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56集 鼻子开花

第256集 鼻子开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今天月色分外明亮。

    这对于雨林的狩猎者而言,绝对是一件好事情,他们看猎物会看得更清楚。

    对虞骑云和蚁苹花而言,却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当然是能更好地勘察蚁茉花失踪的现场,坏事当然不言而喻。

    夜深人静,蚁巢沉入梦乡。

    两条身影从走廊的窗口无声无息地爬了下来,借着月光,用放大镜扫描,就能看到一只蚂蚁正背着一个人类,鬼鬼祟祟地爬下蚁巢的泥巴城墙。

    这是虞骑云和蚁苹花。

    既然白天不准,他们就晚上偷偷溜出来,月明之时,既是寻人之夜,也吃人之夜,所以他们一路上分外小心,不要线索没找到,反被雨林的夜行者吃掉。

    晚上的路面很潮湿,一片片枯叶散出刺鼻的腐烂气味,熏得苹花的触角和虞骑云的鼻子都是痒痒的。

    但他们都强忍着不出一点声音。

    夜晚的雨林,可不比白天的喧闹,细微的动静,都传出很远的地方,如果惊动了夜间的捕食者,那就悲催了。

    虞骑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自己在缩小的头一天晚上,正是因为一个喷嚏,引来一只蝙蝠的追捕,结果掉进蚁狮挖的陷阱,差点被蛉无忌吸成一张人皮。

    现在想起来,还不寒而栗。

    此刻的他,在历经多次生死的考验之后,已经不是初出茅庐的雨林菜鸟了,而是经验越来越丰富的半个雨林杀手。

    离开蚂蚁谷前去蓝月森林,冒险的征途还只是刚刚开始,做为5人探险小队的实际领袖,虞骑云迫切需要在雨林的生死历练中不断地变强!

    这样才能保护好自己的同伴!

    ……

    “就在前面!”

    蚁茉花停下脚步,压低声音。

    借助白天留下的气味走廊,蚁苹花闭着眼睛都能精准地找到事地点。

    背上的虞骑云拨开遮挡他视线的触角,就看见前面一大片幽暗的草丛,如风中的燕麦,在月光下轻轻的摇曳。

    “你怎么不走了?”虞骑云问。

    “嘘……我闻到了蟾蜍的味道。”

    蚁苹花小声说,触角缓缓转动,如两根灵巧的舌头,在品鉴空气中的异味。

    蟾蜍?

    虞骑云头一根一根竖了起来,由于体量过于悬殊,滚滚肉瘤的癞蛤蟆可不是他们能轻易招惹的存在,

    记得上次去织叶蚁部落探营,他们一行人就是被一只癞蛤蟆穷追猛打,他和蚁茉花当时已经被蟾蜍用恐怖的长肉舌吸入了口中,所幸凭借双方无比默契的配合,在最后一刻才死里逃生!

    现在想来,还是一阵后怕。

    想到蚁茉花。

    他心里又是一阵悸痛!

    不知道她现在是生还是死?

    “糟了!”蚁苹花暗叫一声,打断了虞骑云的思绪,她背起虞骑云钻进一片枯叶下,趴在里面一动不敢动。

    就听见四周的土地嘭嘭震动的声音,夹着一阵飞沙走石,一粒沙子甚至飞溅到虞骑云的脸,痛得他嘴都歪了起来。

    “轰隆”又一声巨响!

    虞骑云他们的叶子被扫飞了出去!蚁苹花和虞骑云忍不住惊呼着站起身来,声音又硬生生地卡主,眼前的一幕吓得他两人又“噗通”滚回
春刀秋剑txt下载
在地。

    只见一只山丘一样高的褐色蟾蜍和一条火车般大小的绿色树蛇正在泥地上惨烈地撕咬,不停地扭打缠斗。

    蟾蜍咬着蛇的脖子死死不肯松口,而蛇尾则像一条鞭子一样,不停地狠抽蟾蜍的脑袋,双方的鲜血飞溅,洒落一地。

    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格斗。

    拼的是顽强的斗志和意志力!

    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赢家,而胜利者的奖品就是,将战败者的身体作为食物,吃进肚子里。

    ……

    当然,这个“最后”是蟾蜍和树蛇之事,虞骑云和苹花没有时间也没有胆量继续陪它们耗下去。

    面对两个巨人的战争,渺小如蚂蚁的虞骑云和就是蚂蚁的蚁苹花,最好的方式就是悄悄地闪人,否则不是被蟾蜍在扭打时一脚踩扁,就是被蛇尾横扫升天。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正当蚁苹花背着虞骑云一步一步往后退时,突听呼啸一声,那条细长的蛇尾不知什么神经,好像故意整这两只小动物似的,居然又扫中了这一人一蚁。

    齐声尖叫之后。

    他俩像个乒乓球一样在空中不停地旋转,正当虞骑云转得把肠子都快吐出来时,终于“啪嗒”一声落了地。

    虞骑云刚想喘口气,突然感觉身下的蚁苹花全身上下抽风似的抖了起来,他一抬头,就看见两只巨大的鼓眼泡,正用冰冷到骨髓的眼神盯着他。

    正是那只大蟾蜍的眼睛!

    虞骑云这才苦逼现,他和蚁苹花不偏不倚正好落在癞蛤蟆的鼻尖上!

    ……

    这特么怎么这么巧?

    巧得虞骑云都快哭瞎了。

    谁都知道,雨林里的癞蛤蟆异常凶残和贪婪,据说饿极了时候,连美洲豹的腿都敢啃,对上眼的小动物,那是一口一个准,更何况直接免费送上鼻尖的。

    果然,一看到虞骑云和蚁苹花,蟾蜍立刻露出垂涎的目光,虽然嘴里紧咬着蛇的脖子,鼻孔耸动间,潜伏的肉舌正不动声色地调整角度,妄图从嘴角缝隙里伸出来,将虞骑云他们一卷而进。

    它的意图岂能逃过虞骑云的法眼。他飞快地冲蚁苹花问:

    “你们事讨厌蛇还是蛤蟆?”

    “当然是蛤蟆,蛇又不会吃蚂蚁!”

    “好!”

    虞骑云嘴角狠厉地一笑。

    从背包里取出一只爆竹,以键盘侠的手用打火机点燃,然后在蚁苹花目瞪口呆中,插入癞蛤蟆的可爱的鼻孔!

    “快跳!”

    虞骑云一提苹花的触角!

    婷花刚背着虞骑云弹向空中,就听见一声霹雳闷响!蟾蜍的鼻子爆成了一团血雾!溅了虞骑云一身。

    紧接着蟾蜍嘴巴松开树蛇,痛得在地上滚来滚去,出唧嘎唧嘎的惨叫。

    在爆竹的冲击波下,虞骑云和苹花落地的姿势也非常狼狈,俩人几乎都是脸朝下,他们刚挣扎地爬起身,眼前的一幕又让他们寒毛倒竖。

    就见那条碧绿的树蛇嘴巴张成夸张的18o度平角,用比闪电还快的度,将癞蛤蟆整个身子都裹了进去!

    然后树蛇脖子一层层蠕动,蟾蜍像球一样从蛇嘴一点点滑入蛇的胃里,看得虞骑云胃里一阵翻滚,恶心得想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