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60集 因为我们是蚂蚁

第260集 因为我们是蚂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空荡得异常冷清的卧室里。

    虞骑云躺在绿叶上,虽然努力睁大眼睛,想争分夺秒,尽快理清思路,因为现在时间真的比命还贵,但熬了一夜他,还是双手枕着脑后,忍不住昏沉睡去……

    在睡梦中,无数个七彩的字母o,竟然像怪兽一般长着奇怪的手脚,笑嘻嘻地围绕着虞骑云,好像在和他玩“丢手绢”的游戏,一边跳一边唱:

    丢手绢,丢手绢……

    轻轻地丢在小笨蛋的后面。

    大家不要告诉他。

    快点快点吃掉他……

    这歌听得虞骑云寒毛倒竖,他隐约感觉屁股后被风吹了一下,反手一掏,就抓到一块大手绢,却又尖叫一声甩来!

    原来手绢上赫然绣着李妖娆、饭团、皂皂和蚁茉花的四张扭曲的脸!

    虞骑云惊恐地看见这四张手绢上的脸,正疯狂地扭动着,冲他喊救命,等他再想捡起手绢看个仔细时,那一群彩色的字母o,突然狞笑着化作无数颗石子,向虞骑云的脑袋狠狠地飞射而来,打得虞骑云抱头鼠窜……

    “啊——”

    虞骑云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冒了一身的冷汗,他抬头看看窗外,已是暮云四合,彩霞漫天,一阵清风吹进窗口,感到全身像关在冰箱里一样,冻得抖。

    在用力抖了抖四肢之后,虞骑云才稍稍好受些,呆了半晌,他抱膝呆坐,又在追忆梦里的情景。

    那个大写的字母o和石子一直在他脑海里打转,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眼睛一亮,重重一拍脑门:“我晓得了!”

    这幕后黑手一定是和石子有关!

    蚁茉花留在草叶的上的o字不是字母,她想告知他的就是“石子”!

    而且这石子不仅和幕后黑手有关,也和他有关联,否则茉花画在草叶上就是对牛弹琴了。

    那么和自己、蚁茉花以及石子同时有关的幕后黑手究竟是谁呢?他揉着太阳穴,苦苦思索起来……

    终于,一个声影慢慢浮现在他心里。

    ……

    这时,门外一阵脚步声。

    夏叶公主风风火火走了起来:

    “虞骑云,去我母亲卧室开会!”

    此刻的虞骑云冲她犀利地一笑,仿佛心如明镜一般,整个面目焕然一新。

    “走!”

    他大步向前,夏叶公主望着他的背影,怔怔呆,寻思虞骑云现在的面貌完全不是一扫上午颓态,莫非是有所现?

    她心中一喜,立刻快步跟了上去。

    当虞骑云走进女王卧室时,就见女王立刻让侍女们搀扶她站了起来,大着肚子颤悠悠走到他面前,弯下腰郑重地道歉。

    虞骑云叹了口气,慌忙摆手。

    “真是对不住!”

    女王一脸羞愧,“你们为我做了那么多,我却连你们的安全都有照顾好。”

    卧室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压抑。

    “女王陛下太客气了,不是你们不用心,而是这次对手实在太阴险太狡猾!”

    虞骑云仰望女王说,即使女王是弯着腰,也比这个人类高出一大截。

    他的话非常客观,连他这个大脑复杂的人类都一筹莫展,更何况那些比白开水还单纯的蚂蚁们呢?

    虞骑云环顾四周,卧室里显
疯狂神豪玩科技小说5200
得异常安静,与会人员只有女王、夏叶公主和他。

    等主宾在绿叶上落座后,夏叶公主沉默地看了虞骑云一眼,调整好语气说:

    “那条一断腿是蚁芭枝的。”

    “啊?”

    虞骑云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想到,这蚁腿的主人居然是一个他异常熟悉的重量级的人物,连忙急声问:

    “那你们问过芭枝院长,到底是怎么回事吗?她的腿是怎么弄断的,又为什么会被埋在土里呢?”

    心想,怪不得他回来后,已经好几天没看见蚁芭枝了,原来是在养伤。心里同是也是一喜,弄断芭枝的腿的人,很可能就是幕后黑手,不知道这和他心里那一道影子是不是同一个人?

    问问她?

    女王和夏叶公主俱都一愣,细细一想,才恍然,虞骑云还不知道芭枝已经自己选择离开蚁巢的事情。

    夏叶公主苦笑着将事情的原委,和虞骑云复述了一遍,虞骑云听了只是一声叹息,不该说什么才好,他们这几个人虽然讨厌蚁芭枝,却真没想到,会因为自己逼得她毅然选择自寻死路。

    毕竟,虞骑云他们对于蚂蚁部落来说,只是一群匆匆过客,而对蚁芭枝来说,这是生她养她的家。

    想到这里,心里升起一丝内疚。

    而惊闻这一条断腿竟然是蚁芭枝的,又让他觉事情是越来越诡谲了,心里突然涌起一个念头,他舔了舔舌头:

    “有句话不知当将不当讲?”

    “有什么话,尽管直言。”女王道。

    “据我所知,芭枝院长是因为茉花和我们的缘故,才主动选择离开部落的,那么……”虞骑云迟疑地看了女王一眼,终于把自己的设想一句一顿说了出来:“会不会她出走蚁巢后,愤愤不平,联合外敌不仅绑架了茉花,还绑架了我的同伴呢?”

    话音刚落,女王只是轻轻皱起触角,就听夏叶公主刷地站起来:

    “这绝不可能!我们蚂蚁绝不会做出伤害自己姐妹性命的事情!”

    她又厉声厉气的补充:

    “而且断了一条腿的是她!”

    虞骑云差点被公主狠厉的眼神和语气吓住,第一次看到夏叶公主这么生气的一面,他安静了片刻,还是把自己的猜想用委婉的语气说了出来:

    “很可能,是芭院长和茉花在草丛打了起来,而茉花把她的腿咬断了,但她在外人的帮助下,放倒了茉花,并把她俘虏走了,她在临走时,为了掩盖罪证,特意把自己的断腿埋了起来……”

    “放屁!”夏叶公主叫了起来,“如果那样,路上肯定会有芭枝的尿液气味。”

    “可是,公主你忘了,如果那个帮手会飞呢?”虞骑云还是耐着性子说,“那么他们就无需在地面留下任何痕迹。”

    这句话,夏叶公主一时哑口无言。

    因为从逻辑思维角度,虞骑云分析得确实有理有据,让人一时之间无法反驳。

    这时女王话了:

    “孩子,你分析得很有道理,可是你还是无视了一点——我们是蚂蚁。”

    她的目光透着慈爱和无比的坚定,又用平和的语气继续道:

    “作为蚂蚁,我们祖祖辈辈恪守的本性就是,不撒谎不诡诈,更不会做出伤害自己同胞性命的事!永远不会自相残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