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59集 没脸见他

第259集 没脸见他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那会不会是行军蚁派人干的?”

    沉吟一会儿之后,虞骑云又露出一副深思熟虑的表情问一众蚂蚁姐妹。

    他心想,这回应该不会触怒大家,作为敌对方,行军蚁有充分理由派人来迫坏蚂蚁谷此刻如此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

    从人类的思维角度看。

    虞骑云的分析是非常符合事情展的必然逻辑的。在人类社会的交战史上,派出先遣部队深入敌后,搞个暗杀或者来个绑架,这是惯用的招数,屡见不鲜。

    不过动物世界,情况就不定了。

    所以他的话刚说出口,脑袋立刻被人狠狠k了一下,正是噘着嘴的蚁苹花:

    “笨蛋,如果真是行军蚁干的,现场一路下来,一定会有她们的尿液信号,她们和白蚁一样,可都是一群睁眼瞎。”

    蚂蚁妹纸们都用怜悯的目光看着虞骑云,为这只连蚂蚁最基本的知识都不懂的蓝毛虫子感到悲哀。

    看得虞骑云摇摇欲坠。

    大家一片沉默。

    终于,虞骑云表情包又是一亮:

    “那说不定是蚁狮干的,我杀了他们的老大,他们是来报仇了,我想…”

    话没说完,就被蚁兰花鄙夷地打断:

    “这根本不可能,蚁狮都是倒着走路的,他爬上我们那么高的城墙,再带着人慢慢倒着爬下来,至少要一天的时间。”

    看着众蚂蚁又露出怜悯的目光。

    虞骑云老脸烧得通红,心想:

    “尼玛,没文化还真可怕!”

    为了将尴尬降到最低,他急忙转移话题,指着苹花手里的断腿问:

    “你们知道这条腿是谁的吗?”

    “不知道,等回蚁巢后,召集众姐妹分批次来认认。”

    夏叶公主低声说,表情透着哀伤。

    “她料想这断腿的姐妹一定是遇害了,可不知为什么凶手会遗留一条腿?而且还埋在茉花失踪的地点?”

    这两者到底有什么关系?

    她脸上不仅写满了忧伤,还写满了问号?触角无力地耷拉在胸前。

    蚁巢的门口安安静静,完全没有了往日兴高采烈的喧嚣,伫立的人和蚂蚁都笼罩在焦躁不安又无可奈何的气氛中。

    也许唯有大声咆哮,才能宣泄堵塞他们心中的愤懑和郁闷。

    到底是谁?

    导演了这一切!

    ……

    没有心情吃任何东西。

    虞骑云一头扑倒在卧室中央的绿叶上,头凌乱,伸展双手和双脚,整个身体摆出了一个“大”字。

    大大的难过。

    大大的疑问。

    大大的愤怒。

    究竟是谁绑架了他的同伴?又是谁制造了蚁茉花的失踪案?

    他环顾卧室,空空荡荡。

    墙角,饭团的那一个汤锅还斜斜支在地上,三个人的背包整整齐齐摆放自在树叶上,三只手机无声地靠包躺着。

    睹物思人。

    伙们不知是生是死?

    这让虞骑云更加揪心,他从现场可以判断,这里没有任何打抖的痕迹,背包和手机都像平日一样整齐地摆放。

    这说明,他们一定是睡得最酣时,被人从窗口进入,无声无息地绑架的。

    可是?

    他眉峰一皱:皂皂被称为狗鼻子,在晚上
绝品小神农sodu
总是最容易惊醒的,怎么连她也没任何反应呢?到底是哪个仇家,会有如此高明的手段,在不出一丁点声音的基础上,将三个大活人绑走?

    左思右想。

    虞骑云躺在树叶上,翻来覆去,双手使劲地揉搓自己的太阳穴,感觉自己像喝了一斤成年老白干似的,头痛欲裂。

    “滴滴滴滴……”

    突然房间里,所有四部手机都响了起来,虞骑云苦笑,这一定是越安来短信了,每当中饭后,越安这小子一定会群短信,问候一下大家。

    他呆了半晌,深呼吸,点开手机,弹出一条信息对话框:

    亲爱的伙伴们:你们还好吗?这里的开工很顺利,白蚁部落的妹纸们修起城墙非常卖力,摇头晃脑的样子可萌了……

    虞骑云放下手机,眺望窗外。

    脸上有暖如春光的笑意,来亚马逊雨林后,每个人都在放生变化,以前沉默寡言整天板着一张苍白电脑脸的越安,现在是越来越喜欢说话,越来越喜欢笑了。

    唉。

    虞骑云想了想,用三个人的手机模仿他们的口吻依次回复越安,大意是:我们很好,请多保重的意思。

    这件事,不到万不得已,他还是暂时瞒着越安,以免影响他的工程进度。

    ……

    在蚁巢的另一个窗前。

    一群蚂蚁高层,聚集在女王卧室,默然肃立,女王脸色看上去极为苍白。

    在几乎所有部落蚂蚁都没有认出的前提下,作为所有蚂蚁的母亲,她一眼就认出了那条断腿的主人是谁。

    正是她又爱又恨的女儿。

    切叶蚁部落工蚁部前总管,现在已经离开部落,独自飘荡在雨林的蚁芭枝。

    当女王宣布这结论后。

    蚁群中立刻有不少和芭枝关系较好的姐妹,蹲在墙角,呜呜哭泣。

    尤其是蚁荔枝,之前她为芭枝姐马是瞻,后来关系日渐疏远,因为小事而时不时生争吵,等芭枝终于离开后,她却现心里是越想念这个出走的大姐。

    各位蚂蚁的感觉也是和她一样。

    打断骨头连着筋,血浓于水,亲姐妹始终是亲姐妹。

    “好了,现在不是哭的时候。”

    女王疲倦地摆了摆触角,“你们大家说说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芭枝的腿会埋在茉花失踪的地方?”

    女王想了一个中午,都没想明白。她的心情糟糕透了,前一天还是处处鸟语花香,今天却是乌云密布,坏事接踵而来:

    先是茉花突然失踪,然后卧室里的三个人虫也凭空地消失,现在居然又现了芭枝的一条断腿,这一切的诡异现象,前所未见前所未闻,让她焦头烂额。

    直到现在她还不敢面对虞骑云。

    人是好好的在蚁巢里丢了,她这个部落最高领,难辞其咎。

    ……

    蚂蚁们在一阵窃窃私语后,并没有什么具有建设意义的分析,女王的眼神透着深深的无奈和意料之中的失望。

    “母亲,还是叫虞骑云过来一起商议吧?”夏叶公主环顾四周,叹了口气进言,“他们人虫的脑子比我们好使得多。”

    “他熬了一夜,还是让他多睡一会儿,等他睡醒再说。”女王脸上闪过一丝羞愧。虞骑云为部落做了那么惊天动地的贡献,自己却连他的同伴都保不住。

    她真觉没脸见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