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68集 吃饭团

第268集 吃饭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接下来的剧情可想而知。

    皂皂的脸很丑,却有一双精致的招风耳,此刻,她的一只漂亮耳朵就被蝽迷拧在手里。痛得小家伙嗷嗷直叫。

    “我说你这小丫头,这么短的触角(耳朵),连方向都找不准,大半夜就敢一人溜到外头去,胆儿还挺肥的呀!”

    蝽迷冷笑,一只手叉腰。

    如果不是这小怪虫挺招她喜欢,早就赏给蝽尸那个臭家伙作背上的装饰品了。

    蝽迷手爪从皂皂耳根放下,对这小家伙做了一个吮吸脑髓的口型,吓得皂皂头都炸成了蘑菇云。

    几分钟前,她吮吸蚰蜒脑髓的情景还皂皂心里酵,留下的阴郁面积简直可以装下一艘航空母舰。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皂皂苦着小圆脸,一路揉着耳朵,乖乖跟着这只红色猎蝽屁股后面走回去。

    ……

    可刚走进岩石区,皂皂就被眼前的一幕惊爆得狂跳起来!

    在凄迷的月光下,她看见自己的饭团哥哥像一只被剥了壳的白煮蛋,直挺挺地平躺在泥地上,身上剩下一条花内内。

    而那两只猎蝽正好奇地检索着饭团的白色T恤和淡蓝牛仔裤,对这只肥虫的奇特外壳(衣服)评头论足。

    一眼望去。

    再笨的人或者虫都能够看出,他们准备将这只肥虫当“月光下的晚餐”。

    皂皂吓得抖气得流泪。

    鼓起浑身的勇气,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一路哭喊:“放开我的饭团哥!”

    这叫声又尖又脆,在寂夜里像鬼魅一样,倒把蝽七和蝽尸吓了一跳!刚缓过神,就见小家伙张开双臂,护在昏迷的饭团前,一副要“吃他先吃我”的刚毅模样。

    蝽七和蝽尸相视大笑。

    “桀桀,小家伙,年纪不大,还挺讲义气的。”蝽尸围着皂皂转了一圈,阴笑道,“那我们不吃他,吃你行不行?”

    皂皂急忙捂住口鼻,一股浓烈的蚁酸和尸臭味熏得她摇摇欲坠,就见蝽迷走了过来,一把将皂皂拦腰抱住,站得远远的,冲蝽尸爆吼:

    “你吃你的,别吓坏我的小心肝。”

    “蝽迷!什么小心肝,等你玩腻了,还不是照样一口吃掉!”

    蝽尸触角一抖,冷哼了一声。

    这话让皂皂听了遍体生寒,想挣脱蝽迷的搂抱,却被蝽迷抱着更紧。

    蝽七陪着笑,赶紧出来打圆场:

    “您二位都消消气,声音尽量小点儿,可千万别招来什么可怕的大怪物。”

    听了这话,蝽迷和蝽尸都悻悻住了口,的确,丛林的狩猎者无处不在,千万别因为一时的斗口,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

    他们是安静了。

    一个杀猪般的声音却响了起来,是皂皂在吼,她从他们对话中突然产生了灵感,她一边吼一边叫:

    “你们不把饭团哥哥放回去,我就一直吼下去!让大怪物一起把我们吃掉!”

    掉字刚说出口,脖子上一麻,皂皂刚想转过脸,就软软的倒在蝽迷的怀里。

    蝽迷把嘴尖慢慢从皂皂后脖上抽了出来,脸上有些恼怒,她的长嘴能注射让人昏迷的液体,蚁茉花、李妖娆他们的“活死人状态”就是拜她所赐。

    “哈哈,小东西叫你闹,
法神直播间无弹窗
迷姐,你早该让她闭嘴了。”蝽七立刻拍上马屁。

    “迷姐,这小胖子好像很好吃的样子,我还没吃过这样的虫子呢?”蝽尸裂嘴干笑,“要不过来一起尝尝鲜?”

    “夜宵我吃过了,刚才吸了一只蚰蜒的脑髓。”蝽迷淡淡道,“别来烦我。”

    蚰蜒?

    两只男猎蝽都吃了一惊。

    这家伙也是丛林夜里有名的狩猎者,没想到居然被蝽迷一个人搞定了,想到这里,不禁对蝽迷投去敬畏的目光,虽然一介女流,却也不是他们能招惹的存在。

    因为蝽迷不仅能释放让昏迷和产生幻觉的毒气,嘴尖还能注射让人昏迷的麻醉剂,这两点绝活,都让这两只男猎蝽羡慕得不要不要的。

    ……

    月亮躲进云层,仿佛也不想看到开膛破肚的血腥一幕,蝽七和蝽尸低着头,在饭团花白的**上比划着,他们在思考先从什么部位下嘴,比较符合口味。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品尝缩小版的人类。

    挑来挑去,两只猎蝽最终还是选择从饭团的屁股入口,理由是,这一隆起的部位肉多,而且离心脏很近,无论体液和血液一定都是非常饱满。

    “尼玛,这家伙壳还真多,屁股上居然还有一层。”蝽七自言自语。

    他和蝽尸对视一眼,正想扒开饭团仅剩的一条底裤,一只石子无声无息地打在他的屁股上,然后骨碌碌滚落在地。

    一片寂静。

    脱饭团裤子的动作立刻终止,蝽七和蝽尸都一动不动地看着地上的这颗石子,就好像见了鬼似的。

    蝽尸仰天看了看,心想树上没长石子啊,这石子从哪儿冒出来的?

    蝽迷在一旁警惕地问:“怎么了?”

    “虞骑云来了!他来了!”

    蝽七触角竖了起来,沉声道,

    记得第一次和虞骑云遭遇,屁股也是这样,被他用石子打了一下。当时自己吓得魂都跑了一半。

    这混蛋,今天又想来这一招!

    他的话,立刻引得蝽迷和蝽尸一阵惊愕,面面相觑,今天晚上,蝽七不是才和虞骑云打过照面的吗?说好三天之后生死决斗的,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又怎么可能找到这里?

    “你神经又过敏了!”蝽迷走到蝽七跟前骂道,“他怎么可能找到这里,你不是说路上没人跟踪你吗?”

    “他应该就在附近!”

    蝽七咬咬牙,十分肯定。

    蝽尸狐疑地捡起地上的石子,当宝贝似的审视起来,用触角闻了闻,拍拍蝽七的肩膀,皮笑肉不笑道:

    “这石头没什么特别啊,阿七,我们不要自己吓自己哦,也许这石子真的是从那一个树洞里落下来的,你知道,有些笨鸟喜欢吞些石子在胃里,好促进消化。”

    话音刚落,就听“吧嗒”一声,一颗石子划破夜空精准地打在他的屁股上,又骨碌碌滚在蝽迷的脚下。

    “啊!啊!啊!”

    这下三只猎蝽同时叫了起来。

    如果之前,那颗石子可能是从鸟窝里掉下来的话,那这一颗就是真的有鬼,因为石子击中蝽尸屁股的同时,不远处还分明传来一声轻笑。

    当他们三个,再竖起触角倾听时。

    四周又再次陷入沉寂,就好像刚才的笑声是他们幻觉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