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61集 好久不见

第261集 好久不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人类最了解的动物,不过猪牛马猫狗等等寥寥无几而已,而其他的,哪怕是一些非常常见动物,比如蚂蚁,看似好像了解,其实还真的是一无所知。

    就像虞骑云,虽然在蚂蚁部落住了好多天,但对蚂蚁她们骨子里流淌的个性,还是了解不够透彻。

    女王的一席话,让虞骑云倍感羞愧,现在才觉自己之前的话,确实有侮辱整个蚂蚁民族的嫌疑。

    他看出了蚂蚁对部落的名誉看得仿佛比生命还重,他不能“用不知者无罪”这句话为自己开脱、该道歉的还是要道歉,作为人类的男子汉,这点度量还是要有。

    “真对不起!对不起啊!”

    虞骑云从绿叶上站了起来,躬身手放在胸前,用最诚恳的态度表示道歉。

    女王含笑,挥动触角连忙道:

    “没关系,这不是你的错,是我们做蚂蚁的没有向你解释清楚。”

    投桃报李。

    夏叶公主脸一红:“对不起,刚才是我语气太激烈了,没吓到你吧。”

    窗外此刻已是入夜时分。今晚的月亮时隐时现,就像虞骑云他们面对的扑朔迷离的案情一样,让人捉摸不透。

    在默默无声的沉默之后。

    夏叶公主触角一挑:

    “你是不是有些眉目了?”

    “没错,有一点点线索。”虞骑云甩了甩蓝头,“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刚和茉花认识的时候,曾经一起联手和一只猎蝽有过一场激烈的交锋。”

    “蝽七!”

    夏叶公主立刻道,“可是在蚂蚁谷,他好久没有露面了,还以为他死了呢?”

    虞骑云扭了扭腰,沉吟道:

    “我们人虫有句俗话,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也是一样,我认为,这段时间他销声匿迹,正是为报仇做准备。”

    “你们看,他仇视的人是蚁茉花和我,所以事先绑架了蚁茉花,然后晚上又来绑架我,可正好当天晚上我出去了,他就干脆把我的同伴给绑了回去。”

    “你怎么肯定就是他呢?”

    夏叶公主问。

    “因为茉花在草叶上做了一个石子的记号。”虞骑云飞快地回答。

    “石子记号?”

    “对,当初茉花为了找我,结果一路被蝽七追杀,躲到一个岩隙里。”虞骑云微笑地回忆,往事历历在目,“我当时丢了一个石子把蝽七吓得屁滚尿流。”

    女王和夏叶公主对视一眼,没想到茉花这丫头和虞骑云还有一段这样的秘闻。

    ……

    “如果真是他,那他这么会厉害倒这个地步?绑架茉花他是容易做到,可是一下子把你四个同伴无声无息捉走,那他能力之大,真是不可思议?”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了。”虞骑云皱起眉峰,“我认为他可能请了帮手!”

    虞骑云的话让女王和公主都陷入了沉思,都在咀嚼和消化虞骑云的论点。

    根据蝽七狡猾和睚眦必报的性格来看,他确有作案的动机和理由,如果请了神秘的帮手,自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虞骑云的同伴一网打尽。

    “现在他在暗,我们在明。”夏叶公主皱起触角,“那我们该怎么找蝽七?”


美女上司的贴身兵王笔趣阁
    她看看女王又看看虞骑云。

    在她心里,女王不仅是切叶蚁部落126万蚂蚁的母亲,也是部落最富智慧的蚂蚁,而虞骑云在5个人虫当中也是分析应变能力最强的。

    女王想了想,很快有了决定:

    “明天就请春叶载着虞骑云去蚂蚁谷各大部落,动员所有的工蚁和兵蚁在地面做地毯式的搜索,同时安排各个部落的带翅膀的公主和王子在工作做地毯式的搜索,我就不相信找不到他们!”

    “母亲说的极是。”

    夏叶公主对母亲的果断决策非常赞赏,以前总认为母亲安于守成懦弱无能,现在才现,母亲只是引而不罢了。

    却听一个突兀的声音说:“不妥!”

    是虞骑云。

    “为什么?”女王和公主非常不解。

    在她们看来。

    蚂蚁谷这么大,动员所有部落的蚂蚁地毯式搜索,这样才能尽快现蝽七他们藏身的地点!难道还有更好的方法吗?

    “我们人虫部落还有一句俗话叫,打草惊蛇和狗急跳墙。”虞骑云清清嗓子道,我们要是走,但不能大张旗鼓,而是悄悄地去找,以免逼得他提早动手伤害茉花和我的同伴,最好不要派蚂蚁。

    不派蚂蚁,那派谁?夏叶问。

    瓢虫!虞骑云微微一笑。

    他又补充道,以我为钓饵,把他们引出来,明天开始,我故意在蚁巢附近,大大咧咧地走来走去。

    我猜想,蝽七和他的同伙一定会暗中留意我的动向,除了蚁茉花外,我就是她最痛恨的人了。

    虞骑云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

    说不定,今天晚上他们就会来故技重施把我抓走,我们正好来个守株待兔!

    好!从今天晚上开始,我们每天派重兵守候,悄悄埋伏在你卧室的里外。

    ……

    半夜时分。

    雨林一片沉寂,连一整天吟唱不休的知了和青蛙纷纷躲进窝里安然入睡,切叶蚁巢也进入了梦乡。

    这时,一条纤细的身影在黑暗中,飞快地窜上切叶蚁泥土建造的蚁巢,如一个无声的幽灵,它停在虞骑云卧室的窗户,像一只壁虎一样趴在,一动不动。

    里面虞骑云的呼噜声。像柳叶一样一片片飘出窗外,传入黑影的耳中,它满意地眯起了眼,嘴角露出一弧残忍的微笑。

    然后,非常像一阵晚风一样,悄悄跳入窗口,通过鼾声,它迅地走到虞骑云睡觉的位置,直勾勾地俯视。

    它呆了半晌,伸出黑幽幽的手抓向虞骑云的肩膀抓去,就见虞骑云突然一滚身,就地爬了起来,接着啪嗒一声,一道雪白的亮光射在它的眼睛上。

    几乎让它睁不开眼。

    蝽七,好久不见!一个微笑的声音在它耳边响起。

    而这被手电强光照射的夜访客,正是被蚁茉花先后咬断一根触角和一条腿的猎蝽一族的蝽七。

    紧接着,一大群蚂蚁从翻卷的树叶背后钻了出来,将蝽七牢牢围住。

    虞骑云手执电筒,安静地退到一边,现在有1oo只蚂蚁,不仅在屋子里6o只,还有窗户外4o多只,将整个卧室围得密不透风,蝽七这是自投罗网,插翅难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