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72集 岩洞深处

第272集 岩洞深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虞骑云充分挥了一个都市跑酷高手在丛林里惊人的适应能力。来亚马逊雨林多日,他已经不再是一只连一片树叶都可以欺负的菜鸟了。

    在夜雾弥漫的高大草丛间。

    他像只开心的弹簧,在路面的枯叶上跳跃着,足足5分钟后,他才停下脚步躲在一个“藤蔓”下,倾听身后的动静。

    身后没有动静。

    虞骑云刚松了一口气。

    画面就立刻给他送上一道惊悚的大餐——身边的“藤蔓”突然动了!

    像蛇一样在缓缓蠕动,而又高高昂起,我靠!这哪里是什么藤蔓,还特么真的是一条色彩斑斓的大蛇!

    这条花蛇像一辆扭动的小火车,高悬在虞骑云的头顶上,黑色的信子,在嘴里进进出出,像在品尝虞骑云身体散的汗味,眼睛里满是困惑之色。

    它从体温上感知,眼前的小虫子分明是和自己爱吃的老鼠一样,都是恒温动物,可是体型不仅像蚂蚁一样大小,而且还有蚂蚁酸酸的味道。

    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花蛇很困惑。

    虞骑云究竟是何方妖孽?

    它在考虑,这只奇芭的小虫子到底是不是它的菜?吃还是不吃?

    虞骑云腿一软,坐到地上,眼珠子一转,突然像狗一样,肚皮朝上,手脚都缩成一团,当然,他这不是向蛇撒娇卖萌,而是他最新式的装死手段。

    可让人哭笑不得的是。

    他不动还好,他一动反而不知从什么角度刺激了花蛇的食欲,它俯下狰狞的大脑袋,腥臭的蛇嘴微微张开一条裂缝,就温柔地把虞骑云含在嘴里。

    虞骑云吓得魂不附体。

    庆幸的是,花蛇并不急于将他吞进肚子里,而是用舌信子在虞骑云身上好奇地舔来舔去,这奇特的一幕,就像一个人类萌娃在舔他人生第一根棒棒糖。

    ……

    虞骑云不想当任何人的棒棒糖,更不想第二天成为蛇的大便。

    自从以“缩小版人类”的身份在亚马逊雨林讨生活以来,每当遇到危险第一时间自救,已经成为他骨子里的本能反应。

    越安制造的鞭炮,不是随处看见的大白菜,上次基本上一次性都打包给了坑王蛉尼杀,他现在手头的秘密武器,也只有打火机和水果刀。

    于是虞骑云在花蛇的口腔里滚舌尖床单的时候,不动声色的拿出水果刀,瞅准时机,对着黑色蛇信子狠狠一捅!

    花蛇瞳孔猛地一缩。

    虞骑云这一刀太毒了!舌尖是蛇全身上下神经系统最敏感的部位。

    花蛇痛苦地哀嚎一声,不由地一张嘴,虞骑云一个鲤鱼翻身,双脚蹬在蛇的牙根上纵身一跃,落地的姿势极其潇洒。

    他是头朝地!

    蛇的个性和其他动物有些不同,吃亏时,第一反应不是想着如何报仇,而是逃跑,远远离开这个恐怖的小东西。

    好半天,虞骑云晃悠悠站了起来,远远看上去,就像一只蠕动的虫子。

    刚才这一下自由落体,他老人家的脖子都快摔断了,浑身一阵酸痛。抬头看见那条花蛇消失得无影无踪,心中大定,又生无可恋般重新瘫倒在地。

    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

    借助手机定位。

    虞骑云佝偻着身子,一路小心翼翼回到先前那一块巨大的岩石附近,看
世间自在仙笔趣阁
见两位公主和蚁火娇小队无声地坐在地上,好像已经静候他多时。

    只是奇怪,自己的伙伴们怎么还没现身呢?他不由心中一紧。

    “嗨,你们好!”

    看见她们安然无恙,虞骑云也倍感欣慰,拨开草叶,热切又忐忑地走上前。

    火菱公主和蚁火娇她们回头看了他一眼,又默默低下头,一声不吭,她们今天牺牲了8个好姐妹,心情到现在还没缓过来,只有夏叶公主挤出笑容迎上去。

    “我的同伴呢?”

    虞骑云问,脸上满是急切之色。

    “还在洞里呢?”

    “他们没事吧!”

    “没事没事,就是中了迷幻剂,过几天就会醒来!”

    “哇噻,这太好了!”

    虞骑云抱着夏叶公主的大腿跳了起来,对于相当于4米高的巨人,这是他唯一可以抱动的地方。

    “不过,我的一个姐妹受了很重很重的伤,她……”

    夏叶公主的语气突然黯然。

    这句突兀的话,让虞骑云的笑容瞬间冻结,他嘶吼一声:“茉花!”,然后疯似的冲进岩洞里!

    蚁茉花虽然只是一只蚂蚁,但在虞骑云心目中,丝毫不比自己的人类伙伴逊色,是自己跨种族的生死之交!

    她一定不能有事!

    火菱公主和蚁火娇等一众火蚁部落的成员都诧异望向虞骑云,对这个人虫(她们已经从夏叶的口中,知道这个奇怪的虫类叫人虫)的疯狂表现,第一个感觉就是不理解,非常不理解。

    因为在她们蚂蚁世界里,她们既不关心外族,更不被外族关心,彼此之间的唯一联系,往往是吃与被吃的关系。

    而虞骑云和蚁茉花之间的生死羁绊,让她们单纯心灵里,有几个固执的螺丝钉开始松动,仿佛看到一片新天新地。

    第二个感觉,当然是感动,非常之感动,尤其是对虞骑云怀着断牙之痛的蚁火娇,看到虞骑云如此牵挂一只蚂蚁,身为蚂蚁的她,对虞骑云的仇恨,也渐渐消融在这一片寂静的夜色里……

    ……

    进入岩洞,一股潮湿的霉烂味扑面而来,虞骑云点亮手电,看见这里是个灰色阴暗的凹槽,自己的三个伙伴就横七竖八地躺在脏兮兮的地上。

    李妖娆的辫子散成了鸡窝,饭团赤果果挺着大肚子,全身上下只剩一条花内裤,小家伙皂皂倒是阵容整齐,趴在李妖娆的话里睡着了一般。

    虞骑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还没趴在他们心口,就已经听到了绵绵不绝的呼吸声,这让他大感欣慰。

    他手电再往岩洞纵深一照,两只眼睛的焦点顿时聚成一线,他看到了蚁茉花。

    有手有脚安然无恙的蚁茉花!

    她斜躺在凹槽里,姿势是一个标准的葛优瘫,瞬间让虞骑云又喜又惊!

    这是怎么一回事?

    夏叶公主不是说她的触角和手脚都被猎蝽齐根咬断了吗?

    正在困惑间,就听身后一个声音:

    “她在最里面……”

    夏叶公主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站在虞骑云的身后。

    她?她是谁?虞骑云越疑惑。

    顺着夏叶公主的声音,手电光再往岩洞深处一照,倒吸一口冷气,他看见了一只六肢和触角齐断,早已被折磨得不成蚁形的蚂蚁——芭枝院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