的武器(鞭炮)丢进她们的蚂蚁洞里,会怎样?

    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还好切叶部落没有侵略的传统,让四周的中小部落不至于人心惶惶。

    她们派出使者,除了表达敬意之心外,同时也献上她们的感激之情。

    因为蚂蚁谷最狡猾最阴狠的伏地魔都被打败了,吓得这段时间,几乎所有的蚁狮都销声匿迹,使得所有的外出蚂蚁,不再担心会掉进蚁狮挖的陷阱里了。

    这些福利,都是拜虞骑云他们所赐,所以,对切叶蚁和切叶蚁的神秘客人都无比的仰望和崇敬。

    这让每个外出工作的切叶蚁姐妹,脸上个个都倍感自豪。

    ……

    红根女王自然把握住“万国来朝”的有利时机,不遗余力地宣传她的结盟大业,中小蚂蚁部落无不表示,要以她们为马是瞻,一旦行军蚁进犯,一定会团结一心,誓与蚂蚁谷共存亡。

    此刻的红根部落。

    现在为止,每只蚂蚁都知道行军蚁即将来犯的可怕消息,然而欣慰的是,在见证人类的神奇表现后,她们并没有出现女王之前担心的惶惶不可终日的情形。反而个个更加斗争昂扬,这让女王心中大跃。

    这时候,她几乎是心想事成。

    只除了一个心结:蚁芭枝。

    想起这个自己曾经最疼爱的女儿,女王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头疼,就像一欢乐乐章中的一个不和谐的音符。

    总在不经意间,让人堵着谎。

    ……

    这天清晨。

    初生的阳光,如鲜活的小鱼,透过窗口,在女王沉静的脸上游来游去。

    女王伫立窗前,在一声长叹之后,脸色渐渐转为果决,这女儿是她的一个心病,如果再不解决,就很可能演变为一个损害部落未来展的大毒瘤。

    当蚁芭枝一早起来,就得到婷花的通知,女王要见她时,并没有立刻和婷花同去,而是一个人留在卧室里,默默走了一圈,眼神中透着一丝眷恋,自己的这间卧室,离女王卧室很近,而她感觉自己的母亲却是离自己越来越远。

    在微微叹了
1937全球速递吧
口气后,嘴角弯起了一个惯有的倔强弧度,在走到女王卧室门口时,突然对守在门外的婷花轻轻道了一声谢谢,然后独自走了进去。

    婷花木然地望着她的背影,带着纠结的表情,然后慢慢跟了进去。

    ……

    寂静的卧室兼会会客厅。

    传来一阵奇异的喘息。

    蚁芭枝惊讶地现,女王母亲并没有端坐在树叶上,找她倾谈,而是整个人趴在绿叶上,一粒粒地生着孩子,臀部后的侍女们看得出平日训练十分有素,她们接生起来安静而娴熟。

    整齐地排列成一队,有条不紊地生下一个卵就传递一个卵,然后抱到特备的育婴房里,交给专门的保育蚁照料。

    女王扬起触角,淡淡看了一眼芭枝。

    “坐吧,孩子。”

    蚁芭枝倔强地站着,没有动。

    女王意料之中地笑了起来,“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是想离开蚁巢对吗?”

    “是。”

    “那你知道离开蚁巢,对一只落单蚂蚁而言,意味着什么吗?”

    “死。”

    “你真的愿意去死?”

    “不愿意又能怎样?总比呆在臭烘烘的垃圾房和坟场好?”

    女王听了这话,沉默了片刻,道:

    “部落每一只蚂蚁都有自己的使命,比如说,女王和公主负责生孩子,兵蚁们负责巡视和保卫,而工蚁们则每天为了我们提供必须的食物而冒死打拼。”

    女王让自己的语气尽量委婉:

    “其实我真的,不想每天像一个级产霸一样生生生!可是我如果像你一样任性,想不生就不生,那么部落就没有未来,因为我的每一代的孩子只能活上一到两年,而且更让人伤心的是,每天都有外出的孩子,永远回不来。”

    蚁芭枝默默听着,不一言,终于明白母亲为什么在生孩子的时候,来找自己谈话,她坚硬的心壳,被母亲的用心良苦一点点软化。

    女王不再看她,转脸去问婷花:

    “现在生了多少个?”

    “2651个,按计划还要生1132个,其中兵蚁426个,工蚁7o6个。”

    “好。”女王欣悦的一笑,“余下的下午再生,你们先退下。”

    当婷花领着侍女们徐徐退去后,房间里只剩下女王和蚁芭枝两人,寂静得能听得到彼此心跳的声音。

    “孩子,过来。”

    女王招手让眼前站得笔直的女儿过去,蚁芭枝迟疑了一会儿,刚走到母亲身边,就被一把抱在怀里,听母亲道:

    “如果你一心想去死,我也不再拦你,不过我希望你想一想,每天都有你的姐妹死在外面,她们的死是为了部落生存,而你的死,又是为了什么?”

    女王一脸柔情,抚摸了一下芭枝的坚硬的触角,然后慢慢推开她:

    “芭枝,给你三天时间好好想一想,想通了,就把你的工作和茉花交接一下,然后去垃圾房上班,如果……如果你还是坚持你的任性,那就随你的便吧,妈妈就当从来没生过你这个女儿……”

    说完最后一句话。

    女王的眼神疲惫而忧伤。

    当蚁芭枝转身默默离开后,蚁婷花一脸愁容,走到女王跟前,低低问:

    “母亲,她会留下吗?”

    好半天,女王都没有回应。她已经厌倦了回答,有关生离死别的话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