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73集 真相大白

第273集 真相大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昏迷三天三夜之后。

    在窗外磅礴大雨声中,李妖娆和饭团皂皂三人终于像雨后的春笋依次苏醒。

    除了皂皂被死里逃生的惊喜激动得嚎啕大哭外,她的妖娆姐姐和饭团哥哥只是感觉全身酸软还有饿得慌,就好像做了一个悠长又疲倦的梦。

    他们这种感觉很正常。

    因为他们是在睡梦中被蝽迷麻醉后再被虏去的,所以这几天生了什么,他俩一无所知,看到小家伙大哭特哭。

    他二位简直莫名其妙。

    虞骑云坐在一旁,对妖娆和饭团醒来后一头雾水的状态羡慕不已,这几天对这两位而言,只是一睡而过,而对虞骑云他们而言,却是几经生死的考验。

    想起自己从蛇的牙缝里跳出来的情景,至今还是一阵后怕。

    正考虑要不要把这几天生的惊险遭遇和这两只不明真相的睡猫一起分享时,让他大跌眼镜的是,就听一阵叽里呱啦,皂皂那张大嘴巴已经声泪俱下地向李妖娆和饭团,诉说这几天的非人历程。

    当饭团听说自己被两只猎蝽剥得赤条条只剩内裤,几乎要成为他们月光下的晚餐时,他整个人几乎快崩溃了,即使现在身体已经完全地回到蚁巢,可他的心仿佛还迷失在月光下颤抖。

    李妖娆是个急性子的爽快人,皂皂只讲了她昏迷之前生的事情,而昏迷之后的事情,小家伙就睡断片了,后面到底生了什么?虞骑云他们又是如何从猎蝽手里把他们三个解救出来的?

    以上种种疑问,李妖娆的个性是一定要弄个清楚明白,于是她勾勾手指头,把躲在一愣的虞骑云给叫了过来。

    虞骑云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只好一五一十地从实招来。听得李妖娆和饭团皂皂一脸都是惊悸,最好的证据就是小家伙几次用尖叫来打断虞骑云的叙述。

    当虞骑云把话说完,对面的三人的后背都已汗湿了一片,没想到当时的情景是如此惨烈和意外,箭毒蛙还有花蛇,想想就令人毛骨悚然。

    还好令人欣慰的是,三只元凶中,蝽七和蝽迷先后成为箭毒蛙的美餐,而那个背尸癖蝽尸,也被切叶蚁和火蚁的两位公主联手废掉,现在只能躺着等死。

    不知怎么的,但听到蝽迷也被箭毒蛙一口吃掉时,小家伙皂皂心里咯噔一下,有种莫名的伤感,平心而论,如果不是这位喜欢笑的蝽迷姐姐对聒噪的自己多次庇护,皂皂可能现在早就成了蝽尸背上的一个变态的装饰品了。

    一念于此,小家伙默默咬着嘴唇,眼泪又开始汪汪起来,被李妖娆一把搂在怀里,用手抚摸皂皂的脑袋,不停地安慰。

    李妖娆还以为这是小家伙过度惊吓的表现,毕竟她只是个9岁的小盆友。

    ……

    而当虞骑云说起那个带领小队人马为她们出生入死的火蚁队长,就是李妖娆她们缩小第一天就被猎捕的蚁火娇时,李妖娆饭团和皂皂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眼神。

    她们三人当初差点被蚁火娇和一众火蚁队员叼在嘴里,拖进蚁巢吃掉。谁能想到今天,自己居然会被这个火蚁队长冒着生命危险来解救呢?

    他
最强狂暴之卡牌系统笔趣阁
们的下巴都砸在了膝盖上。

    同时,虞骑云又一脸感慨地补充有8位火蚁姐妹为了救他们,而葬身蛙口,付出了宝贵的生命。

    听了这句话,李妖娆三人都黯然地低下头,心中对火蚁最后一丝怨念,终于在潮湿的空气中烟消云散。

    取而代之的是对火蚁的真诚感激。

    ……

    “好了不说了,既然你们大家都醒了,我要带你们去看一只蚂蚁。”

    虞骑云笑容突然收敛,表情肃穆之中带着一丝沉重。

    “是去看茉花姐姐吗?”小家伙欢快地问,李妖娆和饭团也是如此认为和期待,从皂皂口里知道,蚁茉花当时也是被猎蝽关在岩洞里的室友。

    “去了就知道。”

    虞骑云回应,还是守口如瓶。

    当他领着自己的第三个同伴,稍稍走了几步,径直走进蚁芭枝的卧室时,小伙伴个个都瞪大了眼睛。

    尼玛,这剧情也太戏剧化了吧。

    走进卧室里面,大家立刻又是一阵摇摆,之前在门外时寂静极了,进了屋里才现,里面黑压压早已站了一群蚂蚁,个个并不陌生,除了女王和公主外,其余都是切叶部落蚁其他高层人士。

    作为部落工蚁的最高执行人,蚁茉花也在其中。她正在和同伴轻声细语时,一眼就看到在门口傻站着的虞骑云。

    她上去将这几个人虫,迎候进来,领到他们挤开蚂蚁,来到蚁芭枝的床前,也就是一片散清香的树叶。

    以为失血过多,而且身体又被猎蝽注入麻醉剂,让蚁芭枝到现仍然处于昏迷状态,不过虞骑云听李妖娆介绍,蚁芭枝目前生命体征平稳,最多一两天内就会苏醒过来,这让他们四人大为欣慰。

    就听蚁茉花轻轻说:

    “芭枝姐是为了救我,才遭到蝽七如此非人的残忍对待。”

    这个惊人的内幕,让众人听了个个都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原因无他,在部落里谁都知道,蚁芭枝视蚁苹花为自己的眼中钉肉中刺,无时无刻想着打蚁茉花的脸和给她小鞋穿,可是在虞骑云这几个人类的帮助下,自己反而屡遭打脸,最后一败涂地,不得不黯然又倔强地离开生她养她的蚁巢。

    看见众人惊呆成了一具雕塑。蚁茉花一边用手抚摸着芭枝昏迷的脸庞,一边将事情的经过,娓娓道出。

    原来,那时她一个人进入草丛想找颗露珠为苹花去饮水时,三只猎蝽裹挟着芭枝,正埋伏在她头顶的草叶上。

    当时芭枝的嘴巴已经被蝽尸用他背上粘蚂蚁尸体的粘液牢牢封住,可是为了提醒茉花尽快脱离险境,她竟然忍着剧痛,用手生生地撕裂了自己的一条腿,将腿抛到毫无警惕的蚁茉花面前。

    可惜当蚁茉花仰面现他们时,已经为时已晚,一下子就被三只猎蝽联手俘获,并夹持到草叶上,她还没来得及大声呼救,后颈就被蝽迷注入了麻醉剂,在昏迷的刹那,她用尽最后一丝意识,在草叶上留下了一个o的记号。

    她知道虞骑云一旦现这个记号代表的意义,就能找到幕后的黑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