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54集 何去何从

第254集 何去何从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红根女王伫立窗前。

    望着两只蝴蝶越飞越远,最后消失在雨林亿万片绿叶间,她神情有些黯然。

    “母亲,你是不是在担心蝴蝶们飞走了,影响我们结盟的联络?”

    蚁婷花走了进来,轻轻问。

    女王回头一笑:“这倒不是,看见他们恩恩爱爱比翼齐飞,一同返回自己的故乡,为娘也为他们感到高兴和祝福,毕竟那里才是他们蝴蝶的归宿。”

    “那母亲你……”

    婷花的话没说完,就听女王触角低垂,仿佛叹了口气道:

    “两个多好的孩子啊,我是在为他们感到惋惜,这么美丽的蝴蝶,生命却如此短暂,真应了这句,生如朝露。”

    蚁婷花默默地低下头,以前她总是抱怨自己的寿命太短,因为如果中途不被吃掉,一般工蚁的寿命最多是一到两年。

    现在对比蝴蝶可怜的15天。

    她才现自己还是非常幸运的。自己不禁明白了一个道理,很多时候,只有比较,才能让自己更懂得珍惜现状。

    蚁婷花暗下决心,从今天开始她将坦然接受上苍给予自己的一切,无论顺境还是逆境,都要努力珍惜目前的拥有。

    母亲俩在窗前沉默了好一会儿。

    女王瞟了瞟婷花的表情,笑笑问:

    “你好像还有话对我说?”

    婷花嗫嚅了半天,才沉闷的说:

    “芭枝姐她,还是…还是走了!”

    女王看着窗外,很长时间才回复一声:

    “哦,我知道了……”

    婷花默默退了下去,知道自己的母亲表面上虽然波澜不惊,内心其实很难过,所以她知趣地走开,让母亲好好静静。

    ……

    蚂蚁部落典型的卧室会议,正悄悄在虞骑云他们居住的房间进行。

    与会人员是四个人类:虞骑云、李妖娆、饭团、皂皂,以及两只蚂蚁:夏叶公主和新任部落工蚁总管的蚁茉花。

    会议的议题是,如何解决虞骑云的空中交通问题。

    考虑到虞骑云穿梭蚂蚁谷和白蚁草原之间的飞行交通需要,在蝶风儿重回蝴蝶岛后,目前有两个选择方案:

    一是,让春叶公主带虞骑云往返。

    二是,让瓢虫带虞骑云往返。

    在姐姐夏叶公主因为粘好的断翅不宜载人飞行后,部落唯一会飞的春叶公主本来是最佳人选,可是这野丫头个性太过顽劣,众人都担心一路上会出纰漏。

    而瓢虫带虞骑云飞行,好是好,可是度和续航能力,都不如蚂蚁公主。

    大家正在犹豫不决间。

    一个黑影像一阵狂风一样,从门外卷了进来,把小家伙皂皂都扇倒在在地。

    “选我!选我啊!”

    这黑影这不是别人,正是春叶公主,她在门外已经偷听多时,早已按捺不住。

    她这种疯狂的表现,反而更添加了大家对她的疑虑,除虞骑云和皂皂外,所有人和蚂蚁几乎异口同声道:

    “你太爱玩,会误事,不行!”

    春叶公主触角抖成了一朵花,嗷嗷直叫:“我保证不贪玩!真的!”

    知妹莫若姐,夏叶公主瞪了她一眼:

    “你的保证和屁相比,如果让我选择,我相信后者更加可靠。”

    李妖娆和饭团都噗嗤笑了起来。

    “姐!你说我的话连屁都
圣手国医吧
不如!我我我我……不活了不活了!”

    就听春叶公主哇哇怪叫。

    竟然一下扑倒在地,在众目睽睽中满地打滚起来,看得夏叶面红角赤,这个妹妹居然撒泼,毕竟还有这么多客人呢!

    众人面面相觑,也是哭笑不得。

    春叶这满地打滚的经典一幕,皂皂倒是看得倍感亲切,这让她想起了自己的过去,每当孤儿院的老师,不让她吃东西时,她就是这样在地上滚来滚去。

    “那就让她试试!”

    一个清朗的声音开口道,虞骑云笑眯眯地向大家表态,其实春叶这丫头的性格倒是合他的胃口,他小时候也特别爱玩,在调皮捣蛋方面和她有的一拼!

    “是啊是啊,我也投上一票!”

    皂皂高举右手。

    “嘿嘿,那就给她一次机会吧。”

    李妖娆和饭团也纷纷表态。

    看见人类都说好,夏叶公主和蚁茉花也只好把反对的理由都咽进肚子里去。

    春叶公主唧唧地笑了,像一只偷到糖果的老鼠,就听夏叶公主补充一句:

    “不过有一个条件!”

    春叶丫头双腿一软。

    ……

    夜色降临,白天虽然是个多云天,晚上的月亮却是又大又圆。

    蚁芭枝抱膝坐在树叶上一天一夜了,从早到晚,不吃不喝一动不动,整个人仿佛也成了绿叶上的一根筋,

    离开生她养她的蚁巢后,她并没有走远,而是悄悄躲藏在蚁巢附件的一棵灌木的树叶上,呆呆望着自己的家园。

    她听见了部落欢迎虞骑云他们凯旋归来的阵阵掌声,也看见了两只蝴蝶恋恋不舍的飞向远方,当然,她更多看到是姐妹们在外忙忙碌碌的身影。

    同时也在追忆往日,如果还身在蚁巢,自己也应该是在指挥和检查各个部门的工作,常常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吧。

    她苦笑了一下。

    昨天的一切,像个黄泛旧的梦一样,离她远去了,她现在只是闲人弃人废人。

    可惜她并没有感到无事一身轻,反而觉得心里越沉重,她不怕死,但是不愿自己死的毫无价值。

    “她们的死是为了部落,你的死又是为了什么?”女王母亲的这句话,一直在她心间萦绕,让她越像越心惊。

    突然感到后悔了。

    她想,如果女王母亲肯派人出来寻找她的话,她一定二话不说,随她们回去,就做一名掏粪工或者垃圾工。

    可是枯坐一整天,并没有听到任何一个姐妹在蚁巢附近呼唤自己的名字。

    这。

    终于让她的心在绝望中渐渐冰冷。

    母亲,你就真的这么狠心吗?

    离开这个伤心地吧!

    滚得远远的。

    死得远远的……

    蚁芭枝从树叶上慢慢站起身来,借着月光,最后朝自己的家望了一眼,正想转身离开,就听黑暗中一个声音:

    “如果你没地方去,不如跟我走。”

    蚁芭枝惊得寒毛倒竖,厉声问:

    “谁?”

    四周安安静静,没有任何回应。

    就好像刚才的声音只是她饿了一整天后产生的一个幻觉,她刚松了一口气,后脑突然一阵剧痛,就此不省人事。

    “你的命是我的……”

    一个黑影幽灵般出现在她身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