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75集 蓝铃湖畔稻花香

第275集 蓝铃湖畔稻花香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下午一点整。

    正午的阳光在窗边留下了明亮的一角,窗里窗外一片寂静。

    饭团和皂皂躺在卧室中央的绿叶上,酣然睡去,呼噜声像两辆小火车一样此起彼伏,看见这个两个吃货已然成为睡猫,虞骑云和李妖娆对视一眼,暗暗好笑。

    他们就要出去寻找野水稻。

    希望在回来时,能顺利带回来野水稻谷子,给这两个吃货一个惊喜。

    走到大门口,蚁茉花已经整装待。看见虞骑云和李妖娆,她沉默地微笑。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李妖娆问。

    茉花作为切叶蚁部落一人之下百万人之上的大总管,如果出远门,身边一般都有一群彪悍的女兵贴身保卫她的安全。而现在却是孤身一人,非常奇怪。

    蚁茉花莞尔一笑:“人少好办事,万一遇到危险,跑起来,也方便。”

    虞骑云听了脸上烧,他知道蚁茉花是一个宁可牺牲自己,也不愿让任何姐妹因为保护自己而受到意外伤害的蚂蚁。

    这种舍己精神,让他这个人类都时常感到惭愧。

    “那你还是别去了,只要把具体方位告诉我们就可以。”他连忙道,“如果真有危险,倒是我们连累你了。”

    看见虞骑云一脸歉容。

    蚁茉花咯咯一笑:“你们去,我更不放心,要么都不去,要去就一起去!”

    就见虞骑云捂紧心口,做出一副感动得要晕倒的样子,蚁茉花吓了一跳,忙问:

    “虞骑云,你怎么了?”

    还没等虞骑云吭声,李妖娆柳眉倒竖,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河东一声吼:

    “你蚂蚁面前卖什么萌?赶紧走!”

    虞骑云像个逗比一样立刻一溜烟地狂奔而去,逗得两个女生笑得花枝乱颤。

    ……

    蓝玲湖在蚂蚁谷的腹地,正好位于切叶蚁的地盘上,可是由于好久没有蚂蚁姐妹去那里采集食物,一路上并没有明显的气味走廊,蚁茉花也只知大概的方向,具体的位置,还要不断地摸索。

    为了防止返回时,自己迷路,她一路走走停停,不断地像逛公园的小狗一样,时不时的随地小便一下。

    每到这时,李妖娆总是挡在女蚂蚁的身边,严令虞骑云不许偷看,虞骑云一笑,乖乖闪到一边去。

    反而是蚁茉花奇怪地问李妖娆:

    “为什么不能让虞骑云看?”

    李妖娆红着脸,支吾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向这只蚂蚁姐妹解释,人类世界里的男女有别的基本生活习惯。

    “反正不能看,就是不能看!”

    李妖娆板着脸,好不耐烦地跺跺脚。

    惹得虞骑云在一旁哈哈大笑。

    就这样,一行人说说笑笑,在翻过一个土坡时,李妖娆突然欢快地叫道:

    “哇塞,好漂亮的湖!”

    两人一蚁放眼望去,一个巨大的绿色湖泊安静地嵌入他们的视线。

    湖畔碧草如带,开满了蓝色的野花,远远望去,就像是在碧绿翡翠上的无数颗闪亮的蓝宝石,让人看着心旷神怡。

    “这就是蓝玲湖,因为湖畔开满了蓝玲花,所以得名。”蚁茉花款款介绍,她也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无弹窗
是第一次来这里,感觉风景是出人意料的美丽,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凶恶之地。

    反而处处透着宁静和安详。

    “如果你们的家安在这里就好了。”李妖娆看出蚁茉花神往的表情,打趣道。

    蚁茉花摇头一笑,不说话。

    暗笑李妖娆到现在还是一只初级菜鸟,这里景色虽美,可是过于潮湿,蚂蚁们容易得风湿性关节炎,而且树叶太少,根本不够她们采集回去种蘑菇。

    ……

    “你就在这里等我们。”

    虞骑云转身对蚁茉花说,他不希望她为了自己轻易涉险,可蚁茉花的回答还是一如既往的干脆:

    “要留一起留,要去一起去!”

    虞骑云举手作投降状,惹得李妖娆噗嗤一笑,看着下面蓝星点点,她突然皱起眉头问蚁茉花:

    “你之前说,这里很危险,没有蚂蚁活着回来,那你怎么知道这里有野水稻?”

    虞骑云恍然地看向蚁茉花,是啊,既然没有蚂蚁回去,她怎么知道这里有野水稻的?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咳咳。”茉花挠挠触角解释:“我之前说法有些夸张,其实还有一位姐妹进到湖畔活着回来了,是她告知我的。”

    “翠花?”两人一齐问。

    蚁茉花嘿笑着点点触角。

    ……

    既然翠花能活着出来,虞骑云和李妖娆就更加自信满满,更何况这一片风景宜人,既没有什么蛙叫又没有什么鸟鸣,让他们没感到有什么危险。

    三人小心翼翼地沿着山坡向下挪动,迎着湖面吹来的清凉如薄荷的风,他们进入了蓝铃花草丛。

    两个女生惊叹一声,仿佛置身于一个童话世界,在他们头顶悬挂着一个个蓝紫色的铃铛,在清风吹拂下,好像出丁丁当当的悦耳声音。

    不过风景不能当饭吃,他们的脚步没有为这片美丽留驻,大家继续赶路。

    “翠花说,是长在湖边。”蚁茉花边走边对虞骑云和李妖娆悄声说。

    “为什么翠花会记得这种像野草一样的植物呢,这里这么多杂草。”

    李妖娆好奇的问。

    蚁茉花立刻回答:

    “因为你说的这种叫野水稻的草,其实不普通,别的野草不会像它一样,有一连串的竖形排列的淡红色种子。在遍地都是蓝铃花的湖畔更显得与众不同。

    虞骑云和李妖娆点点头,欢声道:

    “那我们往里面深入湖畔,应该很快就能现野水稻的身影了。”

    3分钟后,他们的话还真的灵验了!

    当三人无声无息地走到湖边时,就惊喜的现有一排野水稻与世无争地耸立湖畔,与水中的倒影相映成趣。

    虞骑云和李妖娆欢呼雀跃,就像两个个大孩子般,兴奋地冲了过去,绕着一株野水稻一连转了好几圈。

    想观赏宝宝似的,留着口水仰望。

    果然和越安描述得一样,在长长的麦芒下,稻谷谷子成淡红色,颗粒饱满,使得整个植物身体,都谦逊地低垂着头。

    “饭饭,好久不见!”

    虞骑云抱着野水稻的草杆亲了一口,立刻像一只猴子似的,顺着杆子往上爬。(未完待续。)