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51集 永远不再孤单

第251集 永远不再孤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当然除‘万里长城’外,我们还准备了一个奇招,就是‘水淹七军’。”

    虞骑云含笑补充、

    “我们下午在城堡顶端,观察草原地形时看到,南北两边都有水源,南高北低,我们可以安排切草蚁部落挖通一个河道,等到行军蚁大军攻城时,即可在南面放水,淹她们一个措手不及。”

    他和越安听白蚁芳介绍,尼拿湖和沃拿河之间距离,换算成人类单位大约2o公里,而且也仔细咨询得知,如果让切草蚁开工挖河道,最多半个月就能搞定。

    听完两个人类男生的战略安排。

    “好!”

    白云女王大声喝彩。

    虽然她对“万里长城”和“水淹七军”这些陌生词汇,了解得不是那么透彻,但大体的战术原理,已经了然于心,感到自愧不如,暗暗赞叹这两个年轻人还真行。

    虞骑云和越安对视一眼,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其实这只是他们计划的冰山一角,还有更多狠招甚至毒招,没有向女王和盘托出,以免吓坏小动物。

    白云女王也是说干就干!经过斟酌确定,明天就召集各个白蚁部落开个动员会,后天就组织一切可以调动的人员即刻开工!因为她们也知道兵贵神!

    此刻时间就是生命,切草蚁部落的河道工程也将同时开工!

    为了确保工程质量和按计划施工,越安作为工程方案的总策划人,决定这段时间就留在白蚁草原,担任两项工程的“总指挥”,铁花小队也留下来,担任他的“带刀侍卫”,寸步不离,保卫他的安全。

    虞骑云则是每隔两三天,就往返白蚁草原和蚂蚁谷一次,协调各个部落的意见和具体的战术安排。

    ……

    今夜。

    无星无月,白蚁草原显得异常安静,在白云城堡,酣声四起,大家终于可以睡一个安心觉,尤其是白云女王。连日来,一直为部落的安危,忧心忡忡。

    现在终于把心上的石头放了下来,白蚁女王的年龄是2o到4o岁,自己还有大把的峥嵘岁月,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白蚁们都沉入了梦乡。

    而三个人类却彻夜难眠。

    在白蚁城堡一间带窗的房间,虞骑云、越安和李妖娆三人席地而坐,心情有些紧张和激动,完全没有之前和白云女王侃侃而谈时的从容和镇定。

    作为人类世界里的两个大学生和一个打工仔,三个不满3o岁的年轻人,如今却要指挥亿万生灵在草原上厮杀,到了晚上夜深人静之时,突然觉得有些害怕。

    如果自己的决策是错误的,那么数以亿计的蚂蚁谷的蚂蚁和白蚁草原的白蚁。都将会冤死在自己的手里。

    一想到这点。

    三个人心里都沉甸甸的,难以人睡。如果从规模来讲,这完全是人类社会里世界大战的级别,芸芸众生的生死就操持在自己的手中,他们真感觉压力山大。

    “人命关天,你们再把思路好好复查几遍,看看有没有什么纰漏?”

    李妖娆抱膝坐在眉毛形的窗下,一边给辫子打结,一边很严肃地说。

    “对对对,我们正在把计划从头到尾再梳理梳理,先从万里长城开始……”

    虞骑云和越安也是一脸肃容。

    这件事容不得半点随意。

    就这样,三个人借助手电光在图纸上,反反复复商议和对敲,在之前计划的基础上,再制定了备用计划,不仅做好了最好打算,也同时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直到凌晨,才打着哈气,安然睡去。

    ……

    蚂蚁谷一处隐秘的丛林。

    溪水流淌的声音在夜色里叮叮咚咚,仿佛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在弹奏一吹人入梦的小夜曲。

    “这就是你童年生活的地方?”

    一片树叶上的蓝蝴蝶问另一片树叶上的黄蝴蝶。
茅山之阴阳鬼医最新章节
今晚没有月光,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见触角,两只蝴蝶彼此只能通过气味感知对方的存在。

    “嗯,小时候,我最喜欢听着溪水唱歌的声音入睡。”蝶风儿淡淡一笑,“然后,总在想妈妈什么时候来接我。”

    “一个人一定很孤单吧。”

    “嗯,白天害怕,晚上更害怕。”

    这句话听起来非常令人伤感,蝶蓝城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好转移话题:

    “那你一个人每天都在干什么呢?”

    就听蝶风儿不好意思地轻笑一声:

    “吃啊,一天到晚都在拼命的吃!”

    蝶蓝城不禁哈哈大笑。

    “只有这样,才能养得肥肥胖胖,早点结蛹变成蝴蝶。”蝶风儿哀婉道,“只有变成蝴蝶,才能飞起来找我母亲。”

    语气停了停,“可是,就算自己能飞,还是找不到她,她也不来找我。”

    说到这里,蝶风儿的语气已经开始哽咽,她现在感觉非常迷惘,不知道该留在这里,继续等母亲,还是和蝶蓝城一起蝴蝶岛看看母亲在不在那儿?

    蝶蓝城呼吸着蝶风儿说话时吐出的花香,感受着她心路历程。他保持沉默,不再开口,在倾听在分享也在分担。

    此时无声胜有声……

    ……

    夜已深沉,雨林雾气弥漫。

    也不知过了多久,蝶蓝城几经思量,还是鼓起勇气开口:

    “有句话,我一直想对你说,就怕你伤心难过,不愿接受……”

    看他说得如此郑重其事,蝶风儿表情一怔,尔后温柔一笑:

    “我们已经是好朋友,有什么话尽管直说,没事的,我还没有那么脆弱啦。”

    蝶蓝城叹了口气,一字一句道:

    “你母亲不是走了,而是死了。”

    蝶风儿呼吸停滞,突然嘶声爆吼:

    “你骗人!你骗人!”

    她全身都剧烈颤动起来,震得身下一整片树叶都沙沙作响,就像沉醉已久的美梦在刹那间就被戳破。

    蝶蓝城不再说话,等蝶风儿失控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才继续说道:

    “其实我很羡慕你,你出生后,至少还看过自己的母亲,而我还有绝大多数蝴蝶在毛虫时,母亲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这?怎么会这样?”

    蝶风儿收起自己的愤懑,转而用同情的目光看向蝶蓝城。

    “很简单,在热带地区,除去我们童年时代,当我们真正羽化成蝴蝶后,寿命只有可怜的15天,这15天中,我们的父母要完成恋爱、结婚和产卵的全过程。”

    这话太惊悚,蝶风儿又在抖。

    蝶蓝城触景生情,叹息道:

    “所以,因为生命特别短,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的母亲在生下我们后,就会和我们的父亲相约一道死去,也就是说,绝大多数当我们变成毛虫出卵壳后,是看不到自己的亲身父母的。”

    说到这里,蝶蓝城用无比羡慕的口吻安慰蝶风儿,更寄托自己的遐思:

    “你真是世界上最幸运的蝴蝶,居然在毛虫时代,能和自己母亲呆上三天!”

    从蝶蓝城平静的口中。

    蝶风儿不得不接受一个残酷的事实,她的母亲已经死了,在和她团聚三天后,就已经安静地躺在这一片丛林的某个角落,无声无息,化作尘埃……

    就在她日思夜想盼望母亲时,母亲却就在身边,长眠于地,肉身化泥,被植物吸收,或许变成了一片叶子,或许变成了一朵花,在深情地凝望自己每一天。

    咫尺天涯!

    蝶风儿肩膀默默耸动,无声抽泣。

    一阵风过,一只温柔的手在抚摸她的触角,一声更温柔的话语在她耳畔响起:

    “有我在,你以后永远不再孤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