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70集 暗香浮动月黄昏

第270集 暗香浮动月黄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尸体甩出一半,蝽尸就想夺路而逃,因为夏叶公主也从他背上现了切叶蚁姐妹的遗体,表情瞬间燃烧。

    杀亲之仇,不共戴天!

    面对两只疯狂的蚂蚁公主,蝽尸且战且退,可惜仇恨的力量是无穷的,很快两位公主就把他逼到一棵树脚下。

    望上逃,躲进密叶里!

    蝽尸刚想往树上窜去,一只后腿就被火菱公主狠狠咬住,“哗啦”一下整个人被扒拉在地,夏叶公主双脚顺势踩在他触角上,让蝽尸再也无法动弹。

    虽然脑袋和腿痛得抖,蝽尸却也是一个硬骨头,没有丝毫求饶的打算,因为他知道,在雨林的生存法则里,敌对双方,是没有任何怜悯可言的。

    “两位就给我一个痛快!”

    蝽尸居然沙哑地一笑,他拼命地咳嗽起来,因为他的脑袋在触角拉扯下,拱了一嘴的泥,看上去异常狼狈。

    夏叶公主冷冷俯视这张丑陋又恶心的脸,他就算不想死,今天也得让他死,否则,日后不知道又有多少蚂蚁姐妹成为他背上的纪念品!

    她徐徐张开锋利的牙齿,就想一口咬断蝽尸的脖子,给他一个干净利落,却被火菱公主一把推开!

    “想死,没有那么容易!”

    火菱公主吼道,她像一条燃烧的火龙,闪电般绕着蝽尸的身体走了一圈,就听“咔嚓咔嚓”之声不绝于耳。

    蝽尸的六只手脚在一瞬间被齐根咬断!他大叫一声,痛得昏死过去。

    任何人都知道,一只断手断脚的虫子,在雨林无论如何都只有死路一条,火菱公主不让他早死,就是为了延长他等待死亡的痛苦,而这种煎熬往往比死还难受。

    夏叶公主皱着触角,走上前来,看了地上蝽尸一眼,叹了一口气,她对这个家伙并没有什么怜悯,换做她,会毫不犹豫地将他杀死,可是杀死和折磨是两码事。

    猎蝽是蚂蚁的天敌,这是大自然安排的结果,两方都没得选择,如果火菱是猎蝽,难道会和蝽尸有什么不同吗?

    夏叶公主默默走开,她不是一个多话的人,而且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一眼就看见地上昏迷的皂皂和赤果果的饭团,又一指黑乎乎的岩洞,让火菱公主去洞里看看。

    这回不是屁股,她已经知道这些人虫的心脏和她们蚂蚁不是在同一个部位,她趴在小家伙的****倾听,果然听见小家伙心跳声,平稳而富有节奏。

    她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

    就听火菱公主从岩洞里探出一个脑袋,兴奋地说:

    “你的同伴和虞骑云的同伴都在!”

    还没等夏叶公主喜上眉梢,又听她收敛笑容补充一句:“不过他们都被猎蝽用毒液麻醉了……”火菱顿了顿又说:

    “你有一个同伴也…也……”

    她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说。

    看见夏叶公主脸色惨白,紧紧盯着自己的眼睛,火菱只好叹了口气道:

    “她触角和六只手脚都被齐根咬断了!不过幸运的是,她还活着……”

    话音刚落,就见夏叶公主放下皂皂,踉跄地冲了上来:“茉花!茉花!”

    叫声凄厉,夜空都为之一颤。

    ……

    草
奶爸的1993sodu
丛深处,月色斑驳。

    嗤!

    蝽七出一声冷笑,他和赶来的蝽迷被16只虎视眈眈的火蚁围在圆心。

    当看见领头的居然是断了一枚牙齿的火蚁时,他的嗤笑变成大笑:

    “虞骑云,你还真有面子,居然让一个伤残人士来对付我。”

    虞骑云安静地站在包围圈外,吐吐舌头一笑,没有开口说话,他已经听到了蚁火娇出低低咆哮声。

    “你再多说一句,我撕烂你的嘴!”

    她最讨厌别人说她是残疾人。

    蚁火娇对蝽七低低地吼道,自从断牙之后,反而激了她能力的逆生长,打起架完全处于疯狂状态,在火蚁部落数万个战斗小队中,她带领的小队战斗值排名第一,作为伤残人士,这个成就简直了。

    “有意思……”

    蝽迷咯咯笑了起来,“一个残废能说出这样的霸气的话,真让我大开眼见,希望你的肉和你的人一样有个性。”

    她说话间,如果用紫外线去观测她,就会惊悚地现,一缕缕蓝色的气体正从她的腹部无声无息地散出来,就像一片掉进水杯中的蒙汗药,一圈一圈悄悄地向外扩散……

    噗通!一只火蚁率先滚倒在地,而更多的蚂蚁却是留着口水,如行尸走肉一般向蝽迷方向毫无抵抗地走去。

    就连蚁火娇此刻也是目光呆滞,跌跌撞撞地走在最前面,蝽迷安坐不动,徐徐张开六肢,她微笑地要给这一群中了她迷幻之香的蚂蚁,来个优雅的死亡拥抱。

    虞骑云看得目瞪口呆,还没来得及惊呼,一缕暗香进入他的鼻腔,头脑顿时缺氧一般,他双腿一软,坐到在地。

    在倒底的瞬间,他挣扎着从背包里抽出最后一瓶风油精,涂抹在鼻孔上,这才精神一振,神智立刻恢复清明。

    暗香浮动月黄昏。

    眼看这一群蚂蚁一步一步走向死亡的深渊,虞骑云挣扎地爬起来,想冲过去阻止,可腰刚挺直,就被一个根触角扫翻在地,抬头看见蝽七一张冰冷的脸。

    “我说过,你是我的。”

    他俯视虞骑云,声音比脸色更冷。

    虞骑云没功夫跟他废话,救人要紧,一个侧身翻滚,将手里的风油精撒向空中,顿时一股薄荷香弥漫在整个空间。

    仅仅不到一分钟。

    所有蚂蚁都停下了脚步,浑身一个机灵,如梦初醒,触角中风似的猛烈抽动,这一瞬间,领头送死的蚁火娇大喝一声:

    “退!快退!”

    她立刻明白之前是中了蝽迷这只红猎蝽的迷幻气体,想到这里,她灵魂都在颤抖,浑身后怕地汗湿一片,如果不是虞骑云出手,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蝽迷望向虞骑云方向,不怒反笑,优雅地收拢手脚,她早已过了急吼吼猎食的原始阶段,现在只想把这一过程升华到艺术高度,这样吃起来才格外有味。

    在她看来,猎物一脸迷幻地向她走来,带给她心灵上的享受,远比食物本身更有诱惑力,那股快感,简直妙不可言。

    蝽七则是气得浑身颤抖。

    如果是他,一旦将猎物麻醉,就会主动一个个收拾,哪会等猎物挨近自己再动手呢?这对时机的浪费对他而言,简直愚蠢得令人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