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57集 神秘的O

第257集 神秘的O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条绿蛇在正常人类眼里,不过一米多长一指多宽,可是在不正常的人类虞骑云眼里,已经是一辆级火车。

    在虞骑云和蚁苹花心惊胆寒地注视下,这辆恐怖列车载着蟾蜍这个唯一的乘客终于缓缓驶离了他们的视线……

    蚁苹花与虞骑云对视一眼。

    脸上都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怪不得黄昏时,夏叶公主执意不让他们出来,这亚马逊丛林之夜,还真的是步步惊心。

    刚才那一幕,让他二人更加小心翼翼战战兢兢,一有动静,就趴在地上,像狗一样一动不动。

    就这样一路小跑,摸进草丛,顺利地来到蚁茉花失踪的地方。

    这里地势平坦,草木深深,右手边有两棵小灌木像情侣一样缠绵在一起,远处能见溪水叮咚流动的声音。

    虞骑云从蚁苹花的背上爬了下来:

    “你怎么知道她是在这里失踪的?”

    苹花很快地回答:“因为茉花姐的气味,在这里就打住了。”

    虞骑云点点头,若有所思,他来蚂蚁谷住了这么多天,当然知道蚂蚁为了防止迷路,一路上都是通过尿液作气味标记,引导自己和同伴往返。

    这就是蚂蚁世界特有的“气味走廊”。

    “麻烦你再仔仔细细地用触角检查一遍,看看这里除了你们和茉花姐的味道外,还有什么其他别的气味?”

    虞骑云沉声道,他打开手电调到适当光度,亮度既不太显眼,又能让他看清地面上任何不同寻常的痕迹。

    ……

    一人一蚁就这样在这一片草地,一寸一寸地检索起来,几分钟后,他俩倍感失望地回到原地。

    地面很正常,没有任何打抖的痕迹,除了蚁茉花和同伴的气味外,也没有任何其他多余的气味。

    怎么会这样?

    好好的一只蚂蚁蒸得无影无踪?

    虞骑云和蚁苹花颓然相望。

    他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叹了口气,双手抱头,起呆来。

    虽然他自认为不笨,可是小时候最怕的就是猜字谜,哪怕在大学读的是心理系,可是从个性而言,他还是喜欢简单干脆,对于破案和悬疑,依然头痛得很。

    虽然他现在有这个能力。

    却一直没有这个兴趣。

    但形势比人强,在5个伙伴当中,唯有他在断案和心理分析方面有这个综合思考能力,他不出山,谁来出山?

    在吃人的亚马逊雨林,任何个人的喜好,都必须让位于生存需要。只有适者才能生存。这个道理,他们不得不懂。

    ……

    虞骑云苦苦思索,所有的脑细胞都停止了睡觉,半夜起床陪主人一起加班。

    他一边嘴里默念着,一边用手不停地摩擦泥土,突然手指一僵,表情一亮:

    “苹花,你用牙齿把土刨刨看?”

    “啊?”

    蚁苹花一愣又一喜,立刻用牙齿飞快地铲起土来,才一分钟就出尖叫,虞骑云连忙赶去一看,血液瞬间凝固。

    刨出的泥坑里赫然露出一截腿!

    一截蚂蚁的腿!

    虞骑云双目充血,踉踉跄跄坐倒在地,看来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还是生了。

    “茉花姐!”

    苹花惨叫一声,跪倒在地,抱着这条断腿呜呜哭泣,才哭了一半,又惊悚的跳了起来,颤声道:

    “这这……这不是茉花姐的腿!”

    “什么?”

    虞骑云也跳了起来,惊中带喜。

    “你怎么知道这不是你茉花姐的?”

    “因为这条腿是一条最
我真是菜农无弹窗
下面的右腿,茉花姐的右腿上有一道疤,这条没有。”

    听到蚁苹花很肯定的答复。

    虞骑云喜出望外,等平静下来后又与苹花对视一眼,都有个疑问:

    如果这不是蚁茉花的?那又是谁的?又为什么埋在这里?

    这条腿有着明显咖啡色,显然是蚁苹花同一部落的姐妹,那究竟是谁的呢?

    这一连串的问题,让两个人都被诡异的氛围逼得喘不过气来。

    “你用触角闻不出来是谁的吗?”

    虞骑云不甘心地问,他觉得很奇怪,蚂蚁的触角不是很灵的吗?

    “闻不出,这条断腿渗出血液只能让我闻出这是同一部落姐妹的,但具体是哪一个姐妹,必须有尿液才行!”

    蚁苹花轻声解释,表情黯然。

    既为这条断腿不是茉花姐的感到无比的高兴,又为这条腿是另一位同胞姐妹的而感到无比的伤心。

    “我们再把这一片泥土仔仔细细刨一遍,看还能现什么?”

    虞骑云边说边动手。

    5分钟后,除了这条神秘的断腿外,泥土里已经再无任何新的现。

    无声胜有声。

    两人纠结着,盯着地下的这条断腿呆,思路陷入了停顿。

    唯一让他们安慰的是,至少在这个失踪地点,蚁茉花并没有当场遇害,否则就算没有残肢剩体,血液也总该留下几滴。

    “你再和我说说,在蚂蚁谷,你们蚂蚁的主要天敌,究竟有哪些?”

    在沉默片刻之后,虞骑云问。

    蚁苹花皱着触角,沉吟道:

    “在蚂蚁谷,蚂蚁的天敌主要有:鸟类,食蚁兽,穿山甲,犰狳,角蜥,蟾蜍等蛙类,还有虎甲,蚁狮,其中最大的天敌还是蚂蚁谷其他部落的食肉蚁。”

    虞骑云苦笑,这些苹花口里的动物,他几乎一个都不熟悉。

    就听蚁苹花一脸狐疑,继续道:

    “可是现场,没有任何这些天敌的气味和踪迹,这真是太诡异了!”

    她说这话时,环视四周的寂静,浑身打了个机灵,如坠冰窟,冷得起抖来。

    虞骑云摸着下巴,沉吟道:

    “线索可能还在这条腿上!”

    他仰看天色,已近黎明,草丛的露水在晨风中轻轻流转着,新鲜得像水果。

    看得虞骑云咽喉一阵滚动,他对苹花微微一笑,

    “我们上去喝口露珠里的水吧。”

    “你爬不上的,还是让我上去,等我喝好后,再下来喂你。”蚁苹花道。

    “谢谢,不用不用!”

    听到这个喂字,虞骑云的头都竖了起来,他知道任何一个蚂蚁部落都是流行蚂蚁姐妹间互相喂食和喂水的。

    作为人类,他自然是无法接受。

    虽然草叶在露水浸润下,异常湿滑,虞骑云还是艰难地爬上了一片,看见一颗晶莹的露珠向他招手,正想一头扎进去,痛饮一通,突然“咦”地叫了起来!

    视线穿过露珠,居然在草叶上现了一个歪歪扭扭的o字!

    虞骑云哎呀一声,从草叶上滚了下来,脑袋摔在泥土上,又肿起另一个o!

    之所以那么吃惊。是因为他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蚁茉花的涂鸦。

    他曾经教蚁茉花学写ok这个词,但这个o字,她怎么写就是写不圆,虞骑云经常打趣她说:

    这哪是写o字?明明在画一个石头。

    虞骑云揉着自己脑袋上的o,呆呆仰望草叶,陷入沉思:

    蚁茉花在草叶上写上这o字,究竟是想告诉自己什么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